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課題/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上個星期六早上,去參加了一場告別式。是我曾經在週報文章中提過的因為學琴的緣故而認識的老師的妻子過世了,其實我不認識師母,但前一天接到老師打來的電話,通知我說,如果有空的話,可以來參加告別追思禮拜,地點就在教會附近靠近光華商場的浸信會仁愛堂。所以當天一早,我就驅車去參加。


在禮拜過程中,其實沒有感受到哀淒的氛圍,反倒是一種很莊嚴跟平安的感覺,在禮拜中有安排幾位同工來朗讀詩歌,都是跟師母一樣罹患癌症的姊妹所組成的一個小組,他們在朗讀後,紛紛都分享了師母在罹患癌症的這幾年中,如何地勇敢地面對病痛,雖然她們都啜泣,可是我感受到的卻是很溫暖的力量,因為師母的見證,讓這些同樣在病痛中的姊妹,可以真實地倚靠上帝的能力,當我們在祈求上帝醫治的能力時,我覺得不是那麼表面地去看見病痛消失,更有盼望的是讓人在這過程裡面,沒有一點抱怨、沒有愁眉苦臉,反而有的,是從上帝來的喜樂與平安跟確信復活的盼望。這真的是很難的功課,但師母活出來了!


面對親人的離世,儘管我們都是基督徒,也都很清楚復活的盼望,可是真的遇到了,我們自問,真的已經準備好了嗎?我不是說我們不能悲傷,而是說我們對於復活的確據的信心,是不是讓我們可以準備好面對親人的離開,或甚至生病的當事者,是不是也真的準備好了?


去年底父親生病離開了我們,對我們家來說,真的是措手不及的,因為感冒引起的一個小意外,加上可能延誤了時間,父親就躺在加護病房,要靠著呼吸器來維繫了,過沒多久,就離開了。這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即便我是傳道,當下的我其實是沒有信心的,因為我還沒準備好,即使現在想到了,還是會很難過,心裡有太多的遺憾了,我已經長大可以去愛的時候,但已經來不及了。不過在父親喪禮的過程中,在家裡我覺得媽媽跟姊姊們的信心就比我大多了。


在這告別式上,應該是我從當傳道以來,參加過最喜樂與平安的一場了,因為我相信所有參加的人,真的都可以很深地感受到耶穌基督的生命在一個癌症病人身上的榮耀是甚麼,為什麼一開始我要說我不認識師母,這是因為即便我不認識,但我卻因為這場告別式而認識了耶穌,我覺得這才是基督徒生命的最大的見證,連離世了,都還是耶穌基督的見證者,這不就真的是保羅所說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了,而留下來的,就是耶穌基督自己,而不是某某人的豐功偉業,這就是復活的盼望。


這個禮拜樞機主教單國璽神父也因為罹患癌症去世了,這一位受人敬重的神父,在罹患癌症期間,一樣活出天主的樣式,在一篇報導中,他自己說因為這癌症,他面臨了人生三次出醜的事情,他說:「天主略施小技,和我開了幾個玩笑,捉弄我一下,讓我出了幾次醜,就把我的問題徹底解決了。這是天主治療我虛榮心的開始。感謝天主用強烈的勁風,將他這棵老樹枯枝上所留下幾片阻礙他的殘葉吹得淨盡,連從小養成的羞怯及矜持自尊的性格也吹得無蹤無影,使我煥然一新,返老還童。」(節錄自UDN網路新聞)


身為一位樞機主教,能有這樣的看見,無疑給現在基督教界內一股追求卓越的風潮,狠狠地打一了一巴掌。基督徒需要光鮮亮麗嗎?需要外在的光環嗎?若要說地位、權位,樞機主教一樣都不缺,可是面對身體的病痛,那不是妥協,而是上帝的教導與管教,有多人可以有這樣的態度,在上帝的面前依然謙卑地去接受與面對呢?


在看完一列有關單國璽主教離世的報導之後,心裡同樣只有一個感受,就是同樣只看見耶穌基督,若不是對天主的愛與敬畏,怎麼會有人在偌大的疾病中,還可以如此地謙卑受教。這也讓我有很深的體會,放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原來基督徒只有要離開的時候,才會真正顯示是不是基督的門徒,俗話說:虎死留皮,人死留名。這話是真的,但也是一個提醒,人要留下甚麼給周圍的親朋好友,或是任何一位認識我們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名聲嗎?是自己赫赫有名的功績嗎?還是讓人看見耶穌基督的榮耀呢?

記得在大學的時候,唱過一首歌叫做「無名的傳道者」,自己很喜歡這首詩歌,真的,若傳道者要有甚麼名,那就是耶穌基督的名,詩歌中說是自己的手甘願放下所有,是自己的腳甘願走在困難的道路上,這樣的心志無論在甚麼樣的境地,都是應該要始終如一的。這樣兩個離世的基督徒,一個是平信徒,一位是教會的領袖,可是沒有太大的差別,不是認識他們的人多少的問題,而是他們都同樣活出耶穌基督的生命,所以沒有人可以有例外,也沒有人可以有理由說無法做到這個程度,因為既然都是信上帝,接受耶穌基督福音的人,就必須要有這樣的看見,但這是一項學習,也是一生的學習。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