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聯想 – 如果東門教會是安提阿教會 /蔡明憲

讀完盧牧師2009年七月底到九月初,受邀往訪美國東西岸幾個台灣人教會,培靈或專題演講的遊記報告(東門教會週報第0931號至0942號),我聯想到盧牧師很像初代教會的使徒保羅。使徒行傳記載保羅與他的傳福音團隊(包含巴拿巴、馬可、西拉等),自安提阿教會出發,三次佈道旅遊於地中海北部西亞一帶,通過建立腓立比(Philippi)教會將福音傳入歐洲,第四次佈道旅程傳福音到羅馬,其實他是因福音的緣故,上訴羅馬皇帝才來羅馬。


盧牧師過去十年,每年暑期前往南北美洲,培靈或演講如何研讀聖經,他的受邀均源自東門教會週三及週五的查經班,他所前往的台灣人教會均屬小型教會,有些教會又沒有傳道者。盧牧師前往探視並鼓勵,堅固會友的信仰,很像保羅去各村鎮,看看弟兄們的情況(徒16章3節)。盧牧師曾多次表示要離開東門教會,他常在查經班提到:保羅建立一個教會後不久,即再出發往下一目的地前進佈道,不會終老於某一教會。離開東門教會盧牧師曾計劃開聖經補習班,這是多年前的想法。我也曾回應他,經營東門學苑也能達到同樣目標。


如何東門教會是台灣的安提阿教會,可以派遣盧牧師為巡迴宣教師,經常旅遊於南北美洲台灣人教會,協助那些無傳道者的小型教會,廣傳東門教會勤讀聖經事工,或許也能達到盧牧師的願景。保羅最後因上訴皇帝,帶鎖鏈到羅馬,與看守他的士兵住在一個地方受軟禁。他在住所約見猶太人,向他們傳福音(徒28章16~31節)。羅馬書16章保羅問候信徒,列名共有二十多位,有男有女,有些是全家人,在各種情況幫助保羅傳福音。其中魯孚(Rufus) 的母親待保羅像自己的兒子,我聯想這些傳福音勇士們,就是東門教會的諸信徒及長執,全力配合協助盧牧師的讀經及傳福音事工。


保羅到羅馬之前,在凱撒利亞受總督波求非斯都(Porcius Festus)及亞基帕王(King Agrippa) 審問時,均把握機會大力宣揚基督及自己歸主的經過 (徒25~26章)。我想像有一天盧牧師在上帝特別安排下,站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向中共人代會,或全體中共領導們,專題演講而大聲宣告:只有悔改信靠耶穌,福音才能救新中國。2009年12月30日以賽亞書查經時,盧牧師自嘲愛心不足,愛不了霸道壓迫台灣的中國。他最近收到四封來自中國的Email,有要求免費贈送講道稿件的,有邀請到中國佈道的,他都不回應。


如果從上帝的角度看待中國人,他們也是上帝所造具有上帝形象(Image) 的族類,只是不認識上帝,堅信無神論。共產黨宣稱宗教是窮困人民的鴉片,來安慰他們暫時忍耐世間的苦日子,死後可到快樂的天堂。 2000年在洛杉磯聽到一位自台灣前往中國短宣的女士說:中國地下教會(稱為家庭教會) 基督徒約八千萬人,在中共極權政府統治下,福音反而快速傳開。中國人真的需要宗教,才能得到活下去的盼望。反觀自由民主的台灣,福音已傳遍每個角落,但是願意受洗歸依基督的人數卻增加有限。上帝的道很奧秘,值得我們好好思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