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新流感沒那麼可怕 /‧王嘉男長老

這週日(9/13)參加教會的原住民聚會,聽陳彥龍傳道講馬可福音八27~九1章節敘述「耶穌向危險冒進,走入苦難中」,我深受感動。會後我向陳傳道說,我希望在下週報上投稿,他同意了。


時間過得真快,我去馬偕醫院急診室服務快滿一年,看到社工師,智凱兄之辦公室也併在急診室內,終年辛苦,可敬可佩。這期間每次輪值時總會見到各種各類病患含車禍、自殺等擠爆急診室,夾雜著各種急慢性傳染病、愛滋病等,也有外勞、老榮民、酒醉遊民等。都需要經過醫師初步觀察,加以篩檢分類治療及隔離,以確保其他人的健康權益和預防被傳染。此地彷彿也是生老病死的集中營及生死關門,看見有人走了覺得生與死竟是只有一線之隔,生命竟是如此脆弱,心裡也很感傷難過,看到醫師們都已全心盡力急救了。在此較會覺得會惜愛自己生命會更加要感恩惜福、惜時。對世俗的功名利祿也會看的很開很淡。真的在此較會洞察人生、體會人生、醒悟人生、思索人生、反省人生。馬偕的醫生護士們大多非基督徒,我看到他們卻很熱心,以愛心和耐心治療病患,不會分病人貧富貴賤,任勞任怨,更沒有所謂的紅包文化,的確是跟著馬偕博士的精神在走。來自社會各階層的志工朋友們,九成以上也非基督徒,所謂志工工作就是醫師、護士、病患之雜役。幫忙清洗病患的排洩物是常事(我也做過幾次,味道真的很難聞,我都幾乎吐出來),那些志工們可說比我們基督徒更勝基督徒,正是耶穌在聖經上所比喻的「好的撒瑪利亞人」。


有一次,我在急診室當值時,救護車送來一位快九十歲的老榮民,身體相當虛弱,因為鄉音很重,又沒有家人照顧,護士們指定我陪著他做完詳細檢查(抽血、X光、CT電腦斷層並辦妥住院手續等)。我與這位長者聊天時才知他住新店地區,怎會繞過大半個台北市被送到馬偕就診?令我不解是否別的醫院不收?還是聽聞馬偕是基督教醫院,較有愛心才到此就醫?雖然答案不得而知,但足證馬偕的醫療服務受到各界肯定,也難怪這裡的急診室經常爆滿。


當我在馬偕做了半年的志工時,巧遇院牧部主任潘牧師,知道我在急診室作志工服務,他立刻邀我到院牧部報到,原來病床部也缺志工,經過兩個月專長訓練(其中我也上咱教會東門學苑林信男教授的「老人疾病照顧」課,讓我獲益良多)。我現在被安排到胸腔病房作一週一次的院牧部心靈HOSPICE(安寧療護)工作。要學習傾聽陌生病重者的痛苦,不是件容易事並要用聖經話語給予安慰,對我來說更是高難度。所幸在馬偕院牧部病房關懷實習時受到前輩潘靈岳牧師和牧師娘二人教導,算是我的啟蒙恩師,也是我的福氣。他們在牧會盡程完後,一跚一跚地續作院牧關懷心靈的志工十多年,無怨無悔。這是一條漫長艱苦無味苦澀的路,我下決心自己也要跟著他們的腳步走到我不能走為止。


不巧的是,最近新流感疫情正在蔓延,全世界都人心惶惶。馬偕醫院最近把新流感門診併在急診室裡,志工工作量更加緊繃,我得付出更多精神和體力,求主帶領保守我做的工作。還好,根據統計,新流感病患在六十歲以上得病率不到五%,也就是說,三、四十年前感冒大流行曾得過病的人現在仍有免疫力,這對我是好消息。廉頗老矣,尚能飯否?「老罔老,還會餔土豆!」再做一個拚命67郎吧。


目前我在兩個新流感病患的高危險地方流動(急診室、胸腔病房)每週各服務一次,由於未來勢必得和新流感患者和病毒長相左右一段長時日,我藉機複習以前在醫學院時唸過的公共衛生、流行病學、預防醫學,再勾思回憶,包括戴口罩、勤洗手及用酒精消毒,不接觸握手,回家後馬上更衣,衣物並丟在洗衣機立刻清洗、淋浴等,暫時不與家人做近距離接觸。自己要有責任和義務,不要使自己成一個走動型的帶菌傳染者到處趴趴走。新流感病毒截至九月18日止已有244人為確診病例,及有15人死亡病例,病毒雖然厲害,但有短命週期之脆弱性,所以其實也沒那麼可怕,相信只要大家身心定靜下來,多注意公共衛生的規定,發燒時儘速就醫按時服藥,應該可以安然無恙。


耶穌在世時就常憐憫病苦的人,醫治他們,並以身踐道,最後甚至以身殉道,被釘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而死。從這點來看,小小的新流感,又算得了什麼呢?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