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的心/Mingku陳彥龍傳道

"便當文"沸沸揚揚地為漁船事件又增添了一筆,當初在網路上看到的時候,也是第一時間就覺得真的很令人難過,發生這樣的事情,本來想放在上週的週報文章,不過後來想想,在這個事件中,應該有重要的議題需要被討論跟關注,多一點思考,少一點「貽笑國際」了!有趣的是,這個充滿虛擬的網路世界,已經成為政府關注的焦點,或許這也是一種轉移注意力的方式,因為人們很快地就會遺忘了,在那片漁夫與獵物的大海中,漁人們自己成了獵物!

最近變得不會笑了,應該說忘記了怎麼笑了。流行樂團動力火車出了新專輯,裡面有一首翻唱曾經在2011年奪過5座葛萊美獎的知名國外團體"懷舊女郎"的代¬表作的歌曲,「莫忘初衷」。裡面的歌詞這樣說:「你好久沒說夢想,說到眼睛發亮,不可一世笑容,連我都被感動,我們說改變世界,卻被世界改變,記得你要我提醒,別改變太多......別忘,那一年,那一天,出發時心中的夢,難免會受傷,註定要心痛......老鷹該展翅飛翔,怎能安於鳥籠,天空還很寬敞,還在等待彩虹,等雨雪風霜經過,夢才能成熟結果,就乾掉這杯酒,敬有始有終......」聽了眼淚都濕滿了臉頰,甚麼時候已經忘記了起初的愛心,在即將要開始的下一個旅程,笑容,將是我最輕省的行囊!

「社會化」讓人變得世故,讓人失去了最純真的心靈,一張白紙上面畫上了黑點,要怎麼樣才能再變白呢?還是用更多豐富的色彩去裝飾、去塗鴉,成為一張動人又美麗的大作呢?但我不是繪畫大師,也沒有這麼多的顏料,有的只是黑與白調和而成的灰,這樣的灰濃密得伸手不見五指,也不見前面的方向,更不見內心那個需要疼惜的孩子。

這個星期好朋友來訪,我們躺在床上一起分享,好像回到了那年少很有衝勁的年代,可是我們卻談論著信仰與教會的困境。誠實地看待自己,發現需要的真的只有上帝完完全全的憐憫與恩典,曾幾何時,自己也成了這體制結構中的傷害者,當自己已經無法明哲保身地朝著起初的勇氣前進時,就開始拿著鋒利的刀劍,向前殺出一條血路,滿地的鮮紅色,或許也流著耶穌的血.........我們開玩笑地說著:我們的目標就是打倒體制,消滅制度,哈哈哈,太傻了!!

我不笑了,因為謊言偷竊了我的容顏,因為我裝戴了「鋼鐵人」的面具,因為我學會了隱藏自己,免得再次地受傷。當我試著要以最真實的樣子活著,卻發現原來,這世界都戴著假面具,當我以為聖經的教導都是真理,卻發現原來,人對真理都有自己把持的一套。上帝啊,這就是照祢的樣式所創造的人嗎?我從哪裡看見祢的形像呢?我又從哪裡可以躲避祢的面呢?即便在最深處的黑暗中,都有祢的足跡,而我,又可以藏在哪裡呢?

傳道、牧師,多麼沉重的稱呼!上個禮拜參加婚禮,遇到以前的老師,他跟我說趕快封牧,我回答說沒差啦,老師反問我媽媽說真的沒差嗎?我媽媽說我都這樣「吊兒啷噹的」,牧師、傳道、門徒、平信徒?有差嗎?不是萬民皆祭司嗎?或許吧,就是這樣不在乎的個性,才能在這個充滿與信仰背道而馳的體制中生存下來,其實也不是不在乎,應該說在乎的事情並不是這些頭銜或職分,獻身,不是獻身當牧師,是獻身宣揚耶穌基督的福音,傳福音還要受到身分的限制嗎?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我們就是真的必須要在這奇怪中去做事工。不過話說回來,這或許也是某一種「專業」吧,用信仰的術語叫做「恩賜」,多一點的神學訓練、多一點的牧養經驗,其實就應該專心做這些。那些甚麼體制的甚麼長之類的,就應該交由「專業」的人去處理吧!

連日來的大雨,是應該可以洗滌心靈的,但想到遠在南部的族人們,一遇到大雨就道路中斷,交通不便,政府也從沒有個妥善的規劃,只是不斷地在新路、新橋啟用典禮,要如何能夠安穩呢?想到家人們正在受到疾病的痛苦,每日不斷地禱告,卻一個又一個接踵而來的難題,生病的人需要醫治,安好的人需要堅強。我好像是個沒有信心的人,因為我不敢宣告這些疾病一定會得醫治。去參加台大愛心晚會,一位四肢癱瘓的媽媽告訴我,她要禱告可以去參加某教會的醫治特會,我跟她說要加油,她對我說:我不要加油,我要好起來!哇!給我一陣棒喝,是我太理性了嗎?還是我太受限於人的軟弱,以至於我不敢對她說,您一定會得到醫治,一定會站起來。還是我徹底地誇口這樣的軟弱,依然堅定仰望十字架的恩典,自己也在思考,哪一種才叫做信心呢?
神說:「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休息,會不會是一種奢侈的期待呢?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