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Mingku陳彥龍傳道

九月份休假從美國回來之後,得知在紐約接待我的親人,在健康檢查中,被檢查出罹患了癌症,頓時想到的是怎麼會這樣,當我們一起在洛杉磯遊玩的時候,都還很健康,健步如飛,怎會是這樣的檢查結果。當然,空著哀傷也於事無補,就開始治療的過程。最近看到照片,依然很有精神,這期間也一直禱告,或許真的在身體有病痛的時候,或是很大的苦難來到的時候,在禱告中更可以經歷上帝的恩典,那個為什麼的疑問很快就過去,取而代之的是有盼望跟有信心的禱告,不是祈求病痛不見,而是讓我們更信靠上帝的帶領。


四個月前,得知在我讀神學院以前,在我那段一邊工作一邊讀書期間,在天母開簡餐店且很照顧我的一位阿姨,中風了,我嚇一跳,當她的先生告訴我的時候,腦海中又閃過怎麼會這樣,叔叔打電話來要我為阿姨禱告,因為他們知道我已經是教會的傳道人,其實在那段期間,我知道每個星期有教會的兄姊會去店裡帶阿姨一起讀聖經。上個月,當阿姨在醫院治療及復健的時候,她接受了主耶穌,我好高興,另一方面也繼續為這個家庭代禱。一直到現在,叔叔在這期間還經歷了母親的離世,前幾天早上,接到簡訊,告訴我說,他好累了,好想好好休息,然後又大哭一場。


人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刻會發生甚麼事情,好像很無奈,生老病死,一直都是人生的關卡,有人過得去,有人過不去,也有人很坦然面對,更有人死都要緊抓住可以擁有的一切。但我們何嘗不是白白的來,白白的去嗎?儘管有這樣的觀念,或是可以說得很好聽,可是真正遇到了,此時無聲勝有聲,甚麼都不要說,或許是最好的安慰與陪伴吧。


想到國三那年的暑假,聯考前,家裡一通很急忙的鈴聲,打亂了整個家族的勇氣,小舅舅心肌梗塞急救了,當長輩們到醫院時,已經過世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重重地打在每一個人的身上,那已經不是流多少淚可以訴說的,好像這個世界都已經變了樣,怎麼這麼快,怪救護車太晚到,因為醫院就在不遠處,怪沒有好好照顧跟注意小舅舅的身體,所有的悲傷,隨著喪禮的結束,都深深地放在每一個人的心裡。前兩年家裡開始了家族的追思禮拜,阿姨們才紅著眼眶說著那年他們是怎麼承受自己的弟弟就這樣離開的傷痛,雖然我們每年都會在小舅舅生日的時候,去看他,可是真正的心裡話,這才得到了釋放。

其實因為家裡的長輩這幾年都陸續因病離開,但上帝的愛卻滿滿的在我們的家族中,還不是基督徒的大表姊提出希望家裡有追思禮拜,二阿姨也因為姨丈的離開,去教會聚會而且受洗了,現在每年都會固定有這樣的聚會。上禮拜大舅媽還要我去邀表姊上教會,因為她自己身體不好,又遇到表姊夫也是突然心肌梗塞開刀,心裡很沒有平安。聖經說:一人得救,全家就必得救,我想大概就是這樣吧,從上帝來的平安跟恩典,慢慢地大家都會感受也知道,現在只要家裡的人有甚麼事情,就會直接想到禱告,我相信上帝認識每一個人,也要給每一個人新的生命跟永恆的盼望。

上個月27日是父親離開一年的日子,這一年好像就這樣平平淡淡過去,記得去年父親因為糖尿病而截肢的時候,我就跟上帝禱告,祈求上帝允許,帶我回去台南,讓我可以就近照顧父親,可是沒多久,就得知父親因為感冒、咳嗽,堵住呼吸道,而延誤了就醫,導致腦部已經嚴重缺氧,沒多久,父親就離開了。上一次有大專團契在家裡舉行家庭禮拜,我特地回去當陳媽媽的孩子接待,而不是以龍傳道的身分出席,聊著聊著,就拿出我小時候的相本出來看,自己在翻閱的同時,才翻到小學和哥哥跟著父親去現在的民主廣場郊遊的照片,那時國家音樂廳跟戲劇院都還在興建,這幾張照片大概是我有記憶以來,唯一的出遊照片吧。人家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27日那一週,深深地有這種感覺。


我在自己的臉書寫下:「其實我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您最驕傲的孩子?」或許對所有成長在單親家庭的小孩,這永遠都是最欠缺的一個答案,即便我很成功了,即便我做的都很好了,可是我們就缺少了這一個最重要的鼓勵。花了很多時間,去修復跟父親的關係,其實,就只是需要一個擁抱而已。

但我很感謝上帝,從我大學之後,我發現我身邊真的很多都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去帶營會的時候,小組裡面就有這樣的學生,然後打工當家教的時候,教的孩子也都是單親的家庭,或許因為自己也是這樣長大,跟他們相處的時候,好像都會有特別的感覺,好想多愛他們一些,有時候好像功課跟不上,可是我都會鼓勵他們,因為我知道,這樣的孩子其實心裡需要的,就是來自父親或母親的支持,他們都很棒,也都是上帝的孩子。


今年去美國,最感恩的事情不是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世界,而是自己可以像個孩子一樣,在乾爹乾媽的愛護下,盡情地自由地飛翔!人的生命需要出口,無論甚麼樣的處境跟境遇,都需要一個可以前進的出口。「你們祈求,就得到;尋找,就找到;敲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到;尋找的,就找到;敲門的,門就開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