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法國泰澤參加靈修營感想/洪信惠

2012年的6月28日下午,在桃園機場的第二航廈站聚集了一小群人,穿著十分輕便,看來跟別人沒甚麼兩樣,提著大大的行李、揹著包包,臉上難掩興奮與期待。回想那時候,甫畢業就丟下一屋子剛搬回家都沒有開封的紙箱,毅然決然拎起行囊啟程。我想,旅行總是帶給人一種美好的遐想吧,最起碼能到一個與塵世喧囂隔離的地方暫且休息,但其實這次不太一樣,大家心中似乎都有一塊是明白自己此趟意義不同於以往,因為這項隱形的功課,打從出發開始,我們就像小學生般小心翼翼地捧著作業簿,努力感受、一筆一筆地紀錄下這趟旅途的每一刻。感謝主,也因為這份細心,才能夠發現自己生命的細微變化。

三天後,旅途的停靠站一路從巴黎來到了泰澤,報到後,每個人都拿到了自己的義務工作和房間號碼,在固定的地方、工作下,逐漸衍生出一份關於個人生活的型態。在這裡一天24小時之中,生活大致被歸類成幾個項目:晨禱、午禱、晚禱,飲食,工作,讀經,睡眠,及休閒時光。這裡的人與大自然為伍,日出起床,天暗休息,生活很單純,吃也很簡單,常常一瓢主食、一個優格、一塊麵包、一塊奶油或起司和一個小點心就解決了,另外,靈修、禱告、分享成為每日例行,而規律帶來的並非無趣,反能讓人在循環與平靜當中,體會出它的意義。很多時候,我們渴望在短時間內追逐很多目標,卻不慎讓生活失衡,例如一天忙碌下來卻覺得空虛疲憊,或者一天的無所事事卻讓人頭昏腦脹,但藉由把自己放到一個不熟悉的地方,接觸不同的人,那便是將新的生命灌注到身體裡,或者是讓新的事物刺激自己成長,以產生獨立的思考和感受。


泰澤一行,許多人稱它為朝聖之旅。對我而言,它提供了一個良好的環境,當旅行者放下繁瑣雜事來到此地,專心浸泡在上帝的創造當中,就是一個絕佳能去了解信仰、了解自己的途徑。在生活空間緊密連結的台灣,我們常被周遭的事物所挾持,沒辦法好好安靜自己、擁有單獨的空間,更不能傾聽到內心與環境的聲音,甚至連腳下所站的土地發出甚麼警告、或帶給你甚麼感動,都沒有心思顧及,到了這裡,稱之為異鄉卻是上帝所造的同片天空下,竟能因為欣賞一些微小的事物而感到雀躍,這才意識到對於自己的國家我們是多麼苛刻,總是以比較的心態觀看且時常需索無度,沒有了自我認同,更沒有尊重,更不能發現存在於遠方故鄉早已擁有的美景和豐饒。


夜晚的泰澤也很美麗,在晚禱過後時常一人漫步於綠蔭並排的道路上,咀嚼一日的衝擊,享受寧靜。其實「安靜」在泰澤,是一門很重要的功課。對於華人而言,原有不少活動例如飲茶、下棋、靜坐,都有助於「靜」,但隨著時間演進,社會意識形態改變,現在的青年越來越少機會能夠接觸這些文化,就連單獨時也有手機電腦能動手指動眼睛,真正靜下來時也已經呼呼大睡了。坐在禮拜堂中,到了靜默的時間我總是閉起眼睛,耳中繚繞方才吟唱的歌曲,在吸吐之間感受外在世界的流動。初期,安靜帶來睡蟲滋擾,中期,自我意志在腦中學習行走,漸漸,我的思考能和上帝的話語一起自在的在遼闊的空間裡對話,溝通、被安撫。安靜真的能夠帶給人很大的力量。


有時雨天有時晴天。很快地,七天過去了,一周的短暫,好似初來乍到就要離開,對於那份難得的平靜,有種將要失去的恐懼。不過,重點並不是外在的事物,而是內在,那些真正沉澱在心中的東西,就像你不可能把整個泰澤商店的紀念品全部買回家,或是將這裡的綠草、教堂、空氣都複製回去,真正能夠帶走的,上帝已經給了我們超大容量的儲藏室,可以將記憶儲存在大腦當中,一切所見所聞的,經過消化,到達心靈,然後在生活中發酵。如同一趟旅行的豐富,是因為它發生在「這個人」身上,沒有他的經歷,其他人根本無法完全體會。這一次我也了解到一件事,我們不能將心靈都封閉了才要求上帝對我說話,這就像是門窗緊閉的屋子卻要求空氣要流通,但若當你決定敞開自己,邀請上帝進入心中,祂的足跡便會慢慢遍布你的傷口,也會澆灌乾枯和貧乏,幫助這個人成長。


信仰是需要時間、
也需要機會的,感謝這一次,在我人生旅途正巧在下站等車時,先搭上了一台白色小巴士,巴士上儲存豐富的信仰糧食、有著信仰堅固的車掌先生與小姐,以及數位信仰同伴。


不過,這台小巴也到站了,乘客們先後下了車,互相道別祝福又搭車前往各自的下一站。車開走了,我在站牌前等候許久,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呼嘯而過,當中也有好幾台一模一樣的小巴士。


原本我是想招一輛快車的,但最後,我還是選擇提起行李,先用雙腳走上一段路。因為我知道即使沒有四輪的車印,地上仍舊有四個腳印。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