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不太好/Mingku陳彥龍傳道

我一個很麻吉的朋友說得真對,他說我是一個很容易激動的人,說得太好了,也只有他敢這樣說吧。我的確是這樣子的個性,很容易被一些事情給激到,甚至很小的事情。這禮拜的兒童少年營就發生了,去代班一堂課,到了最後快剩20分鐘的時候,發飆了!對著幾個年紀還不到我一半的男孩子發飆,大聲嚷嚷了5分鐘,後來覺得自己很幼稚,因為當他們一坐回位子,又開始交頭接耳,完全無視有人在講話。

從以前在自己的母會參加兒童營到現在,我好像不記得我有哪一次像這樣大發飆,儘管小朋友再吵、再鬧,我都會覺得這本來就是小孩子啊,小孩子不吵不鬧才奇怪吧,這樣的想法或許也不是正確的,但也不是放縱大家到無窮極致的境地,而是不會一直停下來去要求大家一定要很安靜,我想想如果是我自己坐在下面,然後認識了一兩個新朋友,我大概也是那一種令人頭痛的學生。可是這一次,也是很驚訝自己怎會如此反應,是不是自己也有一點情緒管理障礙,當然啦,那幾個小男生,明明才剛小學畢業,他們就是停不下來,而且可能之前就有兩個有一點衝突,一個很吵,一個都不講話,很吵的那個又很愛去跟其他人說話、玩,一整個就是無法聽你在講甚麼,連我要講個團體遊戲的規則我都講不下去,然後我就突然很大聲要他們安靜,告訴他們說,現在給你們5分鐘的時間開始大聲喧嘩、吵鬧,結果他們又很乖,沒人敢講話,很奇怪,給時間吵不吵,不給時間吵又拼命鬧,一坐下又開始了!

一方面檢討自己在情緒上的反應,真的是EQ很差,一點小事情就會激動生氣,或是受到影響,以前年紀小可能就覺得是因為被寵壞了,家裡最小的,倍受疼愛,鬧脾氣或是固執一下,比較不會有多大的影響,可是漸漸長大,一直這樣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生悶氣是最常見的,要爆發出來可能真的需要很大的引爆點,情緒的波動卻是起伏很大,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某些方面是有障礙的。但想想,都長這麼大了,社會化的歷練或許可以減緩一下這種狀況,透過外在的學習與控制讓喜怒哀樂的變化降到最少,可是這樣健康嗎?好像戴著面具生活喔,不是我的style,那從內在裡面去探討呢?算了,至少目前知道一個事實,就是EQ真的很差!

另一方面我注意到了其實會一直停不下來的只有一個孩子,而他會去牽動其他男孩子,因為會一直要去跟他們說話,或是玩。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每年兒童營總是會有這樣的孩子在我們中間,調皮、停不下來等等,好像都在挑戰老師們的底線在哪裡,可是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我就在想,為什麼一個孩子會無法在短時間內靜下來片刻,是因為個性嗎?還是因為有某些特殊的原因呢?我寧願相信就是因為個性使然,而不要去想是不是真的有甚麼特殊境遇,因為,我們好像還不足以去承載他們所面對的真實,即便我們很願意付出跟愛,但我有時候甚至會覺得這兩個禮拜的時間,對這樣的孩子來說,可能是很大的壓力。

人數多真的很好看,很漂亮,全部擠在一間禮拜堂裡面很壯觀,但我們卻無法有時間跟精神去與這些孩子相處,因為一班20幾人,我們就會希望大家的步調要一樣,相處模式要一樣,因為這樣比較好帶動,但當這些孩子真的實在是沒有辦法跟上或是有一些讓我們覺得很皮的行為時,其實在這麼多孩子的情況下,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真的沒有辦法好好去照顧與關心他們,即便當初他們可能也是在某種程度的關心與疼愛下被邀來參加,講述了這麼多愛的故事,可是在班上,這愛的實踐卻離我們很遠.........
或許吧,在現在這樣的社會變動之下,孩子們的成長經驗多了更複雜的因素,不要說單親或是隔代教養才算是特殊境遇,連父母都在的孩子也有可能是某種程度的特殊境遇,過度寵愛、沒有時間陪伴等等,我們的社會其實沒有提供很好的環境讓孩子長大,靠的就是每個家庭的努力,我自己的成長經驗讓我深深地明白一件事情,即便在有同理心,也完全無法真正地體會在他們身上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所帶來的影響,而很可怕的是,我們又很喜歡以自己的方法跟理解去認同他們所經歷的一切,事實上,高度是完全不一樣的。而我們能做的真的只有陪伴,卻也是我們最難做到的部分。

「火影忍者」是我到現在都還在看的漫畫,我很喜歡這部漫畫,雖然目前的連載已經有一點過份地誇張了,但我很喜歡裡面人物的刻畫與他們生命成長的淬鍊,作者刻意地安排主要兩位主人翁在不同的背景下長大,同一個村莊、同一間學校,卻背負著完全不一樣的責任與傷痛,一個樂觀到不行,一個自傲的過人,樂觀的是因為如果他不樂觀就會被一直以來的嘲笑排擠給擊敗了,自傲的是因為背負著家族的使命與不可告人的祕密,一個永遠是吊車尾,一個卻是輕鬆地穩坐第一名的寶座,但他們都有共同的理想,就是要成為村子的保護者,要讓所有人都幸福快樂。「就是因為羈絆,才更覺得痛苦」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句對白,道出了我們心裡面最真實地感受,卻又像潘朵拉的盒子,千萬不能打開!

我,盛夏的兒童營,惆悵了許多.........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