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破表(三)/方麗華

學校每學期會為家庭環境不佳的學生向教育部與民間慈善團體申請補助款,這些款項撥發到學校後,學校再轉交給學生,曾有小孩父母拿了錢,但還是沒用在孩子身上。礙於18歲以下小孩不能獨立開戶,學校也不能扣押學生的錢。校長向郵局申請開設師生儲金專戶,由校長擔任支局長,每一位學生都有自己戶頭存摺,補助款項均存於此,他要小孩學會管理金錢並確保善款不致誤用。資源取得不易,希望讓孩子感受到自己是受到社會關愛的,同時也能珍惜所得,奮發向上。凡接受過外界捐贈的學生都必需在公開集會時,大聲朗讀自己親筆所簽署的宣示書;校長不許學生喝含糖飲料或垃圾食物,並向學生宣導受人補助如果把錢用在這地方是不道德。成長中的小孩,典範對他們人生影響深遠,為了讓小孩有學習的典範,連續三次寒暑假都邀請大專院校大學生組成營隊,到校輔導孩子,讓孩子與這些大學生的接觸,有愉快學習的寒暑假。校長同時很重視學生的自尊與自信,也希望培養出的每位孩子都是能幹有能力的人,除了帶學生做社區服務之外,還讓小孩主動承辦全鄉運動會,讓每位學生早早學習為公眾服務的知識與技能。校長鼓勵學生做事要「耐煩」,夢想就能成真。大部份的人一生都怕麻煩,能推就推。但成功往往是屬於很耐得了「煩」的人。校長也身體力行「耐煩」,找錢確實很煩、讓學生愛上學卻又更煩。


卓校長很熱切對我們解說,也希望將來與醫院合作拓寬小孩的眼界。校長對黃院長與醫院的理念很有概念,希望提供國三學生校外參觀的機會,讓小孩知道,何為癌症、癌症如何治療、醫護人員是如何幫助病人?都可能啟發小孩的夢想,引導他們走上有意義的人生。初鹿國中是最符合醫院長期想資助的對象,校長理想明確、有方法也很有執行力。我們到初鹿國中參觀,學校很大相當於台北市可以容納5千人的學校規模,學生才120多人。同事說要鼓勵員工將家中的國中生轉學來此,可以省下補習費、課外活動費、吃飯費,應可存下可觀的退休金。我們問校長他的當急之務是那一項?圖書管改建的40萬?還是180萬買下宿舍,轉贈給學校,讓校長可以向教育部申請舍監薪水與小孩的宿舍管理費。大家開玩笑說-林至常主任最有錢,馬上就可掏腰包買房子,宿舍就命名為「至常」宿舍,馬上就功成名就。主任很樂,笑瞇瞇的,好像很有意願。校長說這些事都必要與急需,可是目前最緊急的是今年下半年還短差的26萬元的學生課輔費,雖然已在設法,但還沒有可靠來源。


關山聖十字架療養院

13日台東下著傾盆大雨,視線不好。趕往關山聖十字架療養院的路上,可能遲到,所以打電話給療養院,請總機接院長室。想不到總機小姐就是修女高院長。她要我們慢慢開,以安全為上。療養院位於關山鎮上,很幽靜,草木扶疏,古老的歐式建築,窗明几淨,採光很好。每間病房有前後門,後門的迴廊可眺望遠山與後面的花園。病人只有40位,都是窮困重症,完全不能行動。每日要起床兩次,坐輪椅出來曬太陽,這舉動對醫護人員已是大工程。院內有5位修女,院長是台灣本土原住民修女,其他4位是來自瑞士、維也納。院長不願再增加病人數,因為她要維持療養院同時也是病人的大家庭,她要知道病人今天是否有吃飽、心情愉快、有任何身體不適?太多的病人,有些病人她會記不得。


療養院有一間洗衣房與燙衣間,病人的衣服全燙過,很平整。不像我們老穿得像是三宅一生的山寨副牌,皺巴巴的。病人雖然不能行動或說話,但乾乾淨淨的,看到客人也很高興,會打招呼。療養院的員工一共有30多位,收入都拿來付人事費用。院長認為這樣會有好的照顧品質且也可以照顧關山地區的婦女,因為許多婦女需要這份薪水幫助家裡。


「世界有需要,但沒有人要做的事,我們去做,就是天主的旨意。」也就是這群修女的信仰。病人吃什麼,她們就吃甚麼?這樣才可以貼近他們。我問病人吃什麼?吃稀飯;他們來台灣已超過40年,最恨吃什麼?他們異口同聲說:「稀飯。」稀飯才是真正的十字架;照顧病人,她們覺得很快樂。問她們缺什麼?她們說,台北東門教會的盧俊義牧師是她們最好的朋友,只要有缺乏,告訴他一句就會有,去年她們的洗衣機壞了,已不能再修,牧師為她們買來醫療用的洗衣機。牧師又問她們還缺什麼?她們問牧師可否送幾位修女給她們?


問院長需要我們怎樣的幫助,她說:「我們只要棉棒、尿布、還有一些亞培安素營養品。」其他都不缺。要求的也太少了吧!修女熱情要請我們去菜市場吃臭豆腐,但礙於飛機班次,只好告辭。臨行前,我說今年的聖誕節,來教堂聽她們唱詩,因為她們都有一副好歌喉來讚美上帝。


後記:這篇文章是紀錄醫院將來可能長遠幫助的對象,這筆款項都有你我的捐款,雖然錢很少,但讓大家知道,少少的錢可能改變孩子的一生或幫助偏遠的療養院把一群被遺棄的重症病人,當寶貝一樣照顧。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