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影響生命/Mingku陳彥龍傳道

「生命影響生命」,這句話是我在大學時代,我們團契的輔導最常講的一句話,這也是他在我們學校團契裡面的服事的最佳寫照。這一個禮拜以來,因為在處理樂器的問題,經由教會會友的介紹,認識了一位樂器行的老師,第一次通電話的時候,就覺得這聲音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很沉穩,讓人覺得很有安全感也很溫暖。見到面的時候,更證實了我的感覺,這位老師給人的感受讓我覺得似曾相識,但就是說不上來的熟悉感。


這段時間出入樂器行也算頻繁,但吸引我的不是因為裡面賣的樂器,而是在裡面服務的人員,嚴格來說應該說是「同工」。第一次去的時候,當然也是因著樂器的關係,可是談著談著,就聊到彼此聚會的教會,當然他們也知道我是教會的傳道師,然後就聊到我隔天要跟著牧師去「撿骨」的服事,等我分享完後,裡面的同工第一個反應是:「我們一起來為著傳道明天與牧師的服事來禱告」。這真的令我很感動,只是第一次見面而已,可是就因為大家都是主內的弟兄姊妹,而且也很熱心地希望可以祝福別人,對我而言,很享受這樣的相聚,也很備受鼓勵。在我這段心裡其實很沒有踏實感的期間,上帝真的知道我需要被調整,而「禱告」是第一步,或許是因為自己常常對於自己太有自信了,反倒是對上帝不夠認真了,很快地就到了枯竭的地步了,加上這件事情讓我很煩心。我相信這是出於上帝的安排,藉著一把琴的機會,要重新把我找回來。


話說回來這位我所遇見的老師,我們藉著樂器上的討論與分享,漸漸地開始會分享自己的生命與教會經驗,很奇怪,才見一兩次的人,就可以說很多自己很內在的感受與想法。為什麼我覺得他給我很熟悉的感覺呢?原來他認識很多我在大學的時候,參加團契及營會時認識的輔導,好幾個人都是我很熟的信仰長輩,也在我求學階段,曾帶領在聖經或是信仰上很多的輔導,最重要的是,他與我大學團契的輔導竟然是大學的同學,而且還是住同一個宿舍,睡上下舖的「換帖」的。聽到這個,真的是讓我很驚喜又興奮的。


對我來說,這位輔導影響我太深了,而他們又是最好的同學,好像親上加親一樣的,原來那份熟悉感就是這麼一回事。那天回到家以後,我馬上寫了一封EMAIL給在美國牧會的輔導,告訴他我遇到了您最好的兄弟了,而他也很快地回信要我帶個問安的祝福去給這位老師。


為什麼我要說「生命影響生命」呢?我會走上全職服事這條路,上帝的呼召是最主要的,而僅次於這個的就是因為輔導。我大學的時候為了要處理原生家庭的問題,我們每個星期都談話、交通將近兩個小時,就這樣持續了四年,在我信仰生命中,若沒有了他的引導,我可能還是一個活在黑暗、苦讀、怨恨的人。我跟樂器行的老師談到我的輔導,雖然還沒有機會說很多我們之間相處的事情,但老師有感受到我真的被影響很多。其實也不只是影響我而已,而是他整個付出在團契的時間與生命,相信在我上下幾屆的學長姊,或是學弟妹們都是很受到激勵的。我說,我們團契在我前後期這四年裡面,現在已經出了八位全職傳道人,四位在校園福音團契、兩位在長老教會、一位在華神就讀、一位在聖光就讀,都會在今年畢業,投入服事的場域,而在教會相關機構服事的也不在少數。


我跟老師說,那時團契有一種氛圍,就是投入服事是生命中最大的喜樂,因為在我們身邊就有這樣一位完全投入的見證者,不只是個人,連家庭也都一起來服事團契的學生,也帶動了學校的幾對基督徒老師夫婦,也都願意開放家庭來接待學生們,參與團契的聚會及帶領小組。而老師跟我說,他們當年在大學讀書的時候也是這樣,他們學校團契的輔導也是用生命來服事學生,所以他們那幾年也是在後來,許多人都投入在全職事奉裡面。


真的感受到生命就是一代接續一代,現在我更加明白,當年我領受呼召,上帝給我的一句話:「服事了那一代的人,就睡了」。真的是如此,信仰的浪潮從一代興起,又傳給下一批的熱潮,就這樣,大家都成接著使命,無論在哪一個服事的地方,又要將這個棒子可以承交給下一批被興起的精兵。


記得在我大四那一年,曾經參加一個「全職事奉小組」。這個小組是由一兩位信仰長輩,跟我們這些有意願將來投身全職傳道人的學生,來一起禱告、尋求,除了固定的聚會外,還有一起的退修會,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年跟我一起參加的組員們,現在都在不一樣的地方服事弟兄姊妹跟教會。我們常說復興的火來到,這個時代需要信仰的精兵來為主爭戰,但我們不是平白地等待,而是要積極地預備。


這一個星期上帝給了我一份大禮,就是認識這位老師,就是可以再一次地經驗到禱告的美好。那份熟悉的感覺,讓我想到每個禮拜我跟輔導坐在學校的長椅子上,看著天空藍藍的、雲朵白白的,一起歡笑、一起哭泣,一起度過生命的掙扎、一起走過黑暗的深淵,他握著我的手、搭著我的肩,在上帝的面前流淚地禱告,上帝就在我們中間,上帝這時就與我們在一起!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