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琅上口的詩篇23章/Smart.John

琅琅上口的詩篇23章,它的精華在「行過死蔭的幽谷」: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這是最近在電視上又看了一次「賽德克巴萊」這部電影,影像繞在腦海多日,適逢倫敦奧運國旗被拆下,再加上聚會中討論信仰問題,所激盪出來的心得(剛剛好又聽到這首詩歌)。

詩篇23章的精華就在「行過」這一句;以前剛剛信主讀經的時候,不覺得這篇有問題,後來對基督教有些認識的時候,發現應該要寫「面對」因為基督徒有上帝同在,應該是要寫「面對死蔭幽谷不怕遭害」才對,基督徒面對死亡應該不怕遭害,所以這一句寫的不是很恰當,有機會要問人家解釋;後來經過盧牧師的洗禮之後才發現,上帝就在我身邊,基督徒一定「行過死蔭的幽谷」,才覺得23篇沒問題。


我想信仰真的是信心的問題,難怪耶穌在世時一直強調信心;若是由這個角度來看,魏導演拍的這部影片,這樣信仰的問題看起來就很激盪了。

或許我這樣的比喻不是很恰當,(畢竟莫那魯道的信仰不是基督,而日本也不是真正的魔鬼),但是如果把日本帶來的現代化,跟舒適的生活當作是魔鬼給的試探,或是上帝給的試煉,那麼對基督信仰的信心,就必須像賽德克族的反抗一樣堅定。大家還記得電影裡面的對話嗎?---我帶大家回想其中的一些對話,跟我的心得:(戰死吧!做一個真正的男人,去守護那"榮耀"的戰場吧;保羅也說:世人都有罪,因為虧欠上帝的榮耀,因為每每"榮耀"來到生死交關的時候,多數人都會選擇退縮,因為人們知道要面對死蔭幽谷,卻不太敢行過死蔭幽谷);「日本人」統治不好嗎?日本人帶來文明,現代化,有郵局,有學校,有醫院有...有???,這時候是不是像耶穌在禁食時,魔鬼說的話一樣,你看世上萬國跟萬國的榮華,你若俯拜我,我就把一切賜給你(耳邊有響起魔鬼對夏娃講的話:你吃吧!有甚麼不好呢?應該沒關係吧!吃了就跟上帝一樣了!魔鬼軟化我們的心思時,用的就是「沒關係吧」! 有甚麼不好呢?試試看!以後就習慣了,與魔鬼一起有甚麼不好呢?...);你將來要進日本的神社,還是要進祖靈的家?這就像是問我們將來要進入黑暗的地獄或是進永恆的天家一樣,啟示錄上有說,有記號的才可以進天堂---我想那個記號應該不是指受洗的記號(因為世上受洗的人太多了),而是身上有榮耀的印記的(因為有榮耀記號的不多);日本有軍隊、大砲、機關槍、飛機、大輪船,日本人比森林的樹葉還密,比濁水溪的石頭還多(魔鬼撒旦所擁有的工具、方法、利器、人數太多了,也隨時都在我們身邊,時時要趁虛而入),但是我反抗的決心比奇萊山還要堅定,(我們抵擋魔鬼是否也要像奇萊山一樣堅定不移);你明明知道這一戰會輸,為什麼還是要打?賽德克巴萊可以失去身體,但是一定要贏得靈魂(基督徒不是也應該要這樣嗎?即使是輸去身體,也要贏得靈魂。)這真是一部好電影,從信仰的角度來看,不是每個基督徒都應該這樣行嗎?結論就是不管魔鬼用甚麼強大的方法,甚麼脅迫,我們都不能退縮,因為我信上帝,我信永生,即便是死亡,也行的過,因為我相信。

最近因為奧運關係,我們台灣的國旗不小心被掛在倫敦的大街,一下子引起一陣譁然。當然身為台灣巴萊的人,一陣感動爭相宣傳,一時之間舉世聞名,驚動撒旦動用關係,威脅,利誘(也不知是甚麼原因,或許現在的魔鬼錢比較多,武力越來越強大,經濟越來越強大,或是不惜用死亡去威脅這一個天主教國家-英國算是天主教國家吧?---反正無所謂,這樣的一個國家對我來說,就像是屈服於撒旦的理番警察一樣)總之隔天就被取下,空了一個位置,這一事件充其量只是一個天主教國家,屈膝俯拜在一個異教國而已,也沒甚麼大驚小怪!?因為對於信仰來說,面對死蔭幽谷,本來就不分基督徒或天主教徒都有可能會退卻的,沒甚麼好苛求的。最讓我震撼的是,隔天卻是由台灣巴萊的三太子踩著高蹺,把那個國旗掛上去...我這篇文章不知道能不能過透過翻譯,翻譯給這些當初差派神父,修女來台灣宣教的國家,他們的先賢先聖,不惜面對死蔭幽谷,來到台灣土地宣揚上帝的愛、上帝國的福音,時值近代當他們這樣做時,讓這個好心的撒瑪利亞人(三太子),安慰著這些台灣巴萊們,大家倒是想想看,為什麼上帝國的福音這麼難傳呢?為什麼呢?身為一個台灣巴萊,我怎麼可能跟著理番警察一樣屈膝伏拜在魔鬼的身前,他有著他榮耀的信仰卻不堅定,那安慰著我的撒瑪利亞人(三太子)是應該跟隨的嗎?這些信上帝國的國家啊!你們自己對自己的上帝都沒信心,你要我怎麼來跟著你信上帝呢?你的信仰不是看見錢就退縮了嗎?我強烈的建議,這些上帝國的國家,好好的來看這部電影,看看電影中,甚麼是真正的信仰!你明明知道這一戰會輸,為什麼還是要打?(因為真正的信仰,即使輸了身體也要贏得靈魂...)寫到這邊腦海中出現,鄭南榕的身影,我不知道他的信仰是甚麼?但是我知道他應該永活在這個世上,因為他贏得靈魂了!


耶穌真的有先見之明,他在世傳揚福音時,甚少提及面對死亡,反而對財物常有琢磨,因為日子近了,很多人不怕面對死亡卻怕面對沒錢(經濟)!

我對聖經不是很精通,所以無法引經據典一一舉例說明,但是我想這部電影跟這個時事的發生,讓我有很深的體會,身為基督徒的兩大功課,信仰跟傳福音應該是要像這樣相輔相成的。若是信心跟奇萊山一樣堅定,隨時都可以當好心的撒瑪利亞人,讓那些不相信的能相信,看不見的能看見,無法行走的能相隨,即便是死掉也贏得靈魂變永活。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