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背後/Mingku陳彥龍傳道

今天的228連假,讓許多人在工作之餘可以好好的休息,當然也還是有許多人繼續著工作的日子,並沒有放到假。無論如何,放不放假其實對我們的生活可能沒有那麼大的利害關係,有就休息,沒有就繼續上班。但也或許因為這一天比較特別,二二八紀念日,放了四天,使得開始有人在反思到底普遍的社會大眾可以知道為什麼這一天要放假呢?一些媒體甚至報導台灣的年輕人對這事件的了解其實少的可憐,甚至連白色恐怖也搞不清楚,大概都被連放四天假給興奮過頭了吧。


在這一天,全台灣各地有三十幾個部落都加入了「狼煙聯盟」施放狼煙的行動,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透過這一天的歷史意義,讓政府可以聽見原住民的聲音與需要,同時要求政府道歉。狼煙施放過後,各部落便會在部落發生重大事件具有意義的地方,藉著族群的傳統儀式、用原住民的傳統歌舞,用雙腳去走部落祖先走過的地方,宣示原住民的傳統領域及自然資源的擁有權。要求政府可以重視生存土地權的問題,更落實法案的基本保障。這是我們原住民族群在這一時刻採取的行動,當然,也不會只是一時的,而是會一波接一波有不同的方式來表達這些訴求。


如果我們有發現,其實在228這一天,在網路上可以看到很多有關當時的報導或是受難者及家屬的一些資料,今天又會造成這麼大的反動,我想是因為某過去的官員在報紙上發表了一篇令人難以接受的言論,說當時受害的人不到500人,這麼官方且偏頗,又不符歷史真相的言談,真的是再一次地打擊了台灣人,如果不願意承認當時的事件就算了,怎麼可以扭曲事實呢?足見其實政府對此事件的態度。但我們可以做甚麼呢?既然有這麼多資料已經在網路上流傳,也相信這絕對是真實的,就花一點時間閱讀他們的故事。這些事情或是受難者的故事不會是遠在幾十年前的事情,而是發生在我們的四周圍,說不定在我們中間就有過去228事件的家屬,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我想不管我們是甚麼的族群,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就必須要共同去承擔在這土地上所發生的重大事件,尤其是這種流血屠殺的人權事件。


我從228的事件,或是原住民議題反省到一件事情,我在想,為什麼政府要害怕去面對這些事情的真相,就算這揭露了過去某些政黨的醜陋,那又如何呢?這沉重的歷史包袱不會一天又一天的減輕,只會年年更加重而已,就在於是不是可以坦然去面對或是處理,因為這處理的過程,似乎會讓自己陷入一個完全無法辯解的醜態裡面。可是,這不就是能夠從中得到釋放自由的唯一途徑嗎?


從這點我想到我們長老教會,有一件事讓我覺得很納悶,就是真理大學校長的事件,在法律上的制裁或許已經判定,但我想問的是,教會內部的「結構性」問題呢?我不是很懂教會政治,但用我這笨笨的腦袋瓜子想一想,一位教會學校的校長可以在這麼長的時間內,在金錢上不乾淨,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那董事會功能或是整個管理機制的北大系統,是不是有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把校長關起來,吐出所侵占的錢這樣就算是完結了嗎?在法律上或許是,但在信仰良心上來看,或許應該要做的更多。


舉出一個例子不是要揭露甚麼事情,只是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情都會成為未來的歷史紀錄,再過個幾十年後,將來的人們看見過去的記載,不知是否完全或是角度觀點不同,不知道要如何從歷史的過程中去看見可以學習的點在哪裡。在歷史的背後我們能看見的不需要再是批評或是任何攻擊的語言,就像現在紀念228事件一樣,在政治衝突下,228已經成了可以拿出來為自己拉拔士氣的工具,對所有的受難者或是家屬,更甚至是台灣人,都不過是一種消費行為而已。因為這歷史並沒有帶給我們任何反省的契機,反倒是更多的逃避或是尖銳的言論。


身為台灣人就需要了解台灣的歷史,同樣的,身為長老教會的信徒,也就要了解台灣長老教會的歷史,當馬偕來台宣教要140年之際,那些風光的數據或是宣教歷程很鼓勵我們,可是長久以來許多因人而出現的困境或是弊端,也都應該要放在日光下,成為我們很重要的信仰反省,因為我們是真的深刻地體認人的軟弱與有限,耶穌基督的福音不只是告訴人耶穌為你做了甚麼,而是應該光照我們個人的黑暗,教會的衝突,體制的軟弱,如果我們只是不斷地強調個人面的悔改,那都不過是空談而已,唯有當我們自己可以在信仰群體中體現最真實的黑暗與光照之下,那才是真正有見證的宣教。


在時間的流水裡,刻痕不會消失,也不會被遺忘,只會被忽視跟隱藏。「光來到世上,世人因為自己的壞行為,不愛光而愛黑暗」!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