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ve me Jesus/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個標題只是借用這首詩歌,看到這個社會的亂,實在不知道該說些甚麼了,如果貪污也只有這樣的刑責,也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脫罪,司法、公義也許已經蕩然無存了,在這執政團隊的領導之下,或許應該說,司法、公義都還存在,但是以他們自己所認定的方式存在著。

先離題一下,之前看到有關「落跑教宗」觀後感的分享與討論,覺得很有意思,這部片子上映前就有個機會去觀賞試映片,其實我還滿喜歡這部片子的,不只是從心理學,其實也是從教會政治面去思考,當然,也包含了人們在信仰中對於宗教全職傳道者的理解。不過有一點倒是刺激我的一些思考,就是有討論到教宗的落跑會不會對於這些萬眾矚目的信眾的期待是一種傷害呢?我記得在日前梵諦岡教宗在辭職之後,經歷了一連串的時日遴選新教宗的過程,網路上有一張照片很有趣,是一張合成的,左邊是上一次遴選教宗後所有梵諦岡人民在底下雙手合十祈禱者,右邊是這一次選舉後所有人高舉著智慧型手機拍照著,或許張貼這張照片的人是有點kuso的意味,不過我覺得倒是回答了這個問題。也就是說,為什麼這些信眾會這麼期待教宗呢?這是我很感興趣的問題,因為有期待,所以才會有傷害,但,為什麼人們會期待宗教的領袖呢?

教會也正在進行著聘牧的事工,剛好也可以想想,我們是不是也都期待著哪一位牧師來呢?如果我們很期待,那我們期待的是甚麼?但這個問題是不是也正好反映了我們的信仰是不是有根有基地建立在耶穌基督之上呢?這不是說我們沒有這樣的根基,而是可以想想有牧者離開,也會有牧者來,在這來來去去之間,如果我們很難過傷心,其真正的原因是甚麼?記得信仰的前輩曾經說過:我們必須要承認一件事情,就是多數的會眾可能都是所謂的「牧師信徒」,我第一次聽到話的時候嚇一跳,不過後來仔細想想,好像真的就是如此。梵諦岡教宗辭職所帶來的影響這麼地大,當然這中間有很多我們不熟知的原因,儘管就相信是如教宗本身所說的因為身體的緣故,那就是離開這個位置而已,然後由下一位遴選上來的教宗擔任這位置,不就是如此而已。可是卻發現,教宗的下台與上台,牽動著這些廣大的信眾的心,甚至國際的注目,是從信仰,還是跟梵蒂岡的政治牽連有著很深的期待。

不過這樣說也有些不公正,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所以我無法體會教宗到底對這整個宗教信仰的意義有多大。話說回來,換個處境,因為我們也是同樣對教會的牧者有著很深的期待,所以問題應該是相同的。我記得我在大學時,對於大學輔導也是有很多的期待,或許是因為我們每個星期都有固定聚集分享的時間,而且只有我連續四年每週,對他的需要跟期待越來越多,甚至已經超過學生跟輔導的關係,可能比較像是對父親的需要吧,在情感上的需要好像密不可分,在屬靈信仰上的需要也是有很大的影響,但我很清楚知道一件事情,在他的身上,完完全全可以感受到的是上帝愛人的心,他對我的愛,都是因為上帝很愛很愛我。我大五那一年,他離開淡江要去高雄服事那邊的大專青年,我大概有一個月的時間不太敢看到他,因為我知道那種分離的難過,是我最無法承受的。可是他卻提醒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知道我無論在信仰或是各方面都太依賴他,在他離開前最後一次的見面分享,他深深地擁抱了我,然後告訴我,無論他去哪,都永遠愛我,都是我的屬靈父親,可是我要記住,人的愛都是有限的,只有定睛在耶穌基督身上,才會讓人真正的成長,也才可以真正地為主作工。

最近在思考,像聖經中的保羅或是彼得,好像都不曾用「牧師」這個詞來描述自己的身分,反倒都說自己是上帝選召的僕人,特來宣講耶穌基督的福音,我們都宣稱耶穌是群羊的牧者,那就讓耶穌真的來牧養我們,反倒我們比較像是施洗約翰的角色,「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不是嗎?為什麼要稱為基督徒,就是在稱呼這一群跟隨耶穌基督的人,在初代教會這一群人是很容易被認出的,他們是見證,見證耶穌基督的福音,換句話說,他們在預備那個時代的人們來朝見耶穌基督,同樣的,我們也在做見證的工作,為要預備人們來到上帝的面前,我一直認為信仰是需要認真思考的,信仰是要第一手的,是要自己來到上帝的面前,與上帝對話的。或許我們將所有的期待都放在耶穌基督的身上,我們就不會這麼容易受到人的牽動跟左右了吧!


離題太多了,糟糕!面對這麼多社會新聞的不公義事件,無奈地長嘆一口氣,好吧,承認也是寫寫文章抒發情緒,要談行動,還真的有點遠,因為不知道可以做些甚麼,頂多在臉書上PO些抱怨文或是些酸溜溜的話,就像這誇張的刑期一出來,網路上就有要大家去申請某黨證的諷刺漫畫。多事之秋,不過大家還是關心啦,除了這件完全沒有司法正義的事情以外,還有很多議題跟事件,以前有個廣告,叫「豆豆看世界,關心自己也關心別人」,還是回到Give me Jesus吧,擁抱每一個生命,這首歌很好聽,大家可以上youtube去聽聽看喔!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