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銘輝弟兄見證/曹永洋

就像許隼夫牧師介紹,在座有許多人很早就認識我,但也有少部分人不認識我,可能心裡會感到奇怪,這個人為什麼從今年初開始都來參加禮拜,而且看來是很誠心誠意的樣子,現在又這麼快就決志要信主,成為一個基督徒。這件事我太太也感到意想不到,103歲的岳母聽到我這個決定,心中很歡喜。其實我自己心裡也有這個疑問,因為在信仰這條路上我也已摸索43年了。


小學時我們住台北開封街,我唸附近的福星國小,我們教會會友干××兄也住學校對面,干××兄的大哥與我同班,也是很要好的朋友,我知道他們一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


我開始接觸基督教應該是小學五、六年級,有三件事使我對基督教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第一件事:我的同學干××兄在聖誕節前幾天,告訴我聖誕節前夕,要脫下一支襪子掛在床頭,第二天醒來,就會發現裡面放著滿滿的一堆禮物。回去我照他的方法做了,第二天上學碰到干××兄,他問我有沒有收到禮物,我說沒有,他說有收到,這是留在我腦海中第一件有趣的事。


第二件事:小學隔壁班的一位老師,她有一個很小的孩子,不小心跌入化糞池過世了。在學校的禮堂舉行葬式禮拜,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去參加這個葬式,聽到大家在唱聖詩,氣氛很和平、喜樂,留給我很深的印象。


第三件事:小學教我們音樂的一位音樂老師主持遊藝會的節目,演的是「耶穌誕生」,東方三個博士從遠方來探訪、膜拜耶穌,老師要我演那個台詞說得最多的博士。上台演出後第二天,同學都笑我為什麼要向女生下跪,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這三件事應該是基督教在我腦中留下最早的印象。


初中、高中六年在信仰尚可說沒有任何進展。大學我就讀東海大學,它是一所教會大學,當時董事長是周聯華博士,開學典禮時校長、來賓致詞,他們講了什麼已不記得了。但周聯華牧師的話,我卻牢牢記著,周牧師說:「耶穌基督的門永遠為你們開著,任何時候只要有人敲門,都會為你開著。」不知為什麼,這句話我始終牢牢記著。


我個人是來自台灣一般拜神拜佛的也類似道教家庭,父母可說沒有什麼明確的宗教信仰,也不規定我們一定要信仰什麼宗教。

大學畢業踏入社會,我和太太交往,她來自一個基督教家庭,我們結婚時我父親已過世,但母親也高高興興來教堂參加我的婚禮。


我和太太要結婚時,我想一開始她家裡必定反對,婚後我岳父、岳母也接受我,他們都是很好的人,也許他們已想到我日後也會改變吧。


1983年我和家人移民美國,但有20年間我大部分美國/台灣來來去去,多半的時間還是住在台灣。


幾年後,我回美國時,女兒文俐跟我說她就要領洗,她知道我這個父親還沒有信主,應該讓我先知道,好有個心理準備,我當時聽了她的決定,不但不感詫異,而且祝福她,我告訴文俐這是很大的福氣,我做父親的也很想走進去,但到現在還做不到,這是我還沒這個福份。過了幾天我就主動去教堂去參加女兒領洗的儀式。


近十年來,我在美國的時候,除了喜、喪事我也從來不到教會禮拜。甚至聖誕節都很少參加。和太太談信仰,常為此爭論到面紅耳赤,說來也許是「愛之深、責之切」吧,有一次我甚至想:「好,以後我不去教會了。」我想這十年間我並不是真的離開上帝,只是一個人孤單在摸索著。


2003年我決定來美國定居,這五年我沒有再回台灣。我常常想在信仰上我到底要做什麼樣的決定。我想到世上有那麼多偉人、音樂家、文學家、哲學家、科學家,他們都信仰基督教,不抱任何懷疑,並沒有看到他們寫書證明什麼、看到什麼。


我終於發現自己心中有個解不開的結。有關耶穌的誕生、走過的神蹟、祂創造宇宙萬物、所傳的真理,這些都是超自然的現象,是無法證明的,這是第一個解不開的結。


第二個結,我參加教會看到要唱聖詩、祈禱,還有一些儀式。我很喜歡唱歌,但因為很少來教會,發現聖歌唱不來,調子都差不多,感到這些都不適合我。如果不在教堂,自己一個人在家做禮拜該有多好。。。這是第二個結。


2005年我認識了屏東出身的外科名醫潘魁民醫師,也請他做了小手術,不是什麼大病,只是一些皮膚的傷痛而已。潘醫師從來不跟我談信仰的問題。


我向來會排斥教會或牧師向我傳教,如果他們到我家拜訪,我都會五四三把話題轉到別的地方去,他們當然不好意思和我談宗教信仰了。我想自己心裡很怕跟對神學、信仰有研究的人辯論這些問題。因為和他們研討信仰問題,我一定講不過他們,在真理之前又不肯認輸,這就很窘困。我太太因為口才比我差,她講不過我,所以我敢和她辯論。


去年開始,我的思想明顯產生了變化,潘醫師忽然和我討論起信仰的問題,我發現我們的談話十分契合,潘醫師聽了我的話,他感覺這不是許牧師和他在引領我,而是聖靈早已在我心中動工,就如同一盞燈火他們只是臨門一腳,點燃這盞燈火,我的腦子有如觸電一樣,完全醒過來,我為什麼這麼笨,摩西帶領猶太人在曠野流浪四十年經過種種艱苦試煉才到達應許之地迦南。我這個小小平凡的人,結婚到現在43年,竟然還在信仰的路上盲目摸索,找不到進去的路。


我是個自負的人,自認在仁義道方面德都在水平之上,在社會上我很守信用,朋友也很看得起我,信得過我。想起多年在台北街頭有不同的教派穿白衣,在傳教衣服上面寫著「信主得救贖」「信主得永生」,這時我的腦子好像觸電一般,一下子豁然通了。

潘醫師有一次在電話中,問我敢不敢明白說出:「耶穌基督是我的救主」,我說以前我不會說,現在我會坦然說出:「耶穌基督是我的救主」。潘醫師聽了很高興說:這樣一切都OK了,你已經可以做一個基督徒了。


我以前太驕傲,凡事自我中心,所以讀聖經時,有如在看小說,如今有了信心一切道理都通了,對人的態度也有大大的改變,有這個心,就有信,有信,眼睛就明了,一切道理看來都清清楚楚,牧師所傳的道,都清晰明白,我知道自己犯有種種罪孽,我要悔改,我相信能得救贖,能得永生,我現在是一個新造的人,我要追隨耶穌的腳步,一步一步向前走,我希望神祝福我能有更健全的體力,更健全的信心去實踐祂的真理,當然我的見證還不能表達我心中的萬分之一,甚至有些詞不達意,總之,這是很奇妙的事。感謝本教會肯接受我成為教會的一員,如有人願意就信仰問題與我討論、指教,我會很虛心歡迎,希望牧師、長執、會友能給我這個初信者隨時指導,謝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