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行之教會篇二/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個星期談到我在美國參加南加州馬鞍峰教會(Saddleback Church)的聚會的禮拜情形,這禮拜來談談另外一間遠在東岸的紐約布魯克林會幕教會(Brooklyn Tabernacle)。老實說,去馬鞍峰教會聚會真的是帶著去「參觀」心情去的。因為去美國之前,就知道會遇到兩次禮拜的時間,那我乾爹就問我要去哪裡聚會,一開始他問要不要去看看水晶大教堂,我說不要,那只剩建築物,沒有甚麼好看的,然後就問我那去台福教會呢?我想想好像也沒特別,最後他說那馬鞍峰教會呢?我馬上眼睛一亮,就說就去這間教會聚會,而且也不遠,開車大概30分鐘左右。


來到紐約之後,也是遇到星期日的禮拜聚會,相較於前一週已經安排好的行程,所以在禮拜的預備心上,沒有那麼充足,因為整個聚會除了聽講道之外,都在觀察整個教會的狀況,可是第二週去紐約布魯克林會幕教會完全是沒有預期的,因為跟著阿嬤來到紐約住在二舅舅的家,本來想說是要去台語的教會,可是我想說應該跟台灣差不多吧,所以也沒說些甚麼,後來二舅舅說,帶你去布魯克林的會幕教會,我一聽到這教會的名字,就覺得很熟悉,不知道在那裡聽過,就是知道也是一間發展得很有規模的教會,可是一直想不起來為什麼這麼有名,後來才想到原來是「疾風烈火」的作者所牧養的教會。

禮拜日早上,得知他們教會聚會時間是早上九點,第二場是中午十二點,下午三點還有一場,所以我們就決定去參加中午場的禮拜,去之前還順道去參觀了布魯克林博物館,還有位在布魯克林橋附近的凱旋門。一路上在布魯克林的街頭上都會看到許多穿著正裝的黑人朋友們,無論大人小孩都是盛裝的打扮,我心裡第一個直覺就是:「他們要去參加主日聚會」,這可能是他們平常不會這樣穿著,可是到了星期日,一定是這樣出席聚會,這讓我想到小時候在教會,有位長輩告訴我們:「禮拜天來教會要穿得整齊,要把最好的獻給上帝」,我想他們應該就是如此吧。


布魯克林教會本來也是從小小的一群人開始,這間教會的主任牧師其實沒有受過完整的神學訓練,但就是看到當地有許多弱勢家庭的需要,慢慢開始聚集他們一起來讀聖經,帶領他們,一直到今日,整場聚會也是座無虛席。我一進去教會就覺得,哇!好有氣派的大廳,原來是因為他們後來買下了在現址的戲劇院,然後在講台的部分做了些硬體的更新與調整,保留了原來戲劇院的樣子,就連聚會時還是會看到原來在戲劇院兩側的包廂呢!聚會的會友幾乎全數是黑皮膚的朋友,然後大家很像是來參加一場重要的聚會,他們在大廳招待的同工我大概算一下,就至少有十位,然後在禮拜堂裡面的,每一走道上就至少有兩位,然後也有特別設置的輪椅區,跟行動比較不便利的位置。

在這聚會中,我很喜歡的是他們的樂團是看不到的,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為多數有敬拜讚美的教會都會把敬拜樂團放在講台後方,可是布魯克林會幕教會的講台後方是聖歌隊的位置,他們的聖歌隊最多有達到300人,是很有恩賜的一群聲音,然後敬拜樂團卻在面向講台的右側,是很不受人注意的,如果不是因為現場鏡頭帶到他們,我還在想到底樂團在哪裡。我想這樣的好處是不會讓人把焦點專注在樂團的身上,就像我在馬鞍峰教會,就一直注意那位吉他手,因為他彈得真的很棒,而且還有兩把琴在替換,不過這是我的問題啦,不是每個人都會這樣。但我想這或許會是好的安排,讓敬拜的中心回到上帝的身上。


可能是因為完全沒有預期會來到這間教會聚會,所以在敬拜詩歌的時候,雖然他們唱的歌我其實都沒唱過,可是在唱過一次之後,我就可以跟上,而且很自然地就進入整個敬拜的過程,甚至唱到後來還一直流眼淚,在這裡聚會是很不受拘束的,不會硬要你站著還是坐著,你可以用很舒服的方式敬拜上帝,聖靈的流動在聚會中是有感受的。在敬拜過後,是聖歌隊的讚美,這讚美讓我流下眼淚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跟會眾這麼連接的聖歌隊讚美,當聖歌對唱一次到兩次詩歌後,就會聽到會眾開始有人跟著唱,然後也會有人站起來,高舉雙手一同讚美上帝,我想這樣的情形如果發生在我們台灣的教會,大家一定會覺得怎麼這麼奇怪,可能還會叫他坐下,可是這不是單一,是越來越多的會眾會站起來。更讓我感受強烈的,是聖歌隊有安排SOLO的部分,當這位獨唱者一開口唱第一句後,我就聽到後面傳來「Hallelujah!Thanks God!How a wonderful gift!」哇!這是他們對於SOLO的回應,不是說這人唱的好棒,是感謝上帝賜給這麼美的聲音,這種將一切都歸給上帝的信心,真的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聽到。


你可能會想這樣的聚會講道呢?是不是就相形弱了,錯了,整場的講道也是深深地打入我的心,講道者用了羅馬書第5章1-5節,很深刻地描述了基督徒生命最重要的就是因著耶穌基督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他就單單要將這真理傳達給在場的會眾,是很扎實地詮釋與傳講,連我這英文這麼差的新朋友,都會聽到心很被刺中,而又感動流淚。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