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無權/Mingku陳彥龍傳道

四月15日,美國波士頓舉辦世界知名的馬拉松賽,卻遭到「恐怖」炸彈攻擊,新聞媒體幾乎第一時間就播出畫面、消息,更有幾則令人傷心欲絕的天人永隔。但或許我們不知道,四月6日,在阿富汗, 北約襲擊了那地區,造成兒童傷亡。這個世界從甚麼時候開始恢復了以暴制暴的政治情勢,就連北韓也伺機以軍事力量威脅著亞洲的安全。但耐人尋味的是,發生在美國的事件,很快地就成了世界關注的焦點,但發生在離我們不遠處的中東地區,卻發生不被人廣泛報導的軍事行動,強權政治的情勢或許就是如此吧!?

或許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也不斷地在建立著「強權」與「弱勢」的不對等關係,有時候我們是強者,有時候我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弱勢,似乎是很理所當然的互動關係,因著每個人的身分、處境、位置等,就會自然而然地讓人處在「強者」與「弱者」的兩種位置裡面。但強者恆強、弱者恆弱是必然且會一直循環下去嗎?在信仰裡面,其實也出現這樣的狀況,不只是現在的教會生態,在保羅的書信裡面也處處有這樣的味道,甚至保羅也將自己劃分在「強者」這一邊,或許還沒有稱為保羅的掃羅,是強者恆強的關係對照,但在經歷了大光照耀的保羅,卻願意以強者的身分,活出相對於強勢的生命樣式,不為別的,保羅有絕對的優勢去建立自己的威權系統,但在耶穌基督的光照下,保羅只願意將自己所有的奉獻,單單為了建造所有都屬於耶穌基督的百姓。

同一個星期,有幾處的報紙報導一位台大的教授,為了一些清寒的學生,讓出自己原本居住的公寓,搬到學校宿舍,提供家給這些學生有個溫暖的居所,同時也在景美地區買了一間住家,提供給僑生居住。在我讀大學的時候,也有一位台大教授,幾乎將自己的收入都用來幫助很多需要的學生,在他罹患癌症最後要過世的時候,仍然交代同事將所剩的一筆錢去幫助一位學生的生活費用。我想,在這個社會仍有許多人奉獻自己所有的能力,去幫助被相對視為「弱勢」的人們。他們所做的不正是保羅所說的「堅固彼此的信心」嗎?也或許正因為他們處在「強者」的位置,讓他們擁有許多資源可以運用,但即便擁有許多資源,若沒有一顆良善樸實的心志,可能也只是不斷在增強自己的權力位置。附帶一提,這兩位台大的教授都是基督徒!


耶穌柔和謙卑的樣式不知道對我們有多少影響力?一直在思考這樣的問題,如果這世界的創造者,可以統管一切,說有就有,命定就命定的主宰者,能夠平靜風和海,使人從死裡復活的全能主,卻願意成為受造的限制,那無限的成為有限,這需要多大的決心跟意志,耶穌卻甘之如飴,這等榜樣不就是基督徒生命中最真實也是最困難的挑戰。


從這個月開始,我們原住民聚會的同工會,開始了小小讀書會,我們目前一起看「僕人-修道院的領導啟示錄」,這本書在日新月異的知識膨脹的書香世界中,可以算是一本老書了,但裡面的內容卻在每個時代、每個人身上都很受用,儘管主角是一位企業的經理人,甚至裡面的西面修士也是曾極一時商業鉅子,在聲望如日中天的時候,卻急流引退,退到修道院當個樸實的修士。這本書沒有談太多信仰,卻用了很多耶穌服事的樣式。在書裡面提到了一件事讓我覺得很有意思,就是「威權」與「威信」的差別,威權是甚麼,根據書裡面的定義是「一種能力,利用你的地位,罔顧別人的意願,強迫他們照著你的決心行事」,一看到這句話,心頭就扎了一下,簡單說,就是你不照著我的意思做,就給你顏色看,真的是如此,而且我相信我們都有這樣的經驗,無論是行使威權,或是在威權之下被迫服從。那威信呢?「威信是一種技能,運用影響力,讓別人甘心情願地照著你的決心行事」,不用等人開口,我們就已經很樂意去協助、去完成。

說到這裡,書要我們注意一件事,威權是能力,威信是技能,威權不需要學習,人人都具有這樣的特質,我們會說才沒有,錯了,連嗷嗷待哺的小嬰孩,都懂得運用「威權」,去行使強迫父母的控制力!哈,這跟奧古斯丁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威信是一種技能,是需要學習而來的,似乎也是很難學的功課,不過對基督徒來說,已經有很好的教材與範本了,就是寫在聖經裡面的所有一切,在耶穌道成肉身的工作中集之大成,而在耶穌的死與復活中,完成了「僕人的威信」。試想,耶穌有強迫所有人去宣揚福音嗎?耶穌有枉顧他人的意願而指使別人嗎?這歷世歷代以來所有相信的人,不都是心甘樂意地獻上自己,願意緊緊跟隨祂,甚至願意為祂捨了自己的生命。深深地感到很難過,主耶穌的威信怎麼到了自己的身上,卻變成了自己威權的靠山,明明就想當老大,還要裝著在主耶穌的教導裡面當僕人,但其實說的、做的都是兩回事,表裡不一大概是最適合的形容詞了,求主赦免!

「強權」?意味著甚麼?在政治社會是一種權力跟地位,在信仰可以被描述為信心,那有信心之人不應成為他人的挾制,在真理裡面成熟地善用上帝賦予的自由才是真正的強者,無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