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神與愛人的心/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禮拜一晚上日本耶穌教團的委員長鎌野善三牧師跟與長期關心原住民聚會的二宮一朗牧師來訪,因為他們來參加第57屆總會年會,在前往彰化基督教醫院前夕,先來拜訪東門教會,也是表達教會對於日本地震、海嘯過後的關心與奉獻的感謝之意。雖然聽不懂日本話,但從這兩位牧者的表情跟一舉一動,真的可以感受到在那艱難的時刻,因著上帝的愛,將兩個不同地點國家的基督徒的心,緊緊相連在一起。其實我們真的能做很有限,只有不斷地禱告又禱告!


席間,二宮牧師帶來一些在地震及海嘯過後,日本災區的一些照片,以及一些教會如何與人民站在一起度過難關的分享,看這這些照片,其中一張二宮牧師說,那本是一大片的松樹,現在只剩下一顆,眼睛看這那棵樹,心裡真的很難過也難以想像,但二宮牧師說,這棵樹是現在那邊人民的希望,看見這棵樹,就知道我們還是有生命力的。不可思議的車子竟然在三層樓高的屋頂、一艘龐大貨輪竟然就這樣大剌剌地停泊在路旁,底下不是清澈的浪花,竟然是一輛被壓扁的車子、一片好大的空地,殊不知原本是個充滿歡笑的地方。我的腦筋已經無法思考了,從來無法想像大水來的時候是甚麼樣子,921地震已經讓我們驚慌失措了,可是在日本,地震、海嘯、核災,都無法三言兩語可以形容的破壞力。


突然想到同為海島國家的我們,我不知道中央山脈可以阻擋多大的海嘯,我也不知道我們還可以承受幾次921,我更不知道核一、核二、核三廠輻射外洩的時候台灣還有哪裡是安全的。


俗語說:「人飢己飢、人溺己溺」,大概就是這樣的道理吧,在怎麼沒有關係的人聽到這樣的事情,或是看到這些照片,都會生發惻隱之心,更何況我們有這麼深的關係存在。上個禮拜在印尼又發生地震,而且也有引起海嘯,所幸海水的高度沒有威脅性,但這種天災給予人心裡造成的恐懼,實在很難述說,這個世界正在轉變,氣候也在變動,很多我們以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其實都已經有可能了,在台灣,只要看樹木的開花結果就知道了,那天然生長的植物樹木,開花的時節已經不是按照常理去推算的了,冬天不冷,不然就是冷得半死,夏天超熱,熱到一個不行,甚至冬天也有可能很熱,夏天卻來個超級強烈又行徑怪異的颱風,我們可以好好想想,是不是冬天的大衣已經開始不用塵封起來,夏天的短袖也隨時可以派上用場,生活的環境真的一點一滴在改變著。


保羅在羅馬書說:「上帝那看不見的特性,就是他永恆的大能和神性,其實從創世以來都看得見,是由他所造的萬物來辨認出來的。」我們藉著大自然萬物就可以看見上帝,會不會自然在改變的時候,是上帝在對我們說話呢?人的環境危機意識不單單是一種應變能力,我想,最重要的是來自於敬畏上帝的心,消極的救援怎麼樣都比不上積極地與自然共生,很可惜,人太自以為是了,無怪乎保羅接著說:「所以人沒有甚麼藉口。他們雖然知道上帝,卻不把榮耀歸給他,也不感謝他;他們的思想荒唐,心智暗昧。他們自以為聰明,其實是愚蠢。」(羅馬書一20-22)深思之......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唯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言十六9)這話是真的,上次有談到士林文林苑王家的事件,現在都更受害者一個一個都現身說法,甚至連天主堂都遭到不公不義的徵收對待,連楊逵故居都移作他用了,我不知道還有多少台灣人是在這些不公義的制度或是法條之下的犧牲者,但到底我們選出來的政治人物都在想些甚麼呢?連總統都可以在聯繫友好外交的行程中,捅所有台灣人一刀,說甚麼台灣就是電費太便宜,不懂得珍惜,請問總統,你知道有一家四口人因為生活負債而燒炭自殺嗎?80萬,可能不抵總統幾個月的俸祿,但很多認真生活的台灣人來說,80萬,那是救命錢啊。台灣是個民主國家嗎?不,應該說是個專制國家,因為只有在專制國家的統治之下,人民苦哈哈,可是官員達人卻樂此不彼。國家的政策或許我們真的束手無策了,也只能咬著牙,硬撐過去。可是面對跟我們息息相關的教會政治,是不是也同樣要這樣撐一下,就過去了呢?


總會年會開完了,新的組織人選也都上任了,但舊有的問題是不是能夠改善或是處理,真的不知道,也很難理解吧。作為一個長老教會的傳道師,其實也是很擔憂整個長老教會的難題與困境,不過似乎沒有甚麼可以說話的餘地,總會推行很多事工都很好,不過我真的覺得長老教會的宣教,要從自己內部重新開始,「行公義、好憐憫、謙卑地與上帝同行」,用這一句出自彌迦書的經文來檢視,我們有行公義嗎?不是對別人受壓迫發出聲音就叫做行公義,而是能夠處理自身不公義的事情才真的是;我們好憐憫嗎?不是只有對某些人才伸出手,而是有需要的地方就去;我們有謙卑地與上帝同行嗎?屏除人的意念才是謙卑。


想到二宮牧師,想到唐培禮牧師,想到許多在台灣奉獻一生的宣教士,無論是基督教或是天主教的神父,就深深地覺得很慚愧,因為他們是真的用耶穌的心來愛人、愛這塊土地。為台灣禱告,也為長老教會總會禱告,更為我們所處的教會及自己禱告,求上帝憐憫!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