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短距離的幸福(五)/Mingku陳彥龍傳道

在經過了這次澎湖的沙灘、仙人掌與潮汐之間的洗禮之後,子恩更確定了自己與眾不同的地方,這是與生俱來的嗎?至少從小到現在,從來沒有改變過,曾經努力之後也是徒勞無功,在許多控訴與責難之間,他不想也不需要繼續被這偌大的黑暗操控著,如果這是一種「幸福」,那將是上帝賜給他最美麗的禮物。想起在聖經裡面,保羅先生曾經說他身上有一根刺,曾經幾次祈求上帝拿走這根刺,但這卻讓保羅先生更加地確定自己是需要上帝的,對子恩來說,這與眾不同的特殊性,也將會是他與上帝建立親密關係的關鍵點。

大學時不認真念書的後果,在他渾渾噩噩地度過六年之後,真的嘗到了苦頭。延畢的那兩年,幾乎是漫無目地的穿梭在教室之間,在大四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自己要延畢了,好吧,就拿考研究所說服自己好了,反正延畢已經變成一種趨勢了,只要有人問就用這個理由,到時就說沒考上就好了。這是他深深的體會知道如果所讀根本就沒興趣,最後就會落到如此下場,平白浪費了四年的時間,甚至更久。團契生活的光鮮亮麗,救不了他一落千丈的數字遊戲。但每一件事情的發生真的都沒有它所具有的意義嗎?他有限的頭腦跟心思,要去回應這個問題,目前的答案大概就是「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吧!

這一年卻發生了重要的轉變,他結束了原來深刻的感情世界,卻意外開啟了另一段珍惜的懷抱。子恩從沒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如果用金童玉女來形容他跟她實在也不為過,他們都在教會長大,也曾經一起服事,甚至期待將來可以一同踏上宣教的旅程,但似乎這不是上帝在他們中間的心意,也或許是因為上帝給子恩太大的選擇空間,讓他決定用最「真實」的自己,去處理感情世界的紛紛擾擾。她的眼淚,就像一刀刀的刻痕,深深地劃在他的心裡,因為這全是他的錯,一點都沒有隱瞞,因為他的不一樣,必須很誠實地說無法跟她在一起。First always only love這是他們之間的約定,一個已經無法長相思守的約定,廣告裡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都是騙人的,有誰只希望曾經擁有過,而不能一起到老呢?

子恩的心像沸騰的水,不斷地翻滾著,越來越劇烈,但卻是個不能觸碰的溫度,不但灼傷了自己,也燙傷了別人。從那之後,他們大概有兩年沒有連絡,連一通電話也沒有,甚至不曾見過面,或許時間是最有效用的療程吧,但,鏡子破了,還會回到原來的平滑嗎?映照出來的自己,只不過是被縫補後的傷疤罷了。幾年過後,她結婚了,也有了小孩了,而子恩,從2000年開始,也進入了一段穩定又甜蜜的負荷,沒有他,子恩就不會找到原來幸福就在身邊!子恩很喜歡風箏,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因為他說他就像放風箏的,會牢牢地抓緊手中的線,讓子恩在天空裡自由自在地飛翔,沒有懼怕、沒有掛慮,只有深深地愛憐與疼惜。
信仰是一條認識上帝又認識自己的道路,其實子恩曾經深深地討厭自己、不喜歡自己,討厭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別人可以一家人出去玩,但他沒有,別人有一身厚實的肩膀可以依靠,他也沒有,從小學一年級開始,他就要自己一個人上學放學,學校的老師施捨他,同學瞧不起他,只因為他的不一樣。有任何事情躲在被窩裡哭,孤單是他的朋友,怨恨是他的玩伴,沉默是他的武器,無助是他的安慰。「為什麼上帝要讓我不一樣?不,我要跟別人一樣,我不要活在被定罪與異樣眼光的世界裡,上帝您真的愛我嗎?」子恩不斷地在問,不斷地在尋找,如果可以,他甚至願意用任何的代價去回到「正常」的道路上。

有誰會願意戴著面具活著?但又有誰可以真正地去接納跟自己不一樣的人呢?上帝給我們不同的膚色、不同的性情、不同的長相,甚而不同的性向,但上帝並沒有給我們「異樣」的眼光,大家的眼睛都失焦了,看了這複雜又多樣的世界之後焦距跑掉了,人們都戴上自己選擇的眼鏡,去觀看每一個出現在身邊的人們,五顏六色,非黑即白,但又有多少人願意去配戴一副「上帝的眼鏡」呢?去恢復上帝創造的視野,才能將人事物看得更清楚!上帝給的幸福就在子恩的身邊,就在最愛他的家庭裡,「無論如何,子恩都是這個家最愛的小弟」,這是他最深切的期盼也是他最溫暖的擁抱。

First always only love,上帝的愛就是如此,上帝問彼得三次「你愛我嗎?」子恩卻不敢回答「主啊!你知道我愛你」。上帝卻對他說:「你永遠都是我手中的寶貝,是我的愛子!」有甚麼樣的愛比這更大的呢?有甚麼樣的愛比這更溫暖呢?有甚麼樣的愛比這更永恆不變嗎?有甚麼樣的愛比這更包容與接納一切呢?子恩哭了,如湧流般地淚水,滋潤了心田,軟化了自卑,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綻放的鮮豔,翠綠蓋滿了大地,香氣是呼吸,天空的白雲間掛著一抹五彩的虹,樹間隨著飄揚的旋律舞動著、嘻笑著、歡呼著,鞦韆陪伴著風搖晃著,一對父子手牽著手,走在「回家」的恩典路徑上!

枕頭邊不再出現一張張的羈絆,最短距離的幸福!在這!(全文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