10年在花蓮的日子/以加&以安的爸爸

結束10年在花蓮基層診所的工作返回台北,心中有一些感想。首先要感謝上帝和父母,從小就給我滿滿的愛及信仰上的身教、言教,讓我這樣一個小教會牧師的小孩,又在台北市最貧窮的里(萬華區和德里)長大,可以成為醫師,並且有機會在台灣最好的教學醫院及小兒科(台大及馬偕)接受完整的臨床訓練。當年小兒專科訓練結束後,面臨是否繼續待在醫院的抉擇,我沒有考慮太久,經過禱告、讀經靈修後,就接受的姊夫楊醫師邀請到東部一起服務。

剛到花蓮時,常被人認為太年輕,對於我的醫療處置有些不信任。這也不奇怪,因為當時在花蓮診所的醫師一般都有點年紀,年輕醫師大概只有慈濟的實習醫師或住院醫師,和我同輩的醫師很少。記得有一次診斷一個小嬰兒得了腸病毒引起疱疹性咽峽炎,其實這是小兒科常見的疾病,但照顧他的阿嬤聽到我說是腸病毒,就質疑我到底會不會看,有那麼嚴重嗎?還問我是不是剛畢業,我忍住心中的脾氣,再詳細解說病情,阿嬤最後仍帶著懷疑回去。但是,後來這位阿嬤慢慢從不信任我到連自己的毛病也會來找我看,現在孫子已經讀小學了。

一晃眼10年過去,小嬰兒變小學生,小學生變大學生,也有叛逆少女變成穩重的媽媽,又帶她的小孩來看病,這是當小兒科醫師的幸福。感謝主!姊姊、姊夫這些年來提供一個很好的環境,讓我可以一起做一些事,如提供家扶的小孩及收容所的青少年免費醫療、給牧家免費醫療,並提供有困難的家庭、離家在花蓮讀書的大專學生醫療優待,如果有醫療上必要,也會免費多開幾天藥給住得比較遠的病人......,這是診所的好處,某些事情可以比醫院更有彈性。

還沒來花蓮前,自以為放棄台北的生活是做了什麼犧牲,後來慢慢發現這是「天龍國」自以為是的想法。感謝上帝!回想這十年,得到的很多,失去的很少。東部的生活很單純,不容易有什麼奢華的開銷,住民也和善,又有好山好水,可以過得很樂活;小孩的教育更不用擔心,要無壓力快樂學習也可以,要像在大城市一樣東補西補也有,如果有心學習,無論學業或才藝的資源不見得比大城市差。寫這些是希望讓更多有心想到東部服務的人,可以安心的去。

10年在花蓮行醫的經驗,加上之前在馬偕時期每年都要去台東支援,對於東部的醫療,我這個小醫師有一些淺見。因為健保施行以後,就醫的困難度已經改善很多,除了原本的馬偕系統,台北榮總醫院、台東榮民醫院、台東聖母醫院這幾年也開始做癌症的整合性治療,今年台北東門教會更在和信醫院幫助下,派遣醫護人員在台東基督教醫院展開癌症醫療照護。但為什麼東部一些重大疾病如癌症的死亡率還是比西部高很多?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後續的追蹤照顧。因為許多病人沒有再回來 loss of follow-up,這些沒有回來的病人,多半是一些經濟弱勢族群。那些會回來追蹤的,大部份是中產階級以上的病人,這些病人也不一定信任本地醫師,通常會再到台北或高雄的醫學中心就診。所以,身為基督徒,不要忘了那些弱勢偏遠的癌症病人,應該要主動關懷、追蹤這些不會自己回來的病人,並且充實本地的癌症醫療能力,讓患者儘量可以在地就醫,才可以根本改善現在的情況。如果還要舟車勞頓到大都市,就算有補助,因為要離家,對生計也會有影響,病患的意願不一定會很高。

「無論甚麼時候,你們在我弟兄中一個最微不足道的人的身上做了這些事,就是為我作的!」 由於我成長背景的關係, 對於在中下階層的小孩, 我有更多的負擔. 所以我計畫回到台北的邊緣弱勢地區開業 , 除了醫療外,也會做一些教育方面的事,幫助更多的孩子有機會認識耶穌,讓基督的福音成為他們逆風前進時的依靠。希望大家能幫我們禱告,讓我們所做的一切能榮神益人。(游明恩 )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