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打不倒的勇者」/Mingku陳彥龍傳道

解放的力量是什麼?

上個星期三跟著大家一起去看牧師強力推薦的電影「打不倒的勇者」。電影在描寫南非前總統尼爾森曼德拉如何與南非橄欖球隊隊長法蘭索瓦皮納爾同心協力,聯手凝聚國人,包括白人與黑人的向心力,讓因為黑白人種問題面臨嚴重分裂的南非能夠團結一致。新當選的南非總統曼德拉瞭解,自從種族隔離政策以來,南非就一直存在著種族歧視和貧富不均的階級問題,不過他相信透過國際語言的運動能使人民團結,於是他決定趁著1995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在南非舉辦的地利之便,重整不受看好的南非橄欖球隊-跳羚隊,在看似無望的世界盃中,一路過關斬將,在冠軍賽中努力奮戰。


在裡面有一首支持曼德拉在牢獄中27年的詩,這首詩是英國詩人William Ernest Henley所寫的,他從小體弱多病,患有肺結核,其中一隻腳因重症而截肢。不屈不撓的他,從不向多變的命運低頭,在與病魔奮力搏鬥的人生中,寫下了無數不朽經典詩作,包括了膾炙人口的詩篇「Invictus」。這個字在拉丁文中是「unconquerable」「永不言敗、永不倒下」的意思,或許曼德拉是個飽讀詩書之人,對於這首詩的背景也是非常的熟悉,拿來作為自己在監獄中的景況,確實是貼切地再好不過了。在電影裡有很多小細節可以發現曼德拉在總統的位置上,如何用心地處理在南非長期以來的種族隔離所帶來的影響。像是他刻意在自己的隨護中挑選了黑人與白人最菁英的特勤人員,在這一個群體中,電影的導演很細膩地刻畫了他們彼此的互動,雖然彼此互看不順眼,但就是這種微妙微稍緊張關係更凸顯了那種已經內化的種族情結。曼德拉的使命就是去消融、化解這個黑白對立的局面。


是什麼樣的力量可以讓一個被欺壓自己族群的人,在一個小小的監獄裡27年,卻一點都沒有仇恨,反而是一股解放的力量?有人跟我提起越王勾踐的故事,就是「臥薪嘗膽」這句成語的故事背景。春秋時期吳越之間積怨深久。西元前496年,吳王闔閭率軍攻打越國,卻反被越國打敗,闔閭死於敗逃途中。他的兒子夫差繼位後,時刻提醒自己,勿忘國恥,為父報仇。經過兩三年的精心準備,夫差親率人馬攻打越國。越王勾踐率軍迎敵,結果大敗,勾踐帶領所剩的五千兵馬逃到了會稽,還是被吳軍圍了個水泄不通。越王只得和吳國議和,議和的結果是勾踐夫婦必須到吳國為奴。西元前492年,勾踐帶著妻子和范蠡來到吳國作奴僕。夫差為了羞辱他,就派他住在闔閭墳墓旁邊的一個小石屋裏。勾踐每天守墳、餵馬、除糞、打掃。夫差騎馬出門的時候,他拉過馬,恭恭敬敬地獻上韁繩,他甚至誠心誠意地幫夫差牽著馬穿過市井,這一切,讓有意刁難他的夫差無可奈何。甚至有一次,夫差病了,他前去問候,為了討得夫差的歡心,他竟然拉開馬桶蓋親嘗夫差剛拉的大便。勾踐三年來的忍辱負重,終於換取了夫差的信任,夫差認定勾踐已是真心臣服,於是放心放他們回國。這是流傳佳美的故事,但復仇後的勾踐,事實上已經失去了原本貴為君王的胸襟,他變得比沒有受屈辱以前更暴戾。


我還可以再舉幾個例子,好的比如像是印度的甘地,壞的好像台灣的政黨輪替,我在想他們的失敗與成功之間的差別是什麼,我想是「格局」,你的格局有多大,就會影響你如何看待這個世界,或是如何使用自己在某個位置上的權力,而格局大小的差別就在於你是以誰為考量的基準,台灣的政黨輪替之所以只是個假民主,實質上也只不過是個壓迫與受壓迫之間的惡性循環,就在於為政者所看見的世界是以自己為中心的領域而已,所以當權者被拉下台時,無不等待機會再一次奪回權力的核心,那個等待只不過是美化的復仇而已,而受壓迫者,並不會因為站在權力的核心而體恤被壓迫的處境,也只不過是另一個被權力吞噬的莽夫!一個人只有兩隻眼睛,能看見的世界會有多大,但若是用他人的眼睛,可以看見的世界是兩倍、四倍、八倍甚至更多,這就是格局。


這部電影讓我很感動的地方是這支橄欖球隊隊長在贏得世界杯的冠軍後,接受記者訪問所回答的那一句話,記者問他是不是因為全場六萬三千人的期待而使得這支球隊可以獲得勝利,這隊長說:「不是全場六萬三千人,而是全南非四千三百萬人的期待!」這就是曼德拉所帶來的影響,讓一隻原本被黑人所排斥的球隊,轉而成為化解種族衝突的基石,電影中一名黑人小孩在領取救濟衣物時,只剩下這支球隊的球衣,他轉身就跑開不要,在電影的結尾,同樣的這個小男孩,卻與白人警察一同擁抱歡呼慶祝勝利。曼德拉的眼光是什麼,是看見一個整體的國家、一個完整的價值體系。馬丁路德金恩博士說:「我有一個夢!有一天,阿拉巴馬州將變成這樣一個地方,那裏黑人小男孩、小女孩可以和白人小男孩、小女孩,像兄弟姐妹一樣手牽手並肩而行。這是我們的希望,我們的信念,懷著這個信念我們將能從絕望之山中開採出一塊希望之石。懷著這個信念,我們將能把我們國家刺耳的不和諧聲音,轉變成一曲優美動聽的兄弟情誼交響曲。懷著這個信念,我們將能工作在一起,祈禱在一起,奮鬥在一起,一起赴監獄,一起為自由而挺住。」


我也有一個小小的夢,有一天台灣再次被稱為「福爾摩沙」,我們的孩子不必再為營養午餐而煩惱,我們不需要用考試來衡量一個人的優劣,我們的土地也可以享受安息的滋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