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更多禱告警醒/Mingku陳彥龍傳道

最近基督教論壇報刊載了一篇公開聲明,跨教派的數十位牧者同工為了因應最近從中國發展而來的一個新興宗教「東方閃電」,這個宗教組織開始「滲透」許多教會內部,宣揚許多跟聖經完全不合的教義內容,因此,基督教界就發表了這樣的聲明,呼籲信徒們要多注意小心。

從這個聲明中我仔細地思考了一下,第一,事實上東方閃電的教意內容很明顯地違背了聖經或耶穌自己的言談行動,他們不承認三一上帝,更指出有女基督,只要有讀過聖經的人就知道這根本就不是基督教信仰的內涵,所以應該不用擔心信徒們會被這影響,如果會,那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對聖經真理話語的不熟悉,而對此不熟悉,有很大的原因是來自於教會的教導,因為許多教會的教導並不一定根植於聖經真理,反倒是其他某某教會的經驗,或是「朝聖」去學習的一些方法,或甚至是世俗文化所影響的神學觀。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擔心這被稱為「邪教、異端」的侵害。(附註一下,這聲明中稱他們為邪教,我覺得是非常不適當的,這意味著我們是"正",但我們有多少把握可以宣稱自己是正呢?)

第二,這「合一」的聲明總是出現在這種教義的紛爭上,可是對於其他更需要合一的事情上,好像並沒有獲得太多的支持,比如說關於學校的多元性別議題,就很多聲浪,可是核能議題呢?怎麼不見也不聽有這麼多的聲音,難道這不是更應該關心與發聲的社會議題嗎?信仰的實踐是一個難題,不是難在我們要怎麼做,而是難在我們怎麼站在同一位上帝的真理上,為甚麼樣的事情發出公平正義之聲,人有選擇性地回應上帝,這是人的有限,求上帝憐憫!

所幸這兩點在我們教會都不是問題,讀聖經一直是教會很重視的,而對於社會議題的關心更是不落人後,但我最近也在思考,這是上帝給我們的使命跟異象?還是因人而異呢?教會目前朝著努力聘牧的方向前進,我始終相信上帝會親自牧養上帝自己的教會,但人也必須做出相關的回應,我就在思考,那我們的回應應該是甚麼?

或許從這樣的轉變可以讓我們好好檢視自己的信仰狀態,讓我們更仔細地去思考我們所相信的是上帝自己嗎?上個星期天在主日聚會時,我們司會的馬哥預備了為教會公禱的時間,老實說那時真的不知該怎麼禱告,但我的頭腦裡一直出現一個聲音說:放下人的心思意念,單單思想上帝的作為。在禱告中就順著這樣的方向祈求,教會需要的是上帝的僕人,不是我們要的牧師,所以我禱告,求上帝挪去所有因為人而來的期待跟傳統,而去思想上帝自己的心意是甚麼。當我這樣禱告的時候,心裡就有一個感動,那就是持續不斷地禱告!

我想要說的是,我們願意花多少時間在上帝的面前尋求這件事情呢?還是當我們在面對教會的轉變的時候,同心合意地禱告會不會是我們的第一選項,我自己認為教會有很多好的典範,可是這些都應該在禱告之後,而不是在禱告之前的條件。但我必須承認,禱告是一件困難的功課,這是我們最熟悉的,可是也是最難的,因為自己也曾經推動過,可是力不從心,自己也懶惰了,就沒有繼續了。

我記得以前在大學團契的時候,每一年都必須推選出核心同工、小組長,當我自己當了核心同工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在每一年新生開始的時候,輔導就已經帶著學長姊為著整個團契禱告,求上帝興起在這個團契要使用且願意服事的學生,這樣的工作並沒有因為每一屆換人就散漫了,而是一直持續這樣的機制,而在禱告的過程中,也不斷地在尋求上帝對這個團契的心意是甚麼,方向要往哪裡去,這是首要的,而我們都確信,當上帝的心意清楚了,上帝的同工就會被預備好,而事實上也是如此,每當到了下學期,在這個禱告的藍圖中,就會浮現幾個學生的名單,他們都是在團契或小組中盡心盡力服事的學生,身心靈都很穩定,輔導就知道這群孩子是要跟上帝一起前進的團隊,然後繼續禱告,禱告誰要放在哪一個位置。這樣的學習讓我有很深的感動,因為我們都會清楚知道這個團契的異象是甚麼,而我們也在當中不斷看到上帝的恩典。

除了禱告,還是禱告,所以我期待有很深的禱告連結,這也是我希望在原住民聚會中去努力的方向,所以每每在主日聚會或是家庭禮拜中,我們的代禱時間都很長,我們用詩歌、用心靈,將弟兄姊妹與教會的需要帶到上帝的面前,你說上帝一定都知道,當然,但上帝更要我們願意同心地擺上,「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為主而活,因為這是上帝像我們所定的旨意。」這經文是我們都很熟悉的,我自己也很喜歡,但我努力讓這經文從背誦、從喜歡到實踐、到生活、到與上帝的連結。

聖經讀多了,看懂了,會讓我們驕傲,會讓法利賽人活生生地出現在現代的生活中,唯有禱告讓我們謙卑下來,因為禱告是跟上帝對話,神學家卡爾巴特說唯有人真正地俯首在上帝面前,才會真正地認識上帝,而借用加爾文的話,當我們真正認識上帝的時候,才會真正認識我們自己。禱告,這時我們需要的是禱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