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方,大注意/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個星期參加反核遊行,這是我參加過的遊行隊伍最多人的一次,不過我發現在遊行隊伍的行列中,有一些義工在負責隨行撿除垃圾,而且在遊行前,網路上不斷地宣傳要大家自己攜帶水壺跟小乾糧,我發現至少在長老教會的隊伍中,大家都是自己攜帶水壺,而總會也只提供水讓大家可以填裝,而且在隊伍經過醫院的時候,大家就會自動地安靜,沒有呼口號,也沒有放音樂,就是自動地讓醫院的環境有個安靜的空間,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學習。台灣要稱為一個進步的國家,就必須大家一起努力。

不過,最近出現了一個危機,就是「低智商」的危機,怎麼說呢?從媒體的報導就可以看出來,在這一個禮拜之內,最轟動全台的消息是甚麼,已經不是核電的問題,也不是那件八里的兇殺案,連上星期四個報紙頭條,就有三大報是報導這件事情,就是馬總統先生家裡的結婚喜事,這是一件美事,大家祝賀,但有需要炒作成這樣嗎?如果問您知道新選出的教宗是哪一個區域或國家的,我們會有人知道,還是去關心呢?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真的要多注意社會的動向,不是去注意有甚麼大新聞,而是注意這些背後所代表的意義,當媒體只關心這些事情的時候,很難想像新聞的品質會好到哪裡去。就拿前上上禮拜的棒球好了,我們的媒體除了歌功頌德、高呼口號之外,好像就沒有甚麼可以報導了,可是日本呢?他們在中日賽後的體育新聞報導中,特地做了很詳細的分析,去探討為何那一場拉鋸戰的結果是日本獲勝。很有意思喔,這是勝利的隊伍做的事情,但這不是應該是大輸的球隊需要去檢討的嗎?看了那邊報導,就會知道為何日本在九局下竟然可以大膽地採取盜壘戰術。那不是機運,那是在分析過後的戰術運用,我想,那一分的差距,就差在這所有整個大環境。

日本隊很嚴謹地分析了台灣投手的投球動作與時間,然後透過時間差的運算,確信那位跑者盜壘一定會成功,這就是他們厲害的地方,在這種微乎其微的差距上,卻絲毫沒有疏失,只差零點幾秒的時間,卻換來一分的勝利,甚至是打入四強的資格票。那這有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嗎?有!在隨處的小地方學習起,反核就必須要討論到綠色能源的議題,但這太專業,也必須要有很多的思考,可是從我們自身做起,應該不會是困難的事情,像是隨手關燈之類的,或是手機的使用如果不當低頭族,充電的次數應該就會降低,就會減少電量的使用。或像是我們住在台北市,我個人認為台北市比其他外縣市最大的好處只有一個,那就是交通便利,捷運系統加上棋盤式公車路線,再加上兩腳,所以不開車,應該沒甚麼問題,像是大家上教會,捷運現在很方便,東門站或是忠孝新生站,其實不是一定要開車來教會,如果我們又住的不遠,就更不需要開車,省油又環保,又可以讓出停車位,這樣不是很好嗎?

生活中總是會有這麼多其實可以很驚奇的小地方,可是我們可能都不太注意就是了,不過這些小地方累積起來,也是可觀的力量。把這樣的觀察力應用在查考聖經上面,很多我們本來很熟悉的經文,其實多觀察個一兩遍,多看個一兩次,就會注意到一些小細節是我們從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就向我們平常最常犯的就是聖誕節是大家都說三位博士,可是聖經真的有說三位嗎?或是馬太福音的家譜就這樣讀過去,可是有發現家譜裡面有出現女性嗎?如果有注意到,那有發現這些女性在聖經裡面出現的故事,其實都很特別嗎?很多時候我們說讀聖經、讀聖經,可是讀聖經是別人幫我們讀,還是我們要自己讀。從小就聽三位智者從東方來,如果沒有仔細注意,根本不是三位智者,而是不知道數量,獻上黃金、乳香、沒藥我們就以為是三個人。你會問這很重要嗎?數量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怎麼在這些小地方去培養起大注意的觀察力。

教會事工也是一樣,事工有分大小嗎?我想應該沒有,但有分誰要去做,誰不用去做嗎?我想也沒有,可是我們常常會想說:啊!我可能哪裡有事,哪裡需要去做,到了最後一項才把教會的事情排進去,或甚至就不要排了,這也是小小的對信仰的觀念與態度的問題,這個需要注意嗎?當然需要,其實有時候我深深地覺得牧師或傳道人可以做的事情,所有的會友都可以做,如果人人皆祭司是我們在神學上的觀點,那為什麼在教會事工上卻有很大的差別呢?這不是在推託說讓牧者的服事少一點,而是更積極地去思考讓教會的會友同工都可以成為上帝的僕人,當每一個人都可以這樣去做的時候,教會的機制就會運轉的很好。

健康教會,早一陣子很流行這個標語,我認為最健康的教會應該是當教會有任何重大變動的時候,所有的會友依然可以在所處的位置上盡心盡力服事,這是不會隨著異動而有任何的改變,因為我們都建立起很好的觀念與態度。學習從小地方開始,然後大大地去注意,改變就在這細微所在!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