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待降節/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個禮拜在美國發生了校園重大槍擊案件,20多位孩子因此而被殺害,震驚了全世界,任何人聽到這樣的消息,都無法克制生氣與難過的心情,這些還沒來得及長大的孩子,就這樣沒有原因地被迫離開了這個世界。聖誕節要到了,在這個令人痛心的事件之後,有點不知道是不是還可以歡欣慶祝平安?這些傷心難過的父母會有平安嗎?會有安慰嗎?

這個事件當然凸顯了美國槍枝管制的問題,合法與非法之間的界線在哪裡,若是可以合法地擁有槍枝,卻無法合法地使用,真的就像活在一個極度不安全的社會裡,不知道哪一天又會發生類似的事件,而且,兇殘地掃射在美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好像也沒有一個可以解決的方法。另外一個問題是這家庭的教育,這孩子從小就沐浴在有槍枝的環境,使用槍枝對這家庭來說,好像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所以也不會特別注意到這個問題吧。

不過令人雪上加霜的遺憾,卻是在這事件後,竟然有美國浸信會的牧師,直指這事件是上帝對美國開放同志婚姻的懲罰,天啊!這樣的言論竟然從教會中發生,這難道不是對這些受難家庭的二度傷害嗎?這些保守派的教會牧者無所不用其極的排斥、否定、論斷同志,竟然連這種上帝的懲罰說都說得出來,真是讓我無言以對,我想這也稍微讓我明白為何在上次參加的研討會中,會有人說出「敵基督」的話來了。

基督教的信仰到底在談論些甚麼,面對社會上許許多多不同的生命形態,到底應當如何去面對,愛?還是公義?誰的愛?誰的公義?就像這次去研討會,會中就有老師提出反對同志的理由,拿出美國長老教會一直衰減的數據,來當成是因為性開放的結果,然後那些保守的福音教會,卻堅持這立場而人數復興。我不是學者,但連我一聽都知道這樣的理由根本就不足以成為學術上的論點,「性解放」跟「同志」間的關係真是這樣嗎?教會興衰的原因也只會因為是如此嗎?這些政治正確的衛道人士,如果真這麼在意社會的性解放問題影響教會的發展,那怎麼不見他們公開出來指責現在各樣媒體,包括電視、網路、報章雜誌等,隨處可見、可聽、可看的性氾濫意識。教會內的外遇、同居、未婚懷孕等等,難道就不在同一個標準下去談論嗎?

上帝對人類的心意,要怎麼樣才能明白,又有誰可以這麼明斷地說出這是懲罰或是定罪呢?如果我們都還看得到這一篇文章,就表示12月21日的世界末日還沒到來,在這個世界上至少有將近百種的世界末日說法,無論怎麼推算出來的,又有誰可以確定呢?更重要的是,如果這是上帝要審判世界的日子,那怎麼會人可以知道呢?那日子到來沒有人知道,就像竊賊來到一樣,如果連小偷我們都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光顧,那我們怎麼能夠這麼確定有關上帝才會知道的事情。在這些事情的背後,我想真的不是害怕世界末日這一天會來到,而是人們都想成為神,因為當人們像神一樣知道,就可以像神一樣免受這遭難。這樣的擔憂根本就不是人應該去擔心的事情,人們要擔心的,應該是怎麼樣在這個世界上生活,如何去面對上帝所創造的環境、所賞賜給我們的科學、所預備的一切。

生命的盼望我相信不是對世界末日的恐慌,也不會是消極地等待著這一天來到,在聖誕節來到的這一時刻,或許我們都可以好好地來思想耶穌來到的意義。為什麼我們要過待降節,在過去的教會傳統裡面,待降節是從聖誕節往前推算40天,後來才變成四週的時間,那在這40天裡面,要預備甚麼?不是華麗的聖誕裝飾,而是從耶穌道成肉身開始,思想為什麼上帝要差派自己的獨生愛子耶穌來到這世上,然後跟著耶穌的腳步,一路一路走上十字架,思想耶穌的受難、耶穌的死、耶穌的復活,其實聖誕節或是復活節哪個重要,都很重要,因為這是耶穌完整的救贖工作,缺一不可,也不能說哪一個才重要,或是只過哪一個節日,除了這些以外,在待降節期裡面,同時也思想耶路撒冷的陷落,當然這比較具有宗教跟神學的意涵,也代表著聖殿的毀壞,也就是說在人心中的最高位置也需要再一次地思考是不是屬於上帝,最後,要默想、等待耶穌基督的再臨,其實這才是待降節最重要的部分。耶穌再來不會是口號,而是必然會發生的,永生國度的盼望也都常掛在口邊,可是等到那一天來到,不知道我們是不是拿到了通行證了。

走在台北的街道上,似乎今年聖誕的氣息沒有那麼濃厚了,不知道是因為天氣還不夠冷的關係,還是這個節日對社會大眾來說,也不會只是在歡樂中渡過了。再次想著當時約瑟帶著馬利亞,辛苦地要找個可以歇腳的地方,想像著,一個平靜的夜晚,沒有人會去注意的一對夫妻,既沒有閃來閃去的燈泡,也沒有高聳入天的大樹,只有夜空的星星陪伴著他們,再也平凡不過了。

耶穌來了,伯利恆城有平安嗎?耶穌來了,我們心中有平安嗎?如果您願意,記念著這些來不及長大的孩子,他們的受難,絕對不是上帝的懲罰,也絕對不要說任何的學到甚麼教訓之類的,就是單單地記念他們,為他們的家人禱告,點一根蠟燭,與上帝一同哀哭。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