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掉了…/Mingku陳彥龍傳道

最近台灣社會壟罩在「黑」的權勢之下,不是說那種屬靈氣息、惡者的爭戰,而是感覺到似乎食衣住行都出現了「黑心」標記。從毒澱粉開始,那些市面上造型軟Q,像是粉圓之類的東西,都參雜有不該作為食品原料的有害物質,而知名標榜有機商品的某聯盟,竟然在主動送驗各項商品時,更被驗出更誇張的摻雜物。上星期強烈地震過後,中部某小學的鐘樓竟然就這樣與騎樓分離了,結果更是令人不寒而慄,因為裸露出來的建材,竟是風一吹就飄散的保麗龍!天啊!那是當年921之後重建的校舍,是甚麼樣的建設公司會這樣罔顧這群孩子的生命安全。更別說應該是全世界最「黑」的法條了,連夜通過三讀,好像深怕被人發現,事後也沒人敢承認,貪污除罪化,為這些政客們解套。好吧,最近真的很熱,小心,不要變「黑」了!

「黑」?好像真的不太好,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美白產品,廣告也不斷灌輸消費者,白才是美麗,所以黑就不是美麗,可是我們卻要以自己的「黑」當作一種驕傲!在色彩學裡面,黑跟白其實是不相上下的美麗,有學過畫畫的人就會知道,黑與白可以說是顏色的極致,若是搭配合宜,可以創造出不一樣層次的色階,尤其是黑,白只有一種白,但黑不一樣,黑卻有不一樣的黑,怎麼知道,看市面上賣的鉛筆就知道了,為何有2B、3B的差別,而且素描也只需要一支鉛筆,就可以畫出陰暗深淺,這就不是白可以做到的。但,前面開頭的黑心商品,現在又稱讚黑的美麗,是說這些都很好嗎?消極地說,反正都黑了,還怕甚麼,不是的,是要為黑平反,那些行為不能用黑來形容,那些只能用那種洗筆水來形容,「汙」!

在一個群體裏面,我們也會用「黑」來描述一些人,尤其是那些意見不一樣,被視為唱反調的人,不過這些人也不是為反對而反對,而是真的出自內心提出建言或是指正的,或是不願意同流合汙的那些人,馬上就會被標記黑點點。在官場或是商場上,被標記了,就意味著前途堪慮,升不上去了,不過,話說回來,這些被黑點點的人如果會為了前途而閉不做聲,那也就不會被劃在「不合群」的行列之中了。但說穿了,黑與白也不過是用來排除異己的代名詞而已,用一首歌來形容:「你說的黑是甚麼黑,你說的白不是白」,不是嗎?很有可能自以為白的,才是真正的黑,被畫黑的人,心靈才是真正的白。

自古以來多少人死在這種是非不分的審判裡面,從小就讀的岳飛,被以莫須有的罪名處死了,這例子離我們太遠,近一點的,這塊土地發生的228事件,不也是如此,稍有一點風聲,從此人間蒸發,到哪去了,至今也沒人敢承認。肅清,就是黑白不分的最佳手段。台灣其實還不能算是個民主的社會,因為一個真正民主的環境,可以允許黑與白的存在,而不會任意或是用任何方法去消滅另一種聲音。

耶穌,那個最「黑」的頭號叛亂分子,說甚麼自己是上帝的兒子,甚麼在他裡面有生命的活水,又有永遠不再餓的糧食,一天到晚去給人醫病趕鬼,又開始招募自己的學生,只不過是個木匠的兒子,怎敢這麼大剌剌地像是個宗教領袖一樣,而且說話毫不客氣,直接就敢挑戰當局的法利賽人或是經學教師,讓他們氣得牙癢癢的。耶穌是那真光,要照亮一切在黑暗中的人,不過,他自己才是最黑的吧!黑到讓這些不滿意的人處心積慮要除掉他。有時候想一想,是有這麼的深仇大恨嗎?是有不爽到甚麼程度,需要這樣子地去對待另外一個人,有時還要故意去試探他,看可不可以抓到把柄然後就斬草除根,一勞永逸。我不是那個時代的經學教師,實在很難體會他們被現出原形的丟臉,或是耶穌對他們而言到底是阻礙還是祝福,不過想想,可能我也會無端地討厭一個人或是厭煩一個人,好像也就差不多了。

既然無法抓到明顯的把柄,就只好從耶穌身邊的人下手,一條性命值多少錢?應該是無價吧,更何況這位稱為上帝的兒子的耶穌呢?結果,30兩銀子,很便宜的。是啊,就是這麼便宜,因為我們在掩蔽自己良心與真理的時候,也都是這麼輕易地就遮掩過去了。終於,那日子要來到了,他們的計謀就要實現了,裡外接應的計畫看似天衣無縫,殊不知,耶穌早就一清二楚,人家只是不願意從自己的意念去反抗,而是照著上帝的心意,順服到死。莫須有的罪名一樣冠上了在耶穌的頭上:「他說他是猶太人的王」,無情的鞭打接踵而來,打到半死,又要扛著極重的木頭,沿路被人唾棄,走過維亞多勒羅莎,啊,多麼沉重的道路!


捶打在釘子上的聲音傳遍耶路撒冷,直到那一口氣說:「成了」,直通到整個世界。黑了,黑掉了,人的心被汙穢了,連天空也佈滿了烏雲,那不是黑,也不是自以為的白淨,那是髒了,上帝給人原本很純的心思意念髒掉了。其實想一想,穿一件白衣服,有一點髒了,就會稱為黑嗎?同樣的,穿件黑上衣,也是碰到了一些汙垢,會稱為更黑嗎?其實都不會,我們只會說:啊,衣服髒了!這就是我們的環境:啊,髒了!

立可白?強力去汙劑?錯了,只有那一位莫須有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因著復活,才能讓人即便穿著有汙漬的自己,能回到上帝創造的初衷!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