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可畏/Mingku陳彥龍傳道

小的時候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一則廣告,它其實是口香糖的廣告,不過卻很有意思,一開始的畫面我記得應該是一隻貓在電線杆旁吧,可能這隻貓發生甚麼事情,後來經過大家一個傳一個,這個事情到了最後,畫面就出現一隻貓跟一架鋼琴,最後說:「貓在鋼琴上昏倒了」。然後就出現口香糖的牌子。我依稀記得那個牌子的口香糖,常常用這種很意識形態的方式來打廣告,但是跟商品幾乎沒有關係,可是卻很打動人心,為什麼,因為那就是我們生活的縮影。

一件事情發生的情況,從第一手的資料開始傳給下一個人的時候,比如說:彥龍最近好像胖了,這樣的事情經過下一個人告訴下一個人,再告訴到最後一個人的時候,你覺得你會聽到甚麼有關這件事情的報導,儘管一開始只是一個描述句,可是到了最後,可能就有人會添加很多原因去描述為什麼彥龍胖了,而且搞不好最好是胖了很多。一傳十,十傳百,結果卻不一樣,為什麼?就是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啊,再加上很愛添加東西或是戲劇性地去描述每一件事情,最後就會變成一部很有意思的「連續劇」。或許傳話、八卦都還好,最令人可惡的是喜歡搧風點火,又愛誇大,甚至無中生有的嘴巴,最近在讀約瑟的故事,我們都知道約瑟愛打小報告,將他哥哥們的壞事告訴他的父親,但在原文中,約瑟的報告這個動詞,其實含帶著「中傷」跟「捏造」的意思,如果只是單純的愛打小報告,為什麼原文要用這樣的動詞來描述約瑟的動作,那我是不是可以合理的懷疑,這個約瑟每次報告他哥哥的壞事的時候,都有不單純的動機呢?


為什麼我們管不住我們的嘴巴?這有很難嗎?聖經雅各書告訴我們,嘴巴雖是百體中最小的一個,卻可以是最有威脅性跟攻擊性的,說出來的話是收不回來的,當一句傷害人的話一說出的時候,花再多的時間也可能是無法彌補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說當你說一個謊,接下來就要用更多的謊去掩飾,同樣地,當我們喜歡到處去說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這最後的結果是甚麼?


說話是一種藝術,管理自己的嘴巴更是一門藝術。真是很抱歉,我自己最討厭的人就是那種會興風作浪,到處愛亂講的人,因為我覺得這說語的能力太大了,比動刀動槍還要厲害,因為一句話的背後可能帶有數十種的可能性,但動刀,就是一刀啊,動槍,就是一槍啊,可是一句話,那會是有無止盡的想像在裡面。比如說,有人告訴你,彥龍最近好像心情不好,聽到這話的人就會開始去猜想是為什麼,然後就會到處去打聽,去問跟我關係比較好的人,可是很有意思的是,想知道原因的人通常不會直接去問當事人,而是很愛從別人的口中去得知他想要的答案,更有意思的是,當有人可以說出真正的理由的時候,這樣的人可能還會選擇性地接受資訊,然後去告訴下一個人,這心情不好的原因是甚麼。

感謝上帝創造了這樣的器官給我們,讓我們可以在身體管理上,去學習自制與同理,聖經說吃進去的東西不能汙穢人,可是從裡面出來的才會汙穢人,心是出發點,口是行動點,雅各書又說舌頭像是火一樣,在我們的肢體中是邪惡的是世界,會汙染全身。我們用我們的舌頭頌讚我們的天父,也用舌頭咒詛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所造出來的人。我猜想,雅各書的作者一定是經歷過或是很深地感受到這舌頭的威力,才會寫出這樣的文字來勸勉信徒們,真的要管理好自己的舌頭。


前一陣子因為颱風過後,我們都知道最嚴重的蘭嶼地區,若不是因為有一位在蘭嶼教書的老師將當時的受災狀況,上傳到網路上,不然,可能連政府都不會知道蘭嶼的嚴重受損,可是之後,卻開始有各式各樣的媒體報導蘭嶼的狀況,所以到底是怎麼個損失,或是到底需要甚麼樣的協助,開始有各方的說法,那時,我正好有一位團契的學生在蘭嶼,他每天都將在蘭嶼最真實的狀況放在網路上,所以我就開始轉貼他所發布的消息。這真的很有意思,連媒體工作都可能犯下這麼不專業的報導,我想我們更沒有這種收集資訊的訓練,當然就是聽到甚麼就講甚麼,或是聽到甚麼,多加點東西,說出來比較有戲劇性。可是這樣真的有好處嗎?


真是不好意思,寫文章批評這樣的狀況,好像也是一種管制不住自己的舌頭,只是我是用文字表達出來,不過這也是讓自己可以好好反省,就像現在很多年輕人說話的方式都很嗆,當然自己有時也會,自己在團契的過程中,就曾經因為這樣的狀況而感到很灰心,心裡一直在想,怎麼這些孩子說話的口氣都是用這樣的方式呢?可能他們自己覺得是開玩笑,可是對聽的人來說,其實是非常不舒服的,好像是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彼此之間的關係,它不是緊張的,反而是很好的,可是卻用錯了方法,讓我一度萌生放棄帶團契的念頭了,因為我實在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中,讓我的耳朵一直處在嗆來嗆去的狀態,然後都聽不到一句有任何建設性的話語。


聖經告訴我們要多說造就人的話,我相信,如果我們相信上帝的大能,也是一個讀聖經、禱告的基督徒,那我們就有足夠的能力去管制自己的舌頭與話語,因為,這也是在見證上帝的智慧與愛。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