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東關山的瑞士精神/貧窮人的豐富

台東是一個充滿歐洲異國風味的地方。在花東縱谷或沿著海岸的部落綴點著許多具歐洲風格的小教堂,外觀簡樸,戶外永遠有一聖母像的小池塘,教堂內有漂亮的玻璃花窗。挑高的屋頂氣窗,引進陽光灑在祭壇與牆上的十字架上,宛如上帝親臨人間。鄉下的教堂大門從不上鎖,人隨時可以找上帝。


有這麼一群人,在二十世紀五○年代,跨過半個地球,千里迢迢地從富裕的瑞士抵達貧脊偏僻的臺灣東部海岸山脈。正值青壯的他們,為信仰獻身,在風光明媚的海岸線上建立美麗的教堂、醫院、學校、智障中心。他們並非不想念瑞士的家鄉,但若你有機會遇見他們,他們會異口同聲地告訴你:「臺灣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而臺東縱谷與海岸更是臺灣最漂亮的所在。瑞士雖然漂亮,但沒有海岸。」  一九五三年十月二日從歐州來的白冷會兩位傳教士錫質平神父 Jakob Hilber及 司路加神父 Lukas Stoffel到台東傳教,最後長眠於台東,就葬在台東的小馬天主堂後院。1965 年傅義修士 (Julius Felder)到了台東,還沒讀完國語,就在長濱設計了長光大教堂。這是他後來設計的 40 多個教堂的第一座。傅義修士的教堂建築都獨特的十字架鐘塔設計。室內的多角形祭台及扇形教友席、 屋頂是依三層次採光、光線灑下顯得安靜肅穆,對照祭台旁落地採光窗彰顯出神聖與莊嚴。

隸屬聖母醫療傳教會(Medical Missionaries of Mary簡稱MMM )是愛爾蘭修會開始的臨時修會,也就是台東聖母醫院的發祥地。民國五十二年五月在白冷會錫質平神父的資助下,開始在現址興建修院,同年十二月十一日,修女們遷移至新的修院。一樓作為產院和門診,二樓作為修女宿舍。民國六十四年,愛爾蘭修會眼見台灣人生活逐漸改善,醫療品質提昇,決定自台灣撤會,將力量投注於更需要的國家。


白冷會不忍好不容易建立的醫院後繼無人,並感念於修女們照顧與奉獻精神,於是繼續奔走,終於透過遣使會找到具有醫療背景,也是具歐洲背景的仁愛修女會(Daughter of Charity)。愛爾蘭修女離開了服務十五年的台灣,由仁愛會正式接管台東聖母醫院至今。仁愛會修女以照顧貧窮弱勢的聖文生精神,做為醫院的經營目標。這也說明臺東為何有這麼多的瑞士人。許多神父與修女再有沒回去自己的國家,神父許多都葬在小馬天主堂的後院。仁愛修會的修女,現在也都垂垂已老,但還是在服事人。她們人生最後也都將葬在台東關山。關山聖十字架療養院的修女目前只有4位,院長為本籍,其他就是饒修女(身上永遠帶著開山刀,是修理達人。來自瑞士的德語區,是非常漂亮的女人。像猴仔一樣爬上爬下。聖誕節爬上醫院的頂樓,要將燈飾掛在十字架上。大家怕她摔下來,告訴她,這樣爬上爬下,內褲會被看到。想不到她回:「黑褲襪,看不見。」、馬修女是講法語的瑞士人,溫柔體貼,兩人都過了70歲,是老尪仔標了,在也無法勝任大夜值班的工作。最年輕的是裴修女來自維也納,必需7-11天天值班。


今年我在農曆年前去探望陪伴修女的悅文。帶了20塊燒餅,結果發現還放在台東,結果只好請悅文坐火車去台東拿燒餅。到時饒修女正在處理受傷流浪狗、馬修女正在幫悅文上法語課。我與楚芳在醫院隨處逛逛,病房有前後廊,兩邊都有窗戶,採光足夠,通風良好,不會有床位的紛爭。醫院完全不用消毒水也無尿騷味,乾乾淨淨。病人大都是中風的貧戶,但每天兩次都要讓病人下床,推著輪椅曬曬太陽逛逛。一個照護員照顧4位病人,人力充足。洗衣間的洗衣機是東門教會捐的修女指定廠牌的比利時的醫院專用,可殺菌且有紫外線的高級洗衣機,價值不菲。然後洗完的衣服要在後院經陽光曝曬過,再送到被服室用熨斗燙過摺好,再給病人穿。如果有人懷疑病人得了疥瘡,修女可能會拿刀子與你拼命。廚房的食物都要標好日期,用夾鏈袋封好。煮完後,桌面、鍋子都要洗得乾乾淨淨。院內有一個很大的菜園,用來生產有機蔬菜,全都是將吃完的剩餘再利用,變成有機肥料。水果區內,最大宗是香蕉。臥床的病人最容易便祕,香蕉效果最好。熱水的供應是利用太陽能,冬天太陽能不夠時,就用山上的枯木當材燒。所以修女不忙時,就伐木劈柴。悅文要幫修女鋸木劈材,修女不肯,說她們是老人,不小心少了指頭,沒關係。年輕小姐,沒了指頭,事情大條,很難向家長交代。


後來我們在廚房閒聊,來了幾位鎮上的訪客,送來家中種的白米、從山上撿來的枯木。她們不喜歡金錢的捐贈,喜歡需要物資的捐贈。她們喜歡品質好且堅固的東西,她們認為這樣最環保,東西一定用到壞到不能修才換。她向我醫院要求的捐贈是包大人尿布與病人營養品。我們也談到呆帳的問題,因為病人來自貧戶,家人常常就不來繳錢了。她們不怕呆帳,最害怕病人被家人遺棄。所以要求家屬多少繳一點,不要從此就不來看病人。她們情願被倒債,也不要家人停止探望病人。醫院的員工全都是原住民,她們希望給原住民一份安定的工作,在地就業。


她們每天9點上床,4點半起床禱告讀經。過簡樸的生活。每年回瑞士,都只能坐最便宜機票回國探親,對她們這種年紀的人,確實辛苦。你問她們需要甚麼? 她們會說我們只需要修女,其它都不缺。他們的信念很簡單,就是沒人願意去的地方,也就是上帝要她們去的地方。4月她們想去監獄探望陳水扁,因為陳水扁過去曾探望過她們。這時候陳水扁所有的盼望都已落空,也嚐盡人情冷暖。修女的探望應該會為陳水扁帶來些許的安慰。


修女也有各自的困擾,親情的呼喚、想家、寂寞、對上帝的懷疑、與原住民之間的文化溝通困難與不能互相理解。但我鼓勵年輕人可花2-4星期與修女共事,來理解宗教下的瑞士精神與濃厚的人文精神。對將來的人生會有許多助益。


  回家時,裴修女正幫狗洗澡,拿著水管,很俏皮問我要不要沖涼玩水,夏天小孩一堆,要排隊。我說你換上比基尼,我就下來陪你玩。


P.S.全文附有圖片,可上該部落格網站閱讀

http://fang500301.blogspot.tw/2012/03/blog-post.html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