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山島/曹永洋

任何一次前輩畫家的紀念聯展,我駐足欣賞的時候,我總是要花更多的時間在廖繼春的畫作前沈思徘徊。

常常會想到他生前的軼事,每逢親朋好友學生嘉禮,婚後處於困境的大師,常常以畫作代替賀禮紅包。聽說受之者竟有人不知珍惜以為大師如此小器,以此塘塞。

廖繼春的畫作,從青年到晚年,每個階段他的創作很少停頓、重複。愈臻晚年,他的著色佈局經營,在風格式樣也不停翻新、蛻變,洋溢畫家旺盛的創作能量,作品中爆發鮮明強烈的藝術創意-這才是廖繼春畫作令人激賞的原創力。

<龜山島>油畫完成於1975年左右。當遊客沿著九彎十八拐的公路進入蘭陽平原的途中,必然會看到映進眼簾的龜山島美景。

我們看此畫從瀕海的岩壁眺望,漸近漸遠的海景,碧藍的蒼穹,彷若塗上粉彩的落霞.....這正是聞名全國的奇景!


戰後長期淪為軍事重地,不能越雷池一步的龜山島,由於籠罩如斯的神秘,更平添無限的想像空間。縱然不少畫家以此入畫,廖大師的龜山島依然與眾不同,彷彿大膽地宣佈:「龜山島就是我!」

註:記者問福樓拜時,福氐傲然宣稱:「波法利夫人就是我!」

本文刊於張良澤教授主編<台灣文學評論>停刊號 20120.10.15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