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二三事/Mingku陳彥龍傳道

如果有人問說基督教信仰最核心的是甚麼?或是有人問說信基督是在信甚麼?不知道我們要怎麼樣來回答。這個問題在今年神研班的一天晚堂,講員也同樣問了所有的學生這個問題,幸好講員找了一位他認識的傳道師來回答。是愛嗎?恩典?救贖?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的第十五章很清楚地說:如果基督沒有從死裡復活,我們就沒有甚麼好傳的,你們也沒有甚麼好信的。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仰就是幻想了。事實上,基督已經從死裡復活了!沒錯,這就是我們所相信的耶穌最重要的核心。


沒有復活的耶穌,就不會有相信基督的我們,可是,即便有復活的耶穌,而我們仍然是相信的嗎?


參加了一整個星期的早禱跟晚禱,在耶穌的時代有人相信,也有人不相信,甚至要殺害他,這麼多圍繞在耶穌身邊的人,當然也包括了門徒們,到底對耶穌生命的接受程度到哪裡呢?如果我生在那個時代,或許我也是高喊「釘他十字架」的群眾中的一個。面對一位神做到如此犧牲自己的地步,人真的不知道可以用甚麼樣的樣貌來活在這世界上,真的太渺小了,能做的也實在沒甚麼大了不起,擁有絕對權柄跟能力的上帝,願意放棄了所有超越世界一切的能力,受限在死亡的權勢之下,想到這裡就覺得慚愧,因為人老實說也沒甚麼多偉大的能力,卻死命地要去抓住任何可以證明自己的東西。我們都很清楚耶穌三天之後復活了,耶穌戰勝了死亡,超越了生命的界線,可是這復活的生命,真的就這樣進入了我們的心裡面,而我們也擁有了復活的生命了嗎?


這禮拜在教會公報看到幾位要來競選總會議長的候選人名單,有一兩位還是算有認識的牧者,很有意思,感覺就好像在看選舉公報,看看每個人的「政見發表」,然後這幾位牧者還有標註一些他們的經歷,然後還附註了是哪幾個中會推薦的。我想,這應該不會是個輕省的位子,要給予這些出來競選的牧者們勇氣的支持,畢竟,在這個大環境中,能夠不隨波逐流真的需要「復活的生命」。至少在還沒有選舉出結果以前,要用這樣的期待來看待我們長老教會最引以為傲的議會制度。


復活的生命在每個人的身上,我很好奇的是,一個一個有復活的生命的基督徒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制度跟團體,應該要很自然地也會有復活的生命在這個群體裏面,這是很簡單的邏輯思考吧,可是最後的結果是甚麼,我想也不需要太多的解釋或是陳述了。難道我們又要歸咎說:教會就是罪人聚集的地方。用這樣的話來解釋不就剛好自打嘴巴嗎?因為我們才在說「耶穌基督復活了」。有復活的基督徒還是抵不過罪人的狀態,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從宣教士所建立的代議制度,其實應該是很好的方法來治理整個教會,不管從小會到中會或是總會,就是透過眾人彼此的溝通與學習,來達成推動宣教事工的目的。照著有位牧師所說的,長老教會視開會為禮拜或是敬拜,那所呈現出來的會議過程應該會是很令人歡欣鼓舞的,舉個例子,那選舉時就不會有運作的情形發生才對,或是可以看見用信仰為基礎的發言,對於不合乎信仰真理的事情,就可以被檢視被質疑。總會年會又要來到了,真的深切地盼望當一群牧者、長老或是基督徒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可以用「復活的生命」來參與議會。


每一年都過復活節,可是仔細想想,有沒甚麼真的「新」的景象出現呢?就我自己從小到大的經驗,大概就是唱聖歌隊吧,從一兩個月以前就開始練習,我升上國中參加少年團契就開始唱聖歌隊,對復活節的印象真的就是練歌、練歌再練歌,然後禮拜中大概振作一下,就沒了。最後都要從照片才會想起:喔,原來那年有唱!然後還有彩蛋,當天已經不想吃了,因為;蛋煮好,所以媽媽們都會在星期六來預備,那剛好也是團契聚會的時間,有些破掉的蛋就不能包起來,那這些蛋怎麼辦,當然就是進到我們這些來聚會的孩子的肚子裡,想想,前一天可能已經吃了兩三個蛋,拿到彩蛋的感覺好像也沒太新奇了。有啦,就是開始有熱縮模出現的時候,會去找看看有幾種不一樣的熱縮模,不然都是玻璃紙。


復活,耶穌說他會被殺害,三天要復活。所以我們就根據這樣來過受難週、受難日跟復活節,看是一個時間點,實際上這個時間是不斷地在走動的。信了的人死了已經復活,活著的人也要經歷復活,怎麼經歷呢?是要等到死亡的那一天嗎?還是現在每一天都應該是復活的見證嗎?保羅告訴我們要心意更新而變化,不就是這個道理。復活可以展現在很多方面,遇到困難危急時的平安、經歷親人朋友離世的確據、對不公義事件的勇敢發言、議會制度的進行等等,凡事跟基督生命有連結的都應該是復活的生命的見證領域。


但我發現一件事情,復活的生命最大的敵人其實不是甚麼魔鬼、撒旦,而是每一個信基督復活的自己。看看耶穌四周圍的人們就知道了,人的確有軟弱,可是這不能成為藉口,光照在黑暗裡,是讓我們可以朝向光的方向前進。盼望我們在過復活節期的時候,把這一天變成每一天,復活的泉源是流動的,應該流向生命的河裡,直到那日子。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