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短距離的幸福(四)/Mingku陳彥龍傳道

人總是會長大,但小時候的夢想好像並不會跟著長大,還是原來那小小的期待與滿足。床頭的幸福隨著時間過去,一樣的場景,一樣的神祕,只是變厚了,從一張變成兩張,從兩張變成三張,直到子恩離家讀書後,就變成了一張小小的卡片,放入一台像是怪獸的機器,按幾個號碼之後,竟然就會吐出這個禮拜所需要的生活費,聽說那叫做「提款機」,不過,這應該比較像是外出學子的救命機器,不會太多,剛剛好就好。

即便到外地讀書,上帝的慈繩愛索依然把他綁在自己的身邊,原來這就是大學生活,第一天整個校園就好像市場一樣,琳瑯滿目的社團都在招收大一新鮮人,大學的社團還真的無奇不有,大概只要想得到的可以多人一起有興趣參與的,可能就有個甚麼甚麼社,還好子恩在高中時期,就曾經參加過「國樂社」,不過那段時間學習的樂器跟他很不熟,所以只是皮毛的功力,如果要上台表演,應該是屬於搞笑的那個橋段吧。他讀的高中也算是有點小名氣啦,在學校的社團活動也是赫赫有名的,聽說那間高中的吉他社,就出了好幾位現在很TOP的歌星跟樂團,稍微沾點光,也可以拿來說嘴的驕傲。

隨處逛逛,讓他瞧見了一個有趣的社團,好像是個合唱團,不過怎麼會是以「聖樂」為號召,這樣會有人參加嗎?走近一看,就聽到學長姊熱情的招呼,不過他們劈頭就問:「學弟是基督徒」嗎?子恩很靦腆地回答:「是」。「太好了,又來個基督徒學弟」,他心裡想:「新生訓練才兩天,這是個已經百人為患的社團嗎?還是只招收基督徒啊!」的確啦,這是個基督徒成立的社團,不過還在那個宗教不能太明目張膽的時代,只好以音樂的名意在學校成立社團,但實際上,就像一間教會搬到學校來,每個星期也有固定的大家一起聚會的時間,就好像星期日大家都去教會參加主日禮拜,在學校也是,平常也有各個小組聚會,就像是教會的不同的團契。從那一天開始,子恩又黏在學校團契裡了。

其實,以他小有名氣的高中考上這裡,也不是太光彩的事情,至少當他踏進這間學校的時候,「最久不會超過一年,因為我很快就會跳槽去另外一間了」,他這樣告訴自己,俗話說得好,人在最自以為驕傲的地方,就最容易跌倒,因為他最拿手的數學竟然沒考過高標,所以,只好來這裡了。但「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唯有上帝指引方向」,在聖經中讀過的經文,現在真的要在他的身上實現了。只有上帝知道這裡是最適合他的地方,對於這個心中無大志的小伙子來說,那些有光環的校名不適合出現在他的身上,因為上帝很清楚,一個人的價值,不在於念甚麼學校,或將來賺多少錢,而是這個人是不是可以真的認識自己,也認識那位一直在他身邊可能名為「幸福」的上帝。

人家說大學的三個學分:課業、社團與愛情,這三個學分,子恩只拿到社團這一門,其他兩門都死當了,當初只是分數到了就填吧,所以也沒多大興趣,愛情呢?他跟一般人不太一樣,所以也沒甚麼結果,但社團不同了,他在社團裡可說是生龍活虎,那根本就是他的天地,在那裡他遇到了很好的朋友,是可以一起禱告跟服事的好朋友,而且他也遇到了上帝化身的「幸福」,陪伴他整整四年的時間,他就像上帝手中的風箏,在蔚藍的天空自由自在地飛翔,乘風而上,好不自在!

愛是甚麼呢?愛是在最無助與痛苦的時候,有人可以伸出手來扶你一把。愛是在好友相聚的時候,可以訴苦跟哈哈大笑。愛是在被傷害與傷害之間,還可以看見寬恕的美麗。

要畢業前的那個暑假,子恩去了澎湖一趟,對於一個不識水性的人來說,去澎湖根本就像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大概只能參觀古蹟吧!那是一段奇妙的旅程,一個在營會中擔任大會醫生的長輩,邀他一起去,本來還有另一個學生,後來只有他們兩人成行,一路上他們分享了很多,從身體的健康狀況,因為這叔叔是留美醫生,到留學生的生活,再到心裡面的寂寞,五天四夜的生活,讓這對看起來像是父子的朋友,都重新看見了「幸福」。

子恩穿著救生衣,在一個大概不到12歲的小小導遊帶領下,展開了人生第一次浮潛的經驗,隨著離岸越來越遠,他不時地抬起頭來,看看岸上的叔叔是否還是緊盯著他,隨著海波的前進後退,直到看不見為止。低頭看著海中許多豐盛的生物,這是他一輩子都沒有看過的魅力,手裡拿著麵包碎,馬上就圍來一大群的小魚,那佇足在海中岩石上的珊瑚,好像正在展示著嬌艷的禮服。海水這麼冰冷,怎麼他的心卻是溫暖的呢?是因為上帝創造了這些生活在海的國度的子民們熱情的歡呼與鼓舞嗎?還是因為他在茫茫大海的漂流裡,終會發現恐懼不是因為這海的無情,而是自己有意?

他喜歡跟醫生叔叔聊天,有的時候他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超過喜歡了,這是他認為的幸福,有像山一樣的依靠,像海一樣的遼闊,像谷一樣的深遠。在他的生命裡,這樣的人不只一個,好像上帝在每個階段都會放一位「幸福」在他身邊,將那床頭小小的期待,施了魔法,成了實存的擁抱!(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