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澤靈修之旅/鄭沐慧

我回來了。沒聽過泰澤的朋友會問我,泰澤好玩嗎?法國很冷嗎?你們都在幹嘛啊?聽過或去過泰澤的人則會問,你選了什麼工作?食物是不是真的很難吃呢... 感謝上帝,也感謝馬約翰牧師和總會幹事蔡南信牧師,讓我這次有機會能參與泰澤靈修之旅。第一次接觸到泰澤,是我們教會當時的少契輔導從泰澤回來分享時送了我一個綠色和平鴿的項鍊,那時我只覺得很好看,泰澤的歌蠻好聽的。一直到大一那年的受難週參加了台北大專中心辦的泰澤禮拜,才真的被它的氛圍、音樂深深地觸碰到。當時我只知道,泰澤是個可以讓你安靜的地方,一個可以讓你避靜靈修,更接近上帝的地方。雖然從小在教會長大,主日學聽著聖經故事,但每當我望著教堂彩繪玻璃十字架中的耶穌,總覺得祂很熟悉,我卻離祂好遠。有時反而看到身邊初信主的朋友跟上帝的關係比我還要親近,因此這一趟泰澤靈修之旅對我來說,便是與上帝關係親近、和好的開始與過程。

我無法確切的解釋泰澤對我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但它確實改變了我的心境、我的生活步調、我看世界的方式,還有最重要的,我跟上帝的關係。馬牧師一直跟我們說,這次的泰澤之旅不只是「一週體驗營」,因為泰澤是一種生活方式,如果我們以來觀光或體驗看看的心態來到泰澤,等我們回台灣,泰澤只會變成一場美夢,到時會看著照片反問自己,我真的來過嗎?他不斷提醒我們要讓泰澤「進入我們的生活」。因此一到泰澤,我便認真的去感受周遭的一切,它帶給我的平靜與祥和;那讓人完全敞開心胸的大自然之美;簡單樸實卻又豐富多元的生活方式;泰澤禮拜所帶來的感動、眼淚與醫治;人跟人之間的分享、體諒,還有走在路上一個微笑一個招呼所帶來的愛與溫暖。

這次泰澤團三十一個成員中,除了帶隊的馬約翰牧師和蘇美珍老師,還有來自台灣各地的牧師、傳道、台神、南神、玉神的神學生和幾位教會青年。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故事,每個人也都正經歷著人生不一樣的階段,因此這一趟泰澤之旅,不管是在巴黎的街上或是在泰澤禮拜堂內,每一個人看到、聽到、領受到的感動都是獨一無二且不能比較的,這一切只有自己能了解。我這次來泰澤抱著很大的期待,其中之一是想要找到我人生的意義,因為對於未來的茫然與無助感使得我迫切地想知道上帝為我預備的那一條路是什麼。但一直到在泰澤的第三天,透過分享、禱告和唱泰澤的歌時,我才突然領悟到,泰澤並不能給我一個答案或一個方向,耶穌也不是我的解答;但在所唱的詩歌中,上帝一直透過歌詞告訴我,上帝會帶來醫治,祂如此愛我們,不會把我們推開,不管我們正在經歷著什麼,祂一直在我們身邊跟我們一起承擔所有的痛苦和分享我們所有的喜樂,祂要我對祂全然的依靠。雖然我不知道未來的路是什麼,但上帝早已為我預備,因此我不需要著急焦慮,只要繼續認真的聽祂的聲音,並全然信靠祂。

每年暑假,成千上萬的成人青年和家庭來到泰澤,也許只停留一個禮拜,也許待一個月到半年當長期志工,人們來來去去,不斷地迎接新朋友、歡送老朋友。不管男女老少,來自世界哪一個國家,也許講著自己的母語,也有自己的生活習慣和對食物的喜好,但到了泰澤這個小社區,每個人都遵循著鐘聲,有著固定的吃飯時間,固定的份量(除非你開口要更多),固定的做禮拜時間,分配到固定的工作。


