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短距離的幸福(三)/Mingku陳彥龍傳道

自從上了教會之後,子恩的生活重心全都移到教會去了。教會離他家大概只有5分鐘的路程,是很近的,所以他可以每天吃完晚飯後,就到教會去讀書,當大家都跑去補習班的時候,教會就成了他讀書的天堂,很安靜、很舒服,冰箱裡都還有老牧師娘準備的麥茶,因為她知道常常會有孩子到教會來讀書,所以都會在冰箱裡準備一些涼茶,讓他們休息的時候可以喝。偶爾聽見熟悉的腳步聲,就知道是老牧師娘來探班了。除了小學的生活之外,子恩應該可以說是在教會長大的孩子,讀書讀累了,就彈彈鋼琴,或是翻開聖經慢慢地讀。

聖經裡的大道理,起先也都不懂,常常有很多疑惑,像是聖誕節,以前還沒有去教會以前,快到聖誕節的時候,他就會跑去買十幾張的聖誕卡,想說是不是他有很多朋友,在這個時候寄上溫馨的問候,其實不是,子恩是個有點內向又不敢跟人說話的人,所以他的朋友很少,上次那些講義氣的不算是朋友,應該只是一個青少年曾經一段看似瀟灑,其實盲目的經歷,他去買聖誕卡只是因為這些卡片都很有設計感。他對色彩跟手工很有天分,可惜的是從沒真正發揮過,這些事情做起來,比讀書可以更專精不知道幾百倍。可是到了教會,他才知道為什麼要過聖誕節,原來是小小耶穌誕生了,可是他還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像是為什麼要點蠟燭,而且還要點五根,他還曾經在教會禮拜點蠟燭的時候,跟隔壁的說:「這都是假的,耶穌都已經誕生了,幹嘛還要點蠟燭?」心直口快的他還好沒有引起甚麼軒然大波,不過也倒是提點了信仰上的小亮光。

或許這是上帝給他的禮物,對於聖經上所寫的那些令人無法置信的神蹟奇事,他從來就沒有懷疑,當他踏進教會的第一天開始,似乎就已經完全相信聖經裡面所寫的一切,有關耶穌所記載的所有事蹟,就像一塊海綿,全部都吸收進來,他也從來不會去問像是怎麼可能從聖靈懷孕、紅海怎麼可能分開、死人哪會復活、還有人可以在水面上走(關於這一點,老實說他不是懷疑,而是羨慕,因為他很怕水,一輩子的旱鴨子)等等的這些,相信的初衷就是這麼地自然,不過他對信仰到底有沒有懷疑過呢?還是有啦,只是問題都跟別人不太一樣,像是亞伯拉罕幹嘛要害別國家的王、哪有人會獻上自己的孩子而媽媽都不阻止,或是以色列人怎麼那麼壞,還要強占別人的土地。宗教信仰對他而言,不單單是福音帶來的改變,很多時候其實是對生命的理解。但他不知道,有一天,這讓他的生命產了極大的化學變化。

望著窗外瞬息多變的天空,常常這樣發呆,心無大志的凝望著。自然課本裡面的積雨雲、捲雲不再是用背的,彩虹也不會只出現在雨後的天空,風,栩栩吹來,也不單單是涼爽而已,很多時候,他想要去體會上帝的創造,就這樣看得入神了。今天的雲很美麗,一塊一塊的,好像馬賽克一樣鋪滿了天,沒有秩序,沒有規則,這世界上沒有一個畫家可以畫出這樣自然的色彩。昨天才陰暗暗的一片,那更是厲害了,黑與白的調和,竟然可以在灰的層次上展現這麼多的變化,大家都喜歡藍天白雲,可是灰白的天空更引人入勝,黑跟白都是難以掌控的顏色,多了,就糊成一團,任何學過色彩的人大概都懂這個道理,但又有誰可以在這麼一大塊的畫布上,呈現了這麼多種黑與白的組合呢?大概只有那位創造黑與白的上帝可以做到。從來就不會有單一的灰出現在天空,他這麼喜歡大概是因為在尋找幸福的道路上,從來伸手不見五指,霧茫茫的一片。

在教會久了,不管聖經熟不熟,大概都被當作很優秀吧!他的笑容變多了,臉上兩個消失已久的酒窩又出現了,但眼神裡總是透露著一絲絲的空洞,這要很敏銳的人才可以看的出來,但在上帝的眼中,卻深深地知道子恩的心靈。很快地,少年團契的選舉到了,在懵懂無知的情況下,順利地被拱上會長的位置,那是甚麼?要做甚麼事?對一個才來教會的小伙子,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不管了,反正這裡有這麼多好朋友一起努力。或許是因為如此,子恩總是認為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就可以讓教會活起來,而他其實也很享受所謂服事的過程,對一個喜歡追求幸福的青少年來說,他可能已經離幸福越來越近了,只是還沒有察覺上帝已經開始在他的身上陶塑一番。

有些人的樂觀是渾然天成的,有些人的樂觀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繼續地生活下去,或許這兩種方式在子恩的身上都有,家裡從來就不要求他做甚麼事情,致使他總覺得生活就是要開開心心,讀書也是一樣,也沒有甚麼煩惱,因為前面有個很厲害的哥哥,甚麼事情都會替他擋下來。但有的時候,他會不明究理的陷入一種孤寂,一種暴風雨的漩渦裡,像是刺蝟一樣沒有人可以親近。簡單講,就是古怪吧,大概沒有比這更好的形容詞了。

接受上帝的禮物要有勇氣,因為從不知道會得到甚麼,驚喜已經不足以形容打開的那一瞬間,從收到的那一刻起,就會永永遠遠跟在身邊,甩都甩不掉!(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