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小草/Mingku陳彥龍傳道

看著臉書一秒又下一秒的翻動,有時毫無頭緒的PO文,好像垃圾回收中心一樣地,一窩蜂都丟了進來,已經分不清回收或不能回收,一百年後的我,可能也成了文化進步的一頁笑話,兩眼發直,手握滑鼠,皮笑肉不笑的雕像,展示在科技發展史上的博物館,專門展出被3C產品玩弄的人們各樣形態。

活了30幾歲了,自己會不會是「啃老族」嗎?躺在床上想了又想,我的「老」其實甚麼都沒有留下,要「啃」甚麼呢?不過是自己咬緊牙關,就這樣努力養活自己了。或許吧,到了這個年紀還去讀書,笑死人了,甚麼理想,甚麼抱負,聽起來都像是天方夜譚一樣地不切實際。這個念頭像是重重的打擊,人家是一棒打出全壘打,我們是一棒被打入萬丈深淵,有家人支持又有何用呢?光實際面就說不過去了,唉,人生走到了這個時刻,真的是很難的抉擇!

話說回來,如果當初把「傳道」當成一份「錢多、事少、離家近」的職業,那還真是罪該萬死,世界的眼光怎能拿來評價這神聖的使命呢?或許是自以為是的使命吧,想想也是如此,都已經念了大學,有了薪水不錯的工作,為何要放棄這些毅然去讀個教育部根本不承認的學院,畢業後還要頂著「使命必達」的光環,背負著眾人的期待,幸運一點的,就成了舞台上人人追逐的「巨星」,走到哪跟到哪,平凡一點的,就默默地老死也不會有人紀念,有誰會這麼苦待自己呢?還是從未貼近「父」的心呢?

好好地思考這些事情,突然閃過了「上帝的旨意」,啊,這是多麼大的一句標語啊,如果這事真是這樣,上帝啊,就給我一個印證吧!心裡只有百分之50敢這樣說,一半是因為如果都沒有印證怎麼辦,另一半是因為如果印證不是這樣又怎麼辦,人生就停下來,只是為了一直搞清楚「上帝的旨意」嗎?如果上帝的旨意只會出現在人生道路的選擇上,那還真是小看了上帝了,而且這麼主觀的事情,誰說的就算,是吧?心裡的小惡魔說:別傻了,難道你要放棄超過22K兩倍的生活嗎?小天使說:勇敢去吧,上帝一定會負責。留下,會是上帝的旨意嗎?讀書,也會是上帝的旨意嗎?天啊!不要再把上帝的旨意放在嘴邊了!


面對生命的變動,心裡也開始會有些變化,期待加上興奮的心情,對未來充滿著美好的盼望,回到學校的生活並不會是輕鬆的,反而有更不可失敗的壓力,隨著時間越來越近,很多事情也都在改變著,或許,最顯著的就是自己的心吧。家裡也因為這樣會有一些變動,不過至少這些都還算是正面的。回頭想想當初的禱告,一方面是努力在畢業前所看見的異象,另一方面卻是對自己在牧會的過程中有更深刻地反省。還是存在著許多自以為是的想法,甚至不可被說的驕傲,探訪不是很會,查經也手忙腳亂,講道更常不知所云,再加上如刺蝟般地固執個性,實在看不出來到底有哪一點可以處在「傳道人」的位置上。


羨慕那路旁的一根小草,就這麼地生長在大樹庇蔭之下,它是怎麼長出來的沒人知道,上帝卻讓它長的這麼飄曳又翠綠,人家說小草隨風倒,不太好,可是我認為小草是因為有韌性,才可以承受大風大雨的洗禮,人家又說小草的根不深,我說那是因為土壤又沒多好,當有那上好的土壤的時候,一定會緊抓住不放的。或許從小草的眼光看這個世界,才會真正明白人要趴的多低才會看見自己的渺小,很奇怪,那些喜歡站在尖端的人,看著這麼大的世界,就是看不到自己,怎還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呢?一不小心,那雙大腳印就這麼地踩在小草的身上,一雙接著一雙,抖落身上的印痕,又是一根挺拔的小草,跟著微風起舞,與蝴蝶們一起振翅著,唉啊,好癢啊,原來是小螞蟻們正在辛苦地搬運糧食呢!

收拾起雜亂無章的心情,好好打掃一下心靈,讓曙光透進,讓空氣芬芳,重新把自轉車打滿了氣,追逐風,追逐太陽,在清晨還沒有熱呼呼以前,享受一下人車都很少的台北街頭。輕風吹拂著臉龐,好像上帝的雙手正在撫摸著,是這麼地輕柔又舒服,踩著穩健的步伐,隨著輪子一圈又一圈的轉動,騎向上帝的方向,路面偶有坑坑洞洞,紅綠燈時而交替閃爍著,人生不也是如此曾經跌跌撞撞,顛簸不安,也需要暫時停下來,看又聽,上帝的旨意不是告訴我現在要走哪一條路,因為我已經知道目的地了,上帝的旨意是騎在我身邊,一起迎向風,一起奔馳競速,累了,一起喝個水休息,再出發。


想起了最喜歡的那一節聖經:「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西番雅書3:17)已經記不得甚麼時候開始這節經文就一直深植在我的心裡,大概是那段最低潮的歲月吧,不過總是給我很大的溫暖跟鼓勵,有甚麼比那天上的神為我們歡呼慶賀還要來得更加地甜美又富足呢?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