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黑暗/Mingku陳彥龍傳道

在活水泉教會吳得力傳道夫婦即將要按立牧師的前夕,竟然發生了高中生對街友們潑灑糞便的消息,而且還拍成名為「任務」的影片,放在網路上,馬上引來高度關切,後來被媒體及社會大眾嚴厲撻伐之後,很快地就被找到是哪一間學校的學生,他們出面下跪道歉,學校仍記出退學的處分。今早的新聞(5/14)報導指出:其中一名學生不滿遭退學,抱怨:「為什麼媒體一直搞我...。」揚言自殺後離家。(後來教育部指出校方不能因此開除學生,因此收回退學令。)


在這個消息被傳開來後,這幾位被潑灑糞便的街友也被媒體記者找出來,其中還有一位被潑過兩次,但這些街友們都表示,他們有甚麼資格提告呢?聽到這樣的聲音,心裡才真正覺得難過。兩個高中生,都已經高三了,難道只是一時興起,覺得好玩嗎?好玩的話,會連續這樣出「任務」好幾次嗎?還大剌剌地將影片上傳到公開的網路,這是甚麼行徑,是炫耀?自己也點閱了其中的一段來看,看的時候真想衝進去狠狠地教訓他們一頓,當他們潑了糞便之後,還假意在一旁裝作沒事,還問說:怎麼了,發生甚麼事!這樣很好玩嗎?這樣很有趣嗎?


當大家現在很怕這兩個學生尋短的時候,有誰還會關注街友們的尊嚴呢?他們所受的屈辱誰要來負責呢?如果其中有街友因此而覺得生命不再有活下去的動力,是不是還會有人來關心跟報導呢?


俗話說:「日光之下無新事」,或許這次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我們的社會、家庭或教育到底提供了孩子們甚麼樣的價值觀與做人處事的態度,竟然連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懂,「重人者人恆重之」不是嗎?當你已經不再尊重他人了,憑甚麼要人也要來尊重你呢?街友們道出自己的卑微跟現況,「他們有甚麼資格提告呢?」,錯了,絕對有資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不是嗎?連這最簡單的道理都不懂,現在還來怪罪媒體一直施壓,一直報導。(事後學生的家長捐獻了金錢要給事件的街友添購新衣物)。


收拾起憤怒的情緒,街友的議題或許是這個社會一直刻意地視而不見的問題,去年底的市議員對這街友噴水的事情,引來大家對街友議題的討論,可是如果這個事情發生在現在豔陽高照的日子,會不會有不一樣的聲音呢?天氣冷,加上水柱,的確是非常不人道的做法,換成天氣熱,潑大水,會不會反而是為這炎熱的天氣,注入清涼的滋潤呢?


上個星期社青查經班結束之後,被通知有人來教會找我,我出來一看,原來是曾經來過教會尋求幫助的一對年輕人,他們不只一次來教會,我認得他們,一看就知道他們生活非常不穩定,有沒有到街友的程度,或許還沒,可是你就會知道這一對年輕人過的生活已經離這不遠了。前一兩次來,都會用一些很奇怪的理由,說需要一些幫助,這次來,我問他們有甚麼我可以幫忙的嗎?這年輕人說可以為我們禱告嗎?我說好啊,然後他說希望禱告生活可以更穩定,接著我就為他們禱告,之後他們就離開了。後來我接到同工的電話,原來他們其實來一陣子了,只是因為查經還在進行,然後他們就有聊天,同工其實是很擔心他們後來的狀況,就問我怎麼處理,然後還告訴我說其中的女性的年輕人懷孕了,我就說,這他們沒告訴我,事情的經過大致上是如此。去年也有遇到一位來教會的街友,說要去面試找工作,我就給他一件襯衫。


有時會想想,是甚麼樣的原因讓這對年輕人一直無法很穩定的生活呢?真的是工作很難找嗎?大環境的困苦是當然的,可是走在路上,還是會看到很多店家在徵人,或是便利商店,也都一直張貼著徵人啟示。除了工作難找的原因之外,還有甚麼因素可以讓一個人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呢?我必須要很誠實地說,這真的不是我可以去想像或是理解的世界,可是儘管我不能知道真正的理由是甚麼,但我知道一件事,就是不管怎樣,我們都一樣是「人」,既然都身為人,就沒有任何的理由可以將自己視為比較高尚,或是就可以去侮辱他人。當然,我也要很誠實地說,在可以協助的狀況下,一定會做,可是還是都會給他們活水泉教會的電話,請他們可以找吳得力傳道的協助,而且也不給多的現金,在這樣的事情上,我們還是無能為力的比較多,也或許,我們都曾經當過「潑糞」的那一位。


「上帝很愛你」這句話我們很常掛在口邊,但這也是從同工去拜訪活水泉教會後最受感動的一句話,上帝很愛每一個人,並不會因為我是怎樣的人,不分年齡、膚色、身分、地位,在上帝的眼中,都是祂最愛的,街友們的生命尊嚴就在於可以深深體會這一點。可是,「上帝很愛你」但我沒有很愛你,可能是我們最常遇到的狀況吧。


我不知道這個社會新聞讓大家想到些甚麼,還是沒有感覺,不談街友,你有沒有發現,這幾個高中生的行為跟後來的動作,是不是識曾相似呢?沒錯,如果你想到了某些畫面,不要懷疑,就是如此了,社會是個大染缸,教育就在這些報章媒體的播放中,深刻地教會了我們的孩子。胡搞、道歉、父母說情,就這樣,一個循環又一個。


好啦,至少他們願意道歉,還勝過那不肯道歉的高官!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