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森林之終/Mingku陳彥龍傳道

智者不知道走了多遠,走了多久,他已經沒有力氣繼續走了,拄著拐杖,汗水如雨滴般地落下,他需要一個地方休息,只要可以讓他休憩一會兒。森林裡的濃霧越來越厚,氣味越來越濃郁,讓人不禁昏昏欲睡。遠遠地,智者看見一棟小茅屋,他心裡想著,會有誰住在這座森林裡呢?從沒有人可以在這座森林待上一整天,怎麼可能有人住在裡面呢?他加快腳步,也不管身體越來越沉重,用力地踩著步伐,終於來到小茅屋的門前。

「叩!叩!叩!請問有人在嗎?」除了一陣陣風吹過的聲音之外,實在聽不到任何一丁點的聲響,連蟋蟀都躲起來了,智者再一次地敲門詢問,依然沒有人應答,他伸出雙手,輕輕地推門一下。咦,沒有上鎖,門就這樣打開了,映入眼前的是清香的木頭味,夾雜著茅草的濕潤,桌子上卻沒有一絲灰塵,兩張椅子也工整地對坐著,房子的右邊角落有一張床,好像是有人預備好的床鋪。智者雖然心裡不斷地疑惑著,怎麼樣想不出這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實在太累了,就這樣把門帶上,像一塊石頭落了地般,倒在床鋪上,很深很深地沉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智者聽見有個聲音在叫他,他迷迷糊糊地張開眼睛,奇怪,怎麼睡在一棵大樹下呢?那聲音從哪裡來的,當他還在四處張望的時候,「喂!光之國度的智者」,這次更是清楚,他抬頭一看,「啊!怎麼是一條蛇」,他心裡想著,怎麼會碰上了在伊甸園裡的那條蛇,他很驚慌地對那條蛇說:「狡猾的蛇,不要來跟我說話,不要想來引誘我!」那蛇回答他:「引誘?請問您有看到那美麗又碩大的果子嗎?這裡甚麼都沒有,聽,連聲音都沒有。」蛇繼續說著:「再說,上帝創造一切都看為美好,我們蛇只是比較狡猾而已,跟你們人比起來,還真是小巫見大巫呢!至少我們蛇一看就知道有毒還是沒有毒,你們人類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智者被那蛇這麼一說,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頓時愣在那裏。

「您怎會睡在這裡?您不知道在迷霧森林裡是很危險的嗎?」蛇問著。

「我走了好長一段路,被這森林的美麗給深深地吸引住了,沒有發現濃霧已經整個瀰漫開來,我後來找到一間小茅屋。說到小茅屋,我怎會睡在這大樹下」智者回答說。

「這迷霧森林哪來的小茅屋,我每天看著你們人類來來往往,穿梭在城市與光之國度中間,從沒看過甚麼茅屋,您大概昏頭了吧!好了,現在濃霧有比較飄散了,您還是趕快回到光之國度去。」

智者被這麼一提醒,趕快拿起身邊的枴杖,拍拍身上的塵土,朝著那發出亮光的方向前進。休息過後精神恢復了許多,體力也回來了,他快速地前進終於離開了迷霧森林,回到光之國度。「呼!這趟探險實在太危險了,但真如大家所說的,那是完全不一樣的美麗,在沒有濃霧的時候,那是清香的芬多精,蟲鳴鳥叫,還有花草樹木呼應著,而當迷霧來的時候,好像進入了沉睡的世界,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只有氣味還活著。」

智者回來後,繼續著智慧的教導,人們還是一如往昔,來到這裡聆聽。但那年輕人不見了,也沒有再出現了,智者還疑惑著呢?但也沒有多想。一天又一天過去,這光之國度在亮光中,傳來智慧的聲響。

那年輕人來到光之國度的入口,停下他的腳步,看著跟他一樣佇足在這裡的人們,從城市來的人們,每一個人都是如此,張大了口,眼睛瞪得大大的,沒有人敢再往前一步,大家交頭接耳地,「我們要不要去看看怎麼回事啊」,「不要!難道回不來」,「奇怪?之前不是還在」。有人開始失望地離開,有人很害怕地哭了,也有些人還在唏唏囌囌地討論著。

亮光,黯淡了!像將殘的燈火,隨時都會熄滅!(完)


在週報的文章中嘗試著短篇故事,或許很多人會疑惑著,這是甚麼東西啊,在寫甚麼啊,怎麼都看不懂呢?傳道在亂寫嗎?每一個人都是智者,每一個人也都是年輕人,更會是那來到光之國度聆聽的人們,而我們就生活在城市與光之國度之中,我們也都穿梭在迷霧森林中。人們喜歡接近光,因為這會照亮我們心裡的黑暗,但我們的生活中又充滿著許許多多的試探,就像迷霧森林的氣味依樣吸引人,是那麼地熟悉。

沒錯,你懂了,這故事的結尾有兩個光之國度,一個是智者自己的,一個是那依然發光的。而哪一個是黯淡的呢?你說呢?那年輕人是我們心裡的那個純真沒有私心的自己,他好像突然會出現,可是又會突然地消失了,當我們想要去接近光的時候,他又會出現。智者在探險中迷失了自己,卻以為回到了光之國度,那是真實的國度,也有人們繼續去聆聽著。

「走在迷霧森林中,不要忘記了前面光的指引」,是啊,蛇永遠不會是那背負罪惡的角色,是人們自己不願意自始至終注視著亮光。迷霧森林的危險,是那熟悉的氣味,讓人們迷失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卻依然以為自己活在光之國度中。


耶穌說:「光在你們中間還有不多的時候,應當趁著有光行走,免得黑暗臨到你們;那在黑暗裏行走的,不知道往何處去。你們應當趁著有光,信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之子。」(約翰福音12章35-36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