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誠可貴/Mingku陳彥龍傳道

有句話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死,兩者皆可拋」。在那個受壓迫的年代,這句話真的是很高尚的標語,而過去,台灣的確有許多前輩以生命換取現在我們得以進行的社會民主,雖然現在還是有很多需要努力的空間,可是若沒有他們身先士卒的犧牲,自由的可貴,或許我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是怎樣的滋味了。

這種為著人權的自由而奮鬥是很鼓舞人心的,真的可以超過生命、超過愛情,但生命的可貴,是不是在這個時代,好像失去了份量。最近的新聞其實一直都有報導有關「自殺」的社會新聞,可能是因為感情的問題、可能是因為升學壓力、也有的是因為生活壓力過不下去了,甚至是大人選擇了這條路,也帶著孩子一起。每每看到這樣的新聞,分外令人覺得痛心,人生中這麼沉重的關卡,實在沒有心力再去面對了。每次看到,我都會想,是多麼大的壓力,讓人只能選擇這一種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擺脫這個世界所有一切的纏累。但常常都是沒有答案的,在一旁的人或許都會這麼覺得,可是真正處在那極大壓力痛苦中的人,似乎只有這一條路了。

問我有沒想過自殺的念頭,曾經閃過,但應該是沒有到哪個程度,記得在我大學已經讀了很多年的時候,還遇到能不能畢業的問題,那時候的我真的是超級消沉的,每天好像一個空殼去到學校,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的景色,老師在說甚麼完全沒在聽,畢業後,也不知道要做甚麼,去找跟科系有關的工作嗎?那不是我的興趣,也沒那個本事,另一方面是因為自己很自卑,覺得沒有那張文憑,似乎甚麼都做不了,沒有找工作的動力,就想說去當兵,可是兵單一直遲遲不來,整天無所事事,要從學校離開到當兵回來找到第一份工作這兩三年期間,應該是我最低潮的一個階段了。好像甚麼事都不對勁,情緒不好,像一隻刺蝟,也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隨侍會爆發。

那股攏罩在心頭的低氣壓,真的會讓人喘不過氣來,如果連那時候的我都已經覺得生命好像沒有目標,也沒有甚麼好努力的,那我想更多比起這樣在經歷更大的難處或痛苦的人,不知道所承受的幾倍的沉重。但很感謝上帝的是,在這段期間有人適時地伸出了支持的雙手,要去當兵前,真的因為學校的事情打擊太大了,曾經一起同工的輔導就要我去他們的機構擔任工讀生,特地開了這個先例,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需要人力,另一方面真的是讓我可以透過這樣不要去想這麼多。而且在這段時間,一直有位長輩在我身邊鼓勵我,常常陪著我,等我當完兵時,也是很擔心我有沒有找到工作,甚至還會陪我一起去,一直到現在,仍然是我很重要的一位陪伴者。

我不是一個很會表達心裡情緒的人,有甚麼事情都是往裡面吞,但我這個人有個好處就是來的快去的也快,通常遇到不如意的事,睡一覺就好了。但像那些年的壓力,卻睡起來還是一樣要面對,即便找到了工作,也還是很低沉,不是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而是因為這已經影響到了怎麼看待自己的態度了,就是一種很深地自責與自卑,就想早知會這樣,當初就認真一點,或是,有誰會用我呢?其實多數的時候,情緒低落到深淵真的不是因為事件的本身,而是因為在面對壓力的過程中,我們的自我形象被嚴重地拆毀了,所有負面的價值卻又全部聚在一起。就像最近的那位已經錄取了台大的建中學生一樣,雖然未婚懷孕在他們這個年紀是很嚴重的錯失,可是在他們雙方家人都在協調結果,還是走上了自殺這條路。因為他自己承受不住他對自己負面的看法。
儘管有時候錯誤不是自己造成的,可是對自己人生價值的看法,已經被扭曲到不成人形了。那位出賣耶穌的猶大,最後也是以自殺收場,真的很令人惋惜,猶大的自殺也是他無法從懊悔中走出來,強大的罪惡感一擁而上,那時的勇敢絕對超乎常人,但卻是了結了自己的生命。我不知道當那一刻,不管用甚麼樣的方式,要結束自己的生命時,所產生的那種力量有多強大,或是說有多勇敢去死,可是這或許正是我們面對生命困境時,所需要的那一股力量。

當然,這樣說好像很簡單,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真的理解到另一個人在困境中到底承受了多少,即便再有同理心,但還是無法確知,「在人不能,在上帝卻凡事都能」,我將這一句經文套用在這裡,上帝不只是可以成就超乎我想像的事情,最重要的,上帝很清楚地知道我們內在的光景,如果連我們的頭髮上帝細數過了,那我們在生命裡所遇到的困難,上帝必定也都看在眼裡,人生命的氣息是上帝吹進了一口氣,使我們成為有靈的活人,這個靈讓我們可以感受到世界的變化,也可以體驗了我們人的悲歡離合,我可以哭、我可以笑、我可以難過、我也可以很喜樂,上帝一直都在,上帝的靈一直都在我們裡面。

為著許多正在經歷生命難處的破碎心靈代禱,祈求上帝為他們開路,因為這位全能的上帝,是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的上帝,祈求上帝生命的力量與他們同在,為他們安排一個適當的出口、支持與陪伴,上帝絕不失落任何一個祂自己的兒女。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