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在最微小者的身上/水平

任憑誰都不願意進警察局,此刻,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走了進去。「警察先生,我們這附近長久以來,有位衣不蔽體的街友...「知道呀!之前都在二號出口」「那怎麼辦呢?」(警察先生或許不知道街友現已移到五號出口了)坐在辦公桌前的警察按了他桌上的電鈴,要後面的警察查一查"社會局"的電話,不久後面的警察說『沒有登記』...我不知怎樣走出警察局的,晃呀!晃的突然想到這附近就有一家很大專做慈善工作團體的服務處,我就跟姊妹抱著很大的感動,走了進去說:

「師姐、師姐附近有個街友,全身都是大小便的,很臭很臭怎辦?」「他叫什麼名字」(一個很端莊且穿著旗袍的師姐問我)

「不知道」

「有沒有登記」

「登記什麼」(我頭一次知道街友要登記)

「我們每半年在老松國小,會有一個專為街友辦的理髮、洗澡、換洗衣物的活動...」

「天哪!半年...」我以為她會說:「在那裡?在那裡?帶我去看看...」

怎麼跟電視上一有災難,第一時間就出現,伸出援手的感人畫面不一樣,我一臉茫然的也不敢再問下去,怕她也反問我說:「那妳怎麼不做?」(天哪!我怎麼不做?就算是一個女街友,我也不敢冒然...)

這困惑圍繞著我,悲哀了許久,一籌莫展的也只能每天悄悄的給街友送些餐食與衣物,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有一天我看見兩位年輕警察在十字路口站崗,(應該是有大官要經過)我就直接的走到兩位警察的面前,指著十公尺外的街友說:「警察先生,那位街友說是你們(警察)不讓他進入公園的,這樣也不是辦法,你看這邊又沒有廁所,他每天就在國家戲劇院外的路邊大小便,你們沒聞到味道嗎?」警察先生很淡定的說:「我們怎麼會不讓他進去?」我接著說:「那你們要不要現在就去跟他作"心理建設"說你們沒有不讓他進去...」兩位警察淡淡的看著我說:「小姐我們現在正在值勤耶!」我再說:「那怎麼辦?」他說:「我們回去會跟"社會局"報告」。


"社會局"?"社會局"它應該是很親切的,但此刻對我來說既陌生又遙遠...後來我打電話給活水泉教會(從東門週報上得知)電話撥過去,是牧師接的,牧師要我先聯絡姊妹,也跟我們約了時間與地點,隔天牧師就帶兩位弟兄準時出現在五號出口處(因在週報上看過照片很快就認出來了。)牧師問我們說有沒有跟他(街友)說妳們是基督徒,我說:「沒有」牧師說我們先來作禱告,我們就在出口處的角落邊圍著禱告,再接著就在圍牆外的樹下角落處找到那位街友,牧師慈祥的先跟街友介紹說:「我們不是壞人,我們願意跟你做朋友,每星期會定期來探訪你,你不會孤單,不要害怕,因上帝愛你...」

時間在平靜溫馨中過去,接著吳牧師要我們圍著街友禱告,這一刻,我看到街友閉上眼睛,流著眼淚,口中喃喃作聲...之後牧師、弟兄陪著他說著,走著來到街友的窩身處,很體貼的幫忙拿起街友的大大小小卻很重很重的塑膠袋子,並肩著步履平安喜樂的,一步一步的往愛國西路走去,往桂林路走去,往西園路走去,往活水泉走去......望著他們的背影,我的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下,流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