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有時/Mingku陳彥龍傳道

好希望日本電視節目「全能住家改造王」可以來幫我把房間整理修改一下,原本一小間學校宿舍的東西經過4年之後,已經需要兩個房間的空間,現在又要塞回一間房間,真的是苦了自己,也知道自己有多會買東西了,真是糟糕。求上帝赦免,需要「節制」的果子,去分辨什麼是需要,什麼是想要,其實多數是想要,明明就已經有的東西,還要多買一件,再買一份,又來一組,無止盡下去的結果,就是............算了,不說大家也知道。

這禮拜就開始搬回家裡住,聽姊姊說,媽媽很高興,哈!這大概是每個當父母親的期待吧,總是企盼着在外闖蕩的孩子可能回到溫暖的家,看著我這麼多的東西,媽媽只是笑着說:你可能需要再多一組衣櫃吧,不過媽媽的喜歡總是成為心裡的壓力,即將結束牧會的服事,回到學校的生活,雖然沒說,但我知道媽媽還是很期待着「牧師蛋」可以孵出來。不知道,總感覺「封牧」這件事情在我們的制度與環境中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在神學院畢業之後,需要通過一連串的訓練與評核,再加上考試與繳交報告,取得了准牧師資格,然後就會開始被關心什麼時候要封牧,會不會在哪裡封牧的問題接踵而來,問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如今要去唸書了,對這些很關心這問題的兄姊們,只能很抱歉地說:可能還要再等幾年吧!

搬回家裡住很開心還可以看電視,因為在教會住的時候,雖然有電視但不能看,連續看了兩三天的政論節目,全部都是這次洪姓下士死於軍中的新聞,每一台都在批評我們的軍檢及國防一點都不誠實,在偵結報告出爐之後,更是讓人民憤怒到極點,一整個推卸責任、抹黑受害者,更有電視名嘴完全沒有同理心地批評受害家屬。當過兵的男生都知道,在退伍之前還會遇到這些事情,絕對不單純,這樣的經驗就是軍中文化,記得以前在當兵時,根本看不到快要退伍的學長們,不是榮譽假就是不知在哪裡涼快,部隊隊長其實也不會對他們太要求,甚至會讓要預備考試的人可以去讀書預備,為何一條人命在整個制度的黑暗中,卻要由另一個人來承擔,而且只不過是個小小兵,難道做為一位醫官不會知道延誤就醫會有甚麼結果嗎?當我們口裡喊著「精神答數」的時候,其實這些不能公開的真相及嘴臉已經無法捍衛國家安全了。

承認自己的錯誤真的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嗎?在組織與制度的黑暗中難道沒有一點亮光嗎?有誰會相信他們會說的事情版本呢?原本應該保衛國家的組織,對一條人命竟是如此地輕看,除了憤怒還能有甚麼樣的心情呢?有權位的人為何要不擇手段地去確保自己的位置,不惜罔顧他人的尊嚴或是生命呢?記得曾經出席一場會議,會議的主持者竟然在會議中公開地說謊,將我所沒有參與的事情說成是跟我有關,但事實上,這只是這位主事者對於自己權力的掌控而已,當下的我非常非常生氣,可是我不能做甚麼,只能默默地承受了這樣的結果,事情之後,從沒有聽到一句道歉,即便這位主事者自己知道是自己的錯誤。從此之後,我就不再相信這個人所說的話,我也不斷地在思考,為何居高位的人總是要用許多的方法去擁護自己的地位,更何況這是一個信仰群體!

聖經中有一句經文這樣說:「申冤在我,我必報應」。我相信上帝知道每個人所說的每一句話,也明白跟洞悉每個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即使真相不被人看見,但上帝都一定知道每個人自己在私底下的心思意念及權力慾望,甚至將自己高舉到超過上帝的位置了。用句保羅自己寫下的話:「但是我不自誇,因為我不願意有人把我捧得太高,超過了他在我身上所看到或聽到的。」這也深深地成為自己的提醒,永遠不要讓人看我超過我所說的上帝,我所談論的聖經,而每一個人也都應該要好好地去思考,當我們在信仰中的學習,到底是因著上帝在我們身上的作為,還是只是崇拜某種氛圍、人物、聚會或是情感。

面對這些不公義的事件,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有的時候真的很想像詩篇裡的詩人,對他們發出咒詛跟辱罵的話,希望他們都被上帝的懲罰大大地擊殺,他們就要像豺狼口中的獵物,被撕裂連骨頭都不留下,我也曾經不斷地問上帝,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埔、軍隊、核四、服貿等,這些事情不斷地在刺激我們對於國家社會的信任度,恨不得那些壓迫別人的人都死死去好了,可是我可以這樣反應嗎?這是信仰教導我的回應方式嗎?上帝是信實又有恩慈與憐憫的上帝,不輕易發怒,我們可以很明白了解上帝的愛,但對於上帝的公義,我們又要如何得知呢?

耶穌之死,會是上帝慈愛與公義的最佳表現嗎?當我在看著電視上這些不斷為洪家申冤的人們時,讓我想到了耶穌背著十字架在路上被大家唾棄、辱罵的畫面,而耶穌的母親好像只能在一旁默默地流著眼淚,一路上跟著,看著自己的孩子就這樣被人誣陷致死,那母親的眼淚有誰看見了呢?在權力與制度下的犧牲者,正用著他們血與眼淚,點綴著那高傲臉龐上的微笑,呀!多麼諷刺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