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過後/Mingku陳彥龍傳道

星期一的早晨,伴隨著簡單早餐的卻是複雜的人生困境,又是兩位學生自殺身亡的新聞,唉,不知道該說甚麼了,也不知道能說甚麼了。可是,我要很誠實地說,我的心裡生氣的感受是大過哀傷的,有甚麼樣的苦會這樣撐不過去,雖說傳道人要有同理心,可是再大的風浪都有人可以撐過來,為什麼這麼輕易地就放棄了自己的生命,既然有勇氣從高空中一躍而下,為什麼沒有勇氣去面對生命中的暴風來到呢?


南臺灣正下著大雨,加上大風吹嚎,水淹家園,道路中斷,山岩鬆動,許多人也正在經歷著難以承受的痛苦,不要忘記了,當你一躍而下的時候,活著的人要承受的是一輩子的傷痛,那是無法平復的黑暗。


或許我們的社會應該要多一點正面的消息,但我想一定還是有的,只是我們沒有發現而已,我在台北市家暴防治中心每兩個星期有一次的查經小組的聚會,每次聽這些社工們在談個案的問題,許多孩子在家庭裏面受到暴力或是嚴重的傷害,然後還要面對家庭父母的問題,常常都是身心俱疲,孩子們需要被安置,但父母又覺得怎麼可以把孩子帶走,可是他們根本無法給自己的孩子一個正常的成長空間,然後在處理的過程中還會遇到被告的狀況,還要出庭,真是吃力不討好,加上人力吃緊,每位社工員都要擔負真的是超量的工作了。


每次去查經,雖然時間不長,都只能短短地分享一段經文,可是一起禱告的時候卻是很重要的,我覺得社工員們不僅僅要面對工作上的重大壓力,還要承擔每一位孩子的傷痛,所以我就覺得這樣的時間對大家來說很需要,透過聖經的分享與彼此的代禱,將我們自己帶到上帝面前,也將我們所面對每一個家庭帶到主耶穌的面前,深深相信唯有主耶穌可以醫治幫助。詩篇第十篇17-18節說:「上主啊,你要垂聽窮苦人的祈求;你要賜勇氣給他們。你要替被欺壓的人和孤兒伸冤,使必朽的人不再妄施恐嚇。」

寫著寫著,外面開始下起了大雷雨,真的好大喔,好像從天上把水用倒的一樣,加上雷電轟轟作響,真的很令人擔心,果不其然,馬上收到在部落牧會的學妹的代禱信:「各位平安:目前高雄桃源區因豪雨,多個部落的路橋因土石崩落及斷橋,對外交通中斷,部落停水停電,手機訊號更是不穩定,而目前暫知桃源區最深山的梅山部落,對外的交通多處崩塌,需要一段時日才能修復,且水源因溪水暴漲而水質骯髒不能飲用,部落因停電也都用小型發電機來供電,雖說有村民已被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但仍因斷水斷電及訊號不良的緣故陷入窘境,請大家在禱告中為受苦受難的村落百姓守望代禱.願上帝憐憫及保護那些受苦的人們」曾經經歷過大水的台灣,真的經不起再一次的水災,此時,真的可以稍稍體會一下挪亞時代,當大水連續降下四十晝夜的狀況了,那些沒有在方舟裡的人們,看著水位一天比一天升高,這場雨看起來是沒有要停止的意思,慢慢地大家開始撤離,還是沒辦法,沒有人知道雨會下多久,也沒有人有辦法在這打水之中生存下來,挪亞方舟的故事,一艘船上有著各樣的活物,其他的一切都浸泡在水裡了。


聖經告訴我們,大水之後,是那雲上彩虹的不變約定,船上的一切又再度回到這個土地上生活著。回看現在的台灣,縱使我們有強大的信心,在洪水氾濫之時,耶和華仍坐著為王,可是我們還是要去面對許多現實的災後重建工作,急速地降雨量,道路中斷了,部落旁的山壁走山,山上的堰塞湖可能沖刷下來,很有可能不能再回到原來的居住地了;台北市也是一樣,道路積水,車輛行路都受困了,可是這些都比不上人心裡面對於家園的渴望與回歸。期待著哪一天可以再回到山頭上,期待著道路可以不需要修了又斷、斷了又修,期待著山不要亂跑,那是我們的家,我們要回家。


正當著台灣正在受苦之際,在南台灣的高雄正要舉辦一場名為「回家」的敬拜特會,回到哪個家呢?回到屬靈的家園嗎?要轉化台灣的屬靈空氣嗎?我常常在想這個問題,這種高空式的信仰語言跟實踐,到底對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可以看見甚麼樣的福音信息,還是這只不過是基督徒們「自HIGH」的活動罷了,轉化台灣?不知多少年以前就有過的口號,轉來轉去,轉到哪裡去了呢?當這場大水過後,有許多人已經回不了家了,「回家」的特會,真的有辦法帶領台灣的人們回家嗎?沒有跟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連結的信仰內涵,都只是高空砲而已,很像一場華麗的煙火秀,碰!碰!碰!沒了!台灣為什麼要轉化,才能提升,這樣的信仰語言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呢?這是不是意味著這塊土地是處在很低階的位置,不然為什麼要提升呢?從下到上的爬升過程,真的是基督教的信仰教導嗎?


大水過後,我們還留下了甚麼?清晨的朝陽升起了,訴說著上帝永遠沒有放棄過這裡的百姓跟土地。請繼續為南部或中部山區的族人部落禱告,這一週還有個輕颱的預報,上帝是掌管全地的主,連大自然都敬畏祂,願上帝那出人意外的平安,豐豐富富地充滿這地!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