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個社會需要更多公義!在台東美麗灣確定環評沒有通過之後,台東縣縣長竟然開口說美麗灣沒有實質的違建,天啊!這是甚麼樣的政府首長,竟然可以無視最高法院的審理,然後說出這樣的話來,看到這則新聞,讓人生氣地想把電視都砸了。上一次的颱風從東部掃過,網路上就有人拍下美麗灣飯店的照片,那棟建築物就緊鄰著海,任由大浪沖打,這樣的飯店有誰敢去住呢?我相信沒有任何環評常識的人都會認為怎麼會有人把房子蓋得跟大海這麼靠近,而且是海浪打的到的地方,怎麼想都是不合常理的建築。台東縣政府還遲遲不肯拆除,到底在堅持甚麼,是堅持一定會通過環評,還是堅持背後的利益輸送呢?

這個國家需要公義!台灣的毛豆輸出是世界有名的,而且品質絕對保證,而現在,我們的政府竟然要將這可以帶來龐大經濟效益的毛豆產地,剷平規劃為「高屏大湖開發計畫」,這一動土下去,不是台灣少掉了每年20億的毛豆輸出產值,而是遠遠超過20億價值的農民們的生計。這是一個甚麼樣的政府,如果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人民就算了,還要如此地剝奪了人民生活的空間嗎?

而我們的教會是不是應該要為這些社會的不公義發出聲音呢?而不是一直在拼命於倍加的成果,釘根於本地的精神於實質內涵不就應該在這時候發揮功用了。日前台北市政府在台北火車站的限制外勞的行動,其實也是台灣人權大大的退後了,如果這些在台灣打拼的外國朋友們,也是我們主內的弟兄姊妹,那教會是不是更應該要發出聲音呢?


這個禮拜自己在準備北二區聯合禮拜的講道,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台灣設教已經超過了一百年,從過去到現在上帝的帶領讓我們可以有很多豐碩的成果,可是當我自己要去想傳承的問題的時候,我必須很誠實地說,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所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精神傳承到我的身上了,說不定一點都沒有,如果要我說,我知道過去來到台灣的宣教士,非常關心與投入台灣社會的各個層面,透過信仰的力量,不單單是人民的生命,同時也關注人民的生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看到這些有違背信仰價值的社會事件的時候,是不是應該站出來大聲疾呼呢?我不知道,這是我的想法,因為我們自己也沒有真的做到這一點,只是自己正在面臨很大的衝突,而這個衝突是來自信仰與真實生活層面的拉扯,可能是來自於自己,也可能是來自於社會,更有可能是來自於教會。


上個禮拜去看了最近在教會界還算有點主打的「麵包情人」,看完以後也是有很多感觸,台灣老人化的問題、外籍朋友的問題,甚至是台灣工作結構的問題,都在這部記錄片裡面一一都有呈現出來,很適合大家去看,而且我覺得應該要去看,如果在聖經裡面有一卷書叫做「腓利門書」,那就更應該去看看台灣這個也是有階級劃分的真實情況,看完電影後,我就想到,如果我們教會的家庭有許多都有請外籍朋友來當看護或是幫手,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在教會中為他們做些甚麼事情,比如說提供法律相關資訊或是信仰上的協助,又或是我們有沒有學習到保羅在腓利門書中所談到的,那是我們的弟兄姊妹。我覺得這部電影的導演就是在見證保羅書信中的關係,這真的是從上帝的眼光而來的。想了很多的問題,可是好像都變成了內在的衝突,好像也沒有甚麼解決方案,就任憑這些問題繼續下去了。

如果用任何形式逃離這個世界,我願意第一個報名,可是好像不能如此,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突然想到耶穌說的話,看看那飛鳥,看看那小花,他們不種也不收,但上帝依然看顧著他們,何況是我們呢?可是有時我寧願當那飛鳥,當那小花,而不用再忍受自己身為人的黑暗,有時都會聽到在教會界有人說,教會是人組成的,所以就會有許多的問題,或是說人就是軟弱的,就會有問題,的確是這樣,可是這些話出自信上帝的人的口中,出自信耶穌的人的口中,會不會某個層面其實告訴了我們,福音並沒有改變人,尤其是在教會界出入的人們,因為我們還是只看見了自己的黑暗,或是以此做為藉口。

人有上帝所賜的尊貴榮耀為冠冕,又有上帝創造的形象,可是人卻也是充滿了罪性,經上記著說:「你叫人返本歸原;你使他們回歸塵土。在你眼中千年如一日;就像過去了的昨天,像夜裏的一更。你像洪水一般把我們沖走;我們的生命短暫如夢。我們像早晨發芽生長的草,晨間生長茂盛,夜裏凋萎枯乾。我們被你的忿怒消滅;我們因你的烈怒驚惶。你把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把我們隱藏的罪過顯露出來。我們的歲月在你震怒下縮短了;我們的生命像一聲歎息消逝了。我們一生的年歲不過七十,健壯的可能到八十;但所得的只是勞苦愁煩;生命轉瞬即逝,我們都要成為過去。」詩人的禱告真的很真實,人如果只是這麼的渺小,何須受困在這充滿事事非非的世界呢?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在哪裡呢?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