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化絕望的藥,是溫暖/貧窮人的豐富

子安的媽媽(簡淑真教授),是一位大學幼教系的教授,對教育工作充滿熱情。在2012年初診斷出末期胃癌,到我的醫院治療。她是我見過最為溫暖、有愛心的女人,也是一位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她有許多苦中作樂的名言,當有人質疑為什麼神要讓她受這個折磨呢?」淑真只說了幾個字:「這樣才顯出祂對我的特別啊!」是的,在死亡如影隨形、身心極度痛苦的情況下,還能時時喜樂。這是上帝給她最大的祝福。她的胃切除之後,告訴人家:「真好,沒有胃了,這樣就不會胃痛了。」她必須長時間躺在床上,只能看電視,她說:「生病的好處,就是可以整天躺著看林書豪打球,而且沒有半點罪惡感。」淑真臨走前兩星期,食物和水一喝就嚴重嘔吐,終於住進台東基督教醫院。在病房裡,口渴了,先生拿了杯水給她,她只能潤一潤口,然後她嘆了一口氣說:這水好甜,好好喝哦。她不抱怨不能喝水了,只是讚美這杯平凡無奇的開水有多好喝。在這一年的時間,都是深情的先生(曾世杰教授)帶著她北上治療,直到她再也無法上飛機。我們常在病房見面,有時感傷,但子安的媽媽永遠帶著微笑,老牽著我的手一起禱告。在生命的最後,依然展現這樣的勇氣、智慧和優雅。

我也曾在台東的深夜去探訪她,因為化療讓她噁心、吐得很不舒服。每當我去看淑真的時候,子安都會陪著媽媽,看能幫甚麼忙?也因為如此,催生了台東醫療與教育計劃案,將來台東得癌症病人可免於這段路程的奔波與得到良好的護理照顧,也感動國泰醫院腫瘤科劉漢鼎醫師放棄當主任的機會,願意獻身於台東癌症病人的照顧。子安的媽媽也捐了100萬來支持我們的計劃,她的家人也陸續捐錢給我們,佔了所有捐款的1/4。她真正落實了"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我相信後來會有許多人會因她得福。

我在2013年1/11回台東,去利嘉墓園看淑真。13日與子安、曾教授在教會碰面。我問子安,想念媽媽嗎? 他說,還好。因為他的陪伴讓他對媽媽沒有遺憾,也安慰爸爸慢慢適應沒有媽媽的日子。我們去餐廳吃飯時,子安幫大家介紹這間漫畫簡餐店的菜色,還幫大家訂餐。他才14歲,但一夜之間,已進化成一位成熟懂事的大人了。幾天前我在臉書上,讀到子安的日記 :
"對我來說,我覺得媽媽過世給我最大的學習是什麼? 大家說:[教育就是生命的分享。或是,簡教授病痛期間捐贈百萬,為教育...。]嗯,是的,都說對了!但,對我,最大的學習是面對[絕望]。從一開始發現胃癌努力作化療,希望能多陪小孩5到10年,到後來醫生建議放棄化療,最後血糖超高到500多;發現小腸流出的不是胃液,是糞水...。這段期間絕望的心情加覆在心頭上,雖從沒說出口,但想必是多麼的沮喪,沒有任何失望表現在臉上。生命到日落的時候,仍然說:[我很好]笑笑的聽我們唱歌。雖然最後一次看到媽媽時,媽已經不能講話了,但那股融化絕望的溫暖,永存。"

應該告訴我的同事們,融化絕望的藥,是溫暖。我們最害怕的是面對病人絕望的眼神。因為我們的腦袋再也變不出任何方法,可以解決他們的痛苦。但子安提供一個我們從沒想過的真實答案。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