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不是金/Mingku陳彥龍傳道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則諷刺笑話,這樣說:「現在總統府每天的餐點裡面除了牛排全餐,就是雞肉大餐,最好連地下室都擺放核廢棄燃料棒,因為,這些都沒有被證實對人體有傷害」。


看著窗外自由自在飛翔的鳥兒,佇足在屋頂上,輕輕鬆鬆地跳躍了幾步,一下子就展翅高飛,翱翔天際,飛往下一個落腳的地方。而我們呢?我們可以飛往下一個落腳的地方在哪裡?牛不能吃,因為有狂牛症;豬不能吃,因為有口蹄疫;雞不能吃,因為有禽流感;蔬菜也不能吃,因為會有殘留重金屬!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將來,事實上,這些事情都應該沒有想像中的嚴重,但卻因為人們的驕傲,自以為是的處理方式,使得最後的結果,就要由所有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共同來承擔。


這時候,可能有人會想說關我甚麼事,又不是我選出來的,我的票可是投給另外一方啊,我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想想,這樣抱怨又有甚麼用呢?當一個國家運用民主的機制選出人民的總統的時候,勢必就必須由整體來承擔執政好壞的結果,沒有一人可以置身事外,即便甚麼都不管,甚麼都不理,過著自己的生活,在生活中還是會面對現在已經鬧得無法收拾的各樣難題。


為什麼要談論這些,因為這關乎我們的生活,而我們的生活又在信仰的機制之下運作,所以回來看就是信仰的回應是甚麼,除非我們基督徒的樣式是生活與信仰分開的兩個領域,不然,人人都應該好好地來思考那發生在我們四周圍的社會變化。在今天(3月11日)中午開始,在台北、台中都有一場反核遊行,不知道我們有得到這個資訊嗎?蘭嶼這塊美麗的土地,核廢料存放的問題已經擱置許久,日前蘭嶼的達悟族人反對政府繼續這樣的政策,群起抗議,可是我們號稱愛人民的政府,卻動用了大批的警力上島,要壓制蘭嶼的反動力量。甚麼樣的政府會以這樣的方式來處理國家重大的問題,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個最低標準,反正在這個數值之內,一切都是安全的,這麼短視近利的言談,付上代價的卻是生活在這塊美麗寶島的所有人,十年、二十年後,下一代要怎麼生活在台灣呢?


這個禮拜回去學校參加140年校慶感恩禮拜,今年是馬偕來台宣教140年,上上個星期在淡江中學已經辦了一場紀念禮拜跟一些活動,對長老教會而言,這會是重要的一年,除了紀念以外,更應該要好好思考我們承繼了甚麼樣的宣教精神。馬偕在30年的宣教旅程中,建立了60間教會,這可是倍數的成長,不過這數字不是我們要學習的,而是他如何披荊斬棘地在台灣透過醫療、透過學校,來宣揚福音,只可惜,這兩樣在現在的處境中,都已經不是當初的那麼美好了。這些事業體一直以來都是長老教會的大問題,沒人要碰、也沒人敢碰,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這樣子吧。


面對我們自身的處境或是問題,好像我們也都是採取同樣的方法或是態度,越核心的才會關心,越遠的也不太清楚他們在搞甚麼。曾經在網路上看到一張圖,是在描述群眾的沉默對於受害者的傷害才是更大的,圖裡面就是一大群人圍著,中間有一人正在被打,可是所有的人都是背對著他們,用這樣的圖像來表達四周圍的沉默,才是對裡面正在受害的人的最大傷害。的確,沉默不再是金,應該需要指正的,就應該要提出質詢,有問題的,就應該要提出異議,不然,我們其實都成了這個結構性裡面的共犯了。


文章寫到這,思緒突然地打結了,看著電腦螢幕發呆,頭腦裡面不斷地閃過「瘦肉精」、「馬偕」、「禽流感」、「核廢料」、「140」、「北大」、「台神」,頓時覺得肚子餓了,想這些好像都有點白費力氣,能支持的就去支持,不要吃的就不要吃,多說話就被貼標籤,想想,算了,還是閉上嘴了,結果,沉默果然還是「金」。


願上帝的憐憫與慈悲常與我們同在,在禱告中常常想到上帝的公義是怎麼樣彰顯在地上,當祈求說願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時候,那是怎麼的一個情形呢?當看到許多真的沒有公義,也沒有公平的事情的時候,而且是在信仰群體中,我們怎麼去思考上帝的旨意行在我們中間呢?但我們仍要讚美耶和華,要稱謝耶和華,因為他本為善,上帝的慈愛永遠長存,有誰能夠傳揚耶和華的大能呢?有誰能夠表明上帝一切的美德呢?唯有那遵行上帝公平、常行公義的,這人便是有福的。


想到以色列百姓在曠野那四十年的時間,漂流那麼久的年日,他們忘卻了上帝的作為,不仰望上帝的指教,進入迦南地是更大的挑戰與試煉。或許我們也都在這樣的過程裡面反反覆覆,我們都在上帝面前得罪了祂,因為沒有好好地盡到管理的責任,看到別人的缺失就論斷得過犯,也常在我們的口中,我們真的很需要上帝的憐憫,那不討上帝喜悅的心思意念都要被挪去,就像置身在黑暗的深淵裡面,看不見那光亮的出口在哪裡。


在天上掌權的父啊,求你赦免我們,我們有你自己的形象,卻驕傲地以為可以把自己塑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式,你賜給我們這麼豐富的產業,卻成了我們最大的網羅,懇求上帝的憐憫的手搭救我們。上主啊,你若究察罪孽,有誰能夠站立得住呢?但在你有赦罪之恩,要叫人敬畏你。我們專心等候,仰望你自己的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