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最後的住家/林信男

基督教傳入台灣的初期,有三位與台灣醫界頗有關連的宣教師。其中最早的一位是馬雅各醫生。他是英國愛丁堡大學醫學院的畢業生,自願到台灣行醫傳道。1865年6月16日馬雅各醫生開始在台南看西街所租的房子開始他的工作。另一位蘭大衛醫生也畢業於英國愛丁堡大學醫學院,他於1896年11月開始在彰化行醫傳道。他的兒子蘭大闢醫生(其實他們父子的英文名字都是David,為區分起見分別取大衛及大闢之漢字名字)今年曾代表其家族來台接受醫療奉獻獎。醫望雜誌今年4月號曾專文介紹其事蹟。第三位偕叡理牧師(George Leslie Mackay)並非醫生,但他協助設立了今日鼎鼎有名的馬偕紀念醫院。他就是一般人所熟悉的馬偕博士。

馬偕牧師出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自多倫多大學畢業後,曾在多所神學院進修神學,包括有名的美國普林斯敦神學院,及英國愛丁堡大學神學院。他於1871年12月底到台灣南部,然後於1872年3月到淡水,以淡水為基地,開始他在台灣北部的傳教工作。馬偕博士一生在台灣傳教及行醫(以拔牙最有名),行蹤遍及台灣北部東西岸及山區。他在淡水開辦學校「牛津學堂(Oxford College)」,該建築至今仍留存。今天如果我們行經台北中山北路,可看到馬偕紀念醫院。若繼續沿中山北路往陽明山方向走,過了華興中學後,在右側可看到長老教會嶺頭神學院。在校園可看到馬偕的紀念銅像。從北投方向下陽明山,往淡水走,在淡水工商管理學院前方,可看到一塊小墓地,有多位牧師埋葬於此,馬偕是其中的一位。馬偕博士於1901年6月2日因喉癌去世,享年57歲。他的一生真正打了一場美好的仗。在晚年他把長期在台灣工作及生活有關的筆記、日記、報告的摘要、科學研究、描寫文的斷片、人物的略寫、語錄等等交給J.A. MacDonald編輯,於1895年出版From Far Formosa,該書共分成六部份,翻譯成中文,以「台灣六記」出版。在第一部份緒言中有馬偕博士寫的一篇類似散文詩。有人將其譯成台語詩,並以「最後的住家」為名流傳於台灣。詩詞充分表達他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熱愛,把青春及一生獻給台灣。他一生的歡喜快樂都在台灣。深刻描述對這塊土地上的人、地、山水、草木的關愛。他在台灣找到一生最後的住家。馬偕博士不只是在口頭文字上說說而已,他實踐了這一切。他一生在台灣工作,與台灣本地女孩結婚生子,死於台灣,並埋於斯土。念這首詩時,我心中除了感佩這位偉大的「台灣人」,也為自己及許許多多今天居住在這塊土地的人民感到慚愧。下面錄下此詩(摘自林鴻信所著教理史一書),請你以台語念來追思他。


我全心所疼惜的台灣啊!

我的青春攏總獻給你。

我全心所疼惜的台灣啊!

我一生的歡喜攏於此。


我在雲霧中看見山嶺,

從雲中隙孔觀望全地,

波瀾大海遙遠的對岸,

我意愛在此眺望無息。


我心未可割離的台灣啊!

我的人生攏總獻給你。

我心未可割離的台灣啊,

我一世的快樂攏於此。


盼望我人生的續尾站,

在大湧拍岸的響聲中、

在竹林搖動的蔭影裡、

找到一生最後的住家。


當年馬偕博士從雲霧中所欣賞的觀音山,在觀音山上從雲縫中所鳥瞰的淡水及台北盆地,以及他所面對的大海,今天仍然存在。可惜它的質已經發生了大的變化。馬偕博士對這塊美麗島嶼今天遭破壞污染的景況,對他熱愛的台灣同胞把台灣變成貪婪之島,一定非常難過。

最近興建核四的的爭議又引起緊張關係。國民黨政府及台電用盡辦法要興建它。利用行政上的特權,一再宣傳核電絕對安全。並威脅人民,若今天不興建核四,我們的經濟就會崩盤,興建核四才能維持經濟繁榮。可說用盡威脅利誘之手段。好像非選定台灣為核四最後的住家不可。而核能發電廠之核廢料則選定蘭嶼為最後的住家。選擇蘭嶼為他們最後的住家的原住民不喜歡核廢料污染了他們最後的住家,所以台電沒有理由硬要人家接受。如果確如台電及執政者所說的那麼安全,就沒有理由那麼大費周章的從本島運到蘭嶼。如果核能發電是那麼安全又經濟實惠,核廢料儲存場是打包票安全,以國民黨之財大氣粗,大可買下大塊土地,興建一座新市鎮。該市鎮以核電廠及核廢料儲存場為中心,把國民黨中央黨部及各行政及事業單位在其四周設立。這樣做才能給人民一個具有說服力的示範。

最後的住家不僅指硬體物質,也包括心靈層面。在我們所期盼的最後的住家,人與上帝之間,人與人之間,以及人與大自然之間維持正常和諧的關係。不可唯我獨尊把自己看成上帝。也不應為卡位紛爭而造成社會的不安。更不應忘了生態保護的責任。然而我們的媒體天天所報導的卻真叫人失望。宗教、政治、學術團體中仍然出現自認掌握絕對權力及真理的人,企圖扮演各種團體的上帝。在位者把當官視為政治上的最後住家,無法忍受失去此最後的住家。在卡位戰中暴露醜陋的面目,赤裸裸地說出讓人難以相信的幼稚語言,完全不顧人與人之間倫理。為了一時方便及短期的利益,工業及農業污染也被以各種理由合法化。為了果農的短期利益,可以犧牲山坡地水土保護,任由巨額人民血汗錢所繳稅款興建的水庫提早夭折。山坡地大量開墾種植檳榔,不但破壞水土保護,也嚴重影響人民健康。但居然還出現縣議會決議,抗議衛生單位為民眾所做有關檳榔違害健康的衛教節目,電視畫面還出現議員嚼檳榔以示抗議的鏡頭。好在衛生署堅持立場,播完預定給民眾的全程衛教節目。台灣的土地及水源遭受嚴重污染。地下水被過度抽取,山林被過度砍伐。我們這一代的人就像拿著信用卡,盡興刷卡而花費掉遠超過我們該有的消費。留下來一屁股債叫子孫去償還。充分表現「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行為。對辛苦開拓台灣的先民,以及養育我們的母親-臺灣,我們會成為不孝子孫。對我們的後代,我們將成為不義祖先。何等羞恥的事!

原載於1996820日的《醫望雜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