第一次接觸到Solidarity(共融)這個概念,是在Letter From Taize裡讀到的。那時只知道共融的基礎是彼此的「信任」,但真正體會到共融的意義,是在開始我們的工作、小組時間的時候。每個人在泰澤都有分配的工作,或許是清掃場地、廁所,或是在禮拜前管理秩序,也有在廚房幫忙或分配食物的。我們四個青年剛好被分配到打飯這一組,每天早禱和午禱後,就要快走去廚房前一排一排的食物旁邊等著開飯時間,不同國家的人排排站,互相問好,在每次盛飯時給一個溫暖的微笑"enjoy your meal!"、"Bon Appetit!"或甚至有一次我們剛好四個排一起就說"平安!" 在這個時候,只要微笑和表示感激的眼神,完全不需要語言也能溫暖到心坎。在小組時間我們這組有德國、波蘭、瑞典和台灣人,即使來自不同國家,在這裡都是上帝所愛的孩子,也許語言有些隔閡,必須透過層層的翻譯,但透過愛、耐心和同理心,大家都能互相體諒並一起分享,這真的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對我來說,這就是共融。


在泰澤的每一天都有三次的禮拜,除了回應詩、修士輪流用不同語言念聖經和一首接著一首的泰澤詩歌,中間還有七分鐘的靜默祈禱時間。第一次的感受特別震撼,幾千個人或坐或跪在聖堂裡,卻能有如此安靜的時刻;在安靜中,你就是面對著自己和上帝,想逃也逃不掉的那種感覺。剛開始思緒很混亂完全無法控制,甚至有些煩躁不安,我們不喜歡安靜,也許不想面對自己的所有思緒,更不敢直接地面對上帝...一開始那種完全的靜默讓我感到害怕,我的禱告完全沒有系統或邏輯,一直到後來慢慢的自己分配一天三次的默禱:早上為世界上被壓迫的有需要的人禱告,中午為身邊的親人好友和認識的人禱告,晚上再為自己的困惑、未來和與上帝的關係禱告。漸漸的,我開始喜歡並珍惜這寶貴的七分鐘,我的代禱名單和事項越來越長,這七分鐘也越來越不夠用,但我也由此得到許多安慰和平靜。學會安靜,也讓我更學會傾聽,不論是聽自己的聲音、聽上帝的聲音,或聽聽身旁人需要的聲音,這都是我需要學習的功課。我想,這些便是「安靜」帶給我的禮物。


泰澤的音樂真的好美好美,它沒有什麼華麗花俏的旋律,也沒有什麼繁複的歌詞,就跟泰澤的本質一樣,簡簡單單的。剛開始忙著注意到底這些德文、拉丁文、法文、波蘭文等語言的詩歌要怎麼發音,旋律怎麼唱,只覺得音樂很美,喜歡幾千個人一起合唱帶來的震撼與感動。直到一遍又一遍地唱到熟,也了解歌詞在說些什麼,這時才真正體會到語言的美:歌詞也許只有簡單的一兩句,旋律也不複雜,但透過不間斷的覆誦,真的能夠把歌詞唱到心坎裡,並打從心裡相信我所唱的。有很多時候常常唱到流眼淚,是難過?是感動?一切都不重要了,上帝藉此給我安慰與醫治,並讓我的心得到完全的平靜。因此,一直到現在我每天頭腦還是不停的放著泰澤的詩歌,並且在回台灣後發現聽到節奏太快的流行音樂時心臟一開始還不太能適應。


泰澤之旅的照片終於上傳完了,回台灣也剛好一個禮拜,雖然在法國的時候一直都有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的習慣,卻總覺得心還有一半留在泰澤回不來;也許下意識的怕一寫完,就等於為泰澤之旅畫下了句點,因此一直拖著不肯寫...當然,在我們走出桃園機場的那一刻,旅程就算結束了;另一方面,回家卻又象徵著泰澤之旅新的開始,只是以一種不一樣的形式。這次的泰澤之旅,讓我體會到語言與文字的美、大自然的美、不同文化互相分享的美、音樂的美、安靜的美、簡單的美、體諒同理的美。我們從泰澤得到了滿滿的寶貴經驗和收穫,讓我知道,在簡單和安靜中也有它豐富美好的地方;在微小的事物或別人身上也能看見上帝。我學會了放慢腳步,去欣賞台灣簡單的美;學會從吵雜中抽離,藉著大自然和音樂中找到心裡的寧靜,並且讓我真實的感受到上帝是如此地愛我們,我們也應當用行動去回應祂的愛,不管是讀聖經聽祂的聲音,每天定時的禱告,或走祂所為我們預備的路,就打開我們的心,讓上帝住進來吧!希望在接下來的日子我們能活出泰澤的精神,活出新的生命,並藉由分享我們的故事,也成為帶來平靜與安慰的人。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