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義/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是一首很好聽的歌,「旅行的意義」,不過這是一首有關愛情的歌曲,訴說著男主角踏尋了世界的角落,卻無法說出愛的理由,離開,就是旅行的意義。聽起來很輕快的曲子,流露著無盡的愛的失去,有機會大家可以聽一下。這禮拜也嚐了一下旅行的意義的滋味,不過不是因為感情有甚麼問題,一直覺得一個人很好,也不適合大家所說的婚姻關係,旅行,純粹就是旅行,意義嘛?大概就這一句了:「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

去了一趟短暫的高雄行,像極了「台北俗逛大街」,去年去美國大開了眼界,今年先來個三天三夜的港都之旅,同樣要換一副新的眼鏡了。雖然生長在台北市,不過骨子裡也太不愛這裡了,總覺得只要出了「天龍國」界線,哪裡都強上一百倍,可惜的是還是會有天龍人的俗氣,一切都以台北為標準,某些方面是好的,比如說高雄地大路寬,綠意盎然,在市區內就有許多綠地或是生態區域,連捷運站地上建築物也都各各有特色,相較台北市,雖然大眾運輸系統超級便利,但各站之間似乎沒有甚麼特色可言,但或許,對台北人而言,有特色反倒成了不必要的裝飾品,不會有人去注意。

這次去高雄謝謝接待的基督徒家庭,他們真的是非常nice的人家,在教會有很熱心的服事,對待客人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樣,因為他們的熱情,讓我在高雄有很舒適的環境,也去參觀了一下他們聚會的教會,是我很喜歡的環境,有庭院廣場,主體建築不會太巨大,又有幼稚園,跟社區很接近的感覺,相較於位在旗津的一間教會,就顯得跟當地格格不入,太顯著的柯德式教堂坐落在平房中,深鎖的大門似乎拉開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反觀當地的廟宇,開放式的空間成了人們閒談與分享的聚集地,這是自己很主觀的感受,也在思考把教堂蓋成富麗堂皇的西方建築,反成了當地巨大的突兀,是讓人一眼就可以看見,但心的距離會是多少呢?

習慣了台北市的捷運系統,搭乘高雄捷運多了份輕鬆與舒適,沒有人擠人的潮流,也沒有快節奏的步伐,有的只是份慵懶,可惜時間不夠,不然應該好好參觀每一站。但也因為太習慣緊湊的動線,有時候會覺得高捷的動線是不是設計的怪怪的,應該要提供便利性的交通工具,反而有時候好像讓人拌跌了一下,一拐一拐的,無法連接的很緊密,不過大體上來說,反而喜歡上這樣的感覺,可能因為我是觀光客吧,如果是在地人,大概會真的覺得沒那麼便利。唯一的缺點就是智慧卡的使用還不能整合,西子灣到旗津的渡輪可以,但捷運依然是兩個系統。

歡樂的時光總是會過去,回到台北就要開始馬不停蹄的打包搬家了,想到這,多麼希望時間就此打住,腦中浮現了書房整面的書,還有衣櫃裡放不下的,跟散亂在床上的衣服,頭好痛。人們應該都需要就這樣先放下手邊的工作,遠離壓力與愁煩,好好地去走走、逛逛,就算沒有目標地行走著,也是很棒的休息,我們已經很拼命地工作了,連旅行或是休息也要成了另一種形式的工作,人們好像時間的奴隸,在24小時的照管之下,必須很有效率地執行這一個行程及下一個定點的轉移,但我們應該才是時間的主人啊!

轉換一下心情與環境,除了讓人很想搬到那裏去之外,也是沉澱一下混亂的腳步,調整到可以開始下一段生命旅程的心境。其實高雄在我的記憶中不陌生,大概是大學時短宣隊的記憶吧,澄清湖畔的宣教之夜、教會孩童的笑臉、牧師師母的疼愛,都在那短短的一個禮拜中,點綴了每一顆生命律動的音符。記得那年結束宣教之夜就驅車回台北,車上坐在輔導旁邊,一路上聊著這一個禮拜感恩的事情,不知不覺地就躺在他的懷裡睡著了,清晨快五點就到了台北火車站,也沒有車子可以搭回家,索性就圍坐在台北車站的大廳,唱起詩歌、讀起聖經了,清早的晨更不陌生,在淡水每天都是如此,為那年的短宣隊畫下美麗的句點。

美麗的回憶溫暖了心頭,驅走那些不愉快的經驗,看著這孩子因為身體上的不足,一步一步地行走著,每一步都是他努力的成果,心裡為他祈禱著,那是上帝的榮耀,要顯給世人看見,卻也是對自己的提醒,人們不會因為我有沒有能力而驚奇,但要因為我有沒有努力而訝異,想起剛出來工作時帶我的師傅,公司把我交給一位我們下包廠商的老師傅帶,每天穿梭在焚化廠的大煙囪內,爬上爬下,歲修期間在場內搭起了鷹架,師傅輕輕鬆鬆地施工自如,我卻腿軟地不敢去檢測,他告訴我,不會是正常的,但過了幾個月,還不會就是你的問題了,剛開始不懂,以為他在生氣,後來才明白,沒有人天生就會甚麼,有沒有學習的態度才是最大的原因,他說公司那些學長們都是他帶的,他們現在都很行,不是因為他們很有能力,而是因為他們肯學,當然,要放給他爛也是可以,老師傅說著,就跳上鷹架已經在二層樓高的地方了。

下一段旅程將要開始,其實我不是個會讀書的人,也沒有這方面的能力,只是憑著一股傻勁,去相信努力就會完成。旅行的意義是休息、是玩樂、是沉澱、是思考、是看見上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