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語問蒼天/Mingku陳彥龍傳道

天氣終於變冷了,也下了大雨,厚重的外套紛紛出籠,行在路上溼答答的,好不方便,但這不也是上帝的創造與供應嗎?人的心轉換一下,就會看見世界的美麗,不是嗎?為著四季的變換感謝神,為著冬天不冷、夏天酷熱也感謝神,為著陽光普照感謝神,也為著大風大雨感謝神。存著感謝的心,不是將事情都合理化,而是讓我們有力量去面對生活上許多不如人意的事情。

最近在看「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自己也重新思考了基督教神學左右兩端的教導,復興熱潮的成功神學,又或是困境難挨的苦難神學,在天平的兩端,過與不及其實都是不合適的,在聖經裡面這兩種其實都有,這也是我們不能否認的,但人們要將上帝的話語應用與實踐到甚麼樣的程度,或是形成一種形而上的論述去教導人,卻是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去注意的事情,因為我們都是神學家,我們的生活就反映了我們自身的神學是甚麼,而我們自身的神學是甚麼,又關乎我們對上帝的認識到甚麼地步。


這本書一開始就以作者自己罹患癌症開始,她發現所謂過度的正向思考,就是那種將癌症視為禮物的過度樂觀思想,她說她嘗試在一個提供罹癌者的網路上發表自己的怨恨跟痛苦,結果得來的回應幾乎都是要她趕快去看醫生,不要再繼續抱怨了,只有一兩位是支持她的想法的。是啊,如果我生病了,為什麼我不能發出愁苦與痛苦的聲音,為什麼我一定要覺得這病痛一定是我要學習的人生功課,就算我是信上帝的,難道我一定要接受這病痛有上帝美好的計畫一說嗎?人會生病真的是不可控制的,也是無法放在自然定律之下的,就像作者說,她很注意自身的健康狀態,但是檢查出罹患癌症了,這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宗教的致富與成功現象也是書中拿出來探討的例子。


但我在想,如果是因為人為的因素,造成了對他人的傷害,那身在其中的受傷者難道也要去想這一定有上帝的功課嗎?甚麼功課?就是練就一身「厚實」的身軀,因為被刺傷習慣了,既不能反擊,也不能吶喊,就默默地練成不死之身,或是說人就是很軟弱,我們也不能改變那傷害人的人,或是說反正上帝都一定知道,這樣的想法到底是積極還是消極,是樂觀還是悲觀,是正向還是負向,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那傷害人的會繼續傷害人,而受傷者永遠都被虧付著一個道歉。公義與愛,永遠都是一個難題,但或許那是溺愛不是真愛,是非公義而非公義。


這次去參加傳道師訓練,過程中還是有聽到幾位牧長在談論最近馬偕董事的事情,我不是很了解所以也不多說甚麼,但我發現到其中有同工就說,過去是彰基,然後長榮大學,現在馬偕董事,好像這些教會所屬機構或事業體,就這樣輪著出事情,幾年就會換哪一間又有問題,對身為傳道師的我,坐在一旁聽著他們講述這些歷史,心中其實只有一個疑問:要問的應該是當第一次出現的時候,這事業體所屬的上級單位做何處置呢?如果處置得當,而且成為一個標的,那以後還是有同樣的問題,就依法辦理,就是因為是信仰團體,才應該大刀闊斧。就像真理大學的事情,現在整個財務危機,校長又要遴選了,不就又是內耗的結果嗎?那當初這些監督單位難道不用負責任嗎?龐大的資金被汙掉了,可以只說是個人的行為嗎?那監督之職呢?


看到教會公報在報導一領一,宣教的確是我們必須要去做的,我現在想到處理教會政治不也是一種宣教嗎?如果我們可以用聖經的真理將這些事情都處理得很得當,不就是在宣揚嗎?把人情跟角力鬥爭都放下,該負責的就負責,該處置的就處置,如果對教會內部的眾信徒來看,都有這麼多疑問的話,更何況社會大眾對於這些事件的觀感呢?信上帝的人有甚麼不一樣呢,學校、醫院、教會,一個人可以很敬虔的被看見,一個群體也要同樣很敬虔的被看見,卻是一個難題,但如果可以做到這樣,其實也是一種宣教,而且,我很樂觀地覺得效果一定會更好。

想到最近國際間的情勢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中間,從過去到現在,衝突紛爭不斷,最近以色列攻擊了巴勒斯坦其他地區,新聞卻看到美國支持以色列的消息,讓人深感不寒而慄,儘管媒體上撥放的戰爭消息讓人摸不著頭緒,到底誰先打誰,但流了無辜人的血,不就是違反了上帝的律法嗎?信靠上帝的民族以戰爭的方式與鄰國為敵,是要如何述說上帝揀選的恩典呢?


「恐怖擊倒了我;我的光榮隨風飛逝,富貴如過眼煙雲。現在我離死不遠;痛苦仍緊緊地抓住我。夜間我全身骨頭酸痛,劇痛不斷地咬著我。上帝束緊了我的領口,又扭捲了我的衣服。他把我摔在污泥中;我跟灰塵泥土沒有差別。上帝啊,我向你呼求,你不應;我向你禱告,你也不理。」(約伯記30:15-19)這大概是我這幾天的心情與疑問,好多好多的為什麼.........。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