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Mingku陳彥龍傳道

大選過後,才是真正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民主走到甚麼程度。當我們都還沉浸在有人贏有人輸的歡呼或是難過中,或許都已經遺忘了很重要的價值,就是我們可以用自己的選票來選擇國家的未來,是很令人珍惜的社會資產。相較於日前某共產政權的領導人逝世,整個國家瀰漫著一股真真假假的哀傷中,連哭泣都要受到政治的嚴密監控,我們可以自在地走到投票所,放心地投下手中神聖的一票,真的應該要感到驕傲。


將近一半一半的比例,顯示我們國家可以有不一樣的聲音,不一樣的意見,反觀在所謂一言堂的國家制度中,這也是我們可以繼續努力的地方,儘管我們的選舉制度還是需要有很大的改進,例如政黨投票的結果,必須要超過5%的票才能按比例分配,這意味著制度已經先抹殺了那少數人的意見,但我認為這就是民主的價值,能夠先讓不一樣的聲音發出,慢慢地就會集結強大的力量,那可能會是一個辛苦又流淚過程,卻是必須的。


既然有這麼美麗的價值,在選後就更應該看出這些效應是甚麼,很可惜的是,我們多數的人都可能只是享受在贏得選票的喜悅中,或是落入敗選的沉痛裡面,漸漸地,我們就會失去了聆聽的功能,當然,不是說連那種根本就不能聽的話也要聽,而是訴諸這些情緒的背後,追根究柢也只不過就是「討厭」而已。投票者是否真的拿出判斷而投下重要的一票,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裡面提到希特勒的管理方式:「不需要讓青少年有判斷力和批判力。只要給他們汽車、摩托車、 美麗的明星、刺激的音樂、流行的服飾,以及對同伴的競爭意識就行了。剝奪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們服從指導者命令的服從心才是上策。讓他們對批判國家、社會和指導者抱持著一種動物般原始的憎惡。讓他們深信那是少數派和異端者的罪惡。讓他們都有同樣的想法。讓他們認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人就是國家的敵人」。


真的是佩服一代強人希特勒,用這種方式來徹底轉化了反對的聲音。思考的重要性在這裡被凸顯出來了,希特勒的時代不允許人有自由的想法,可是現行的台灣社會可以讓我們有發表不同意見的空間,先不管聽者採不採納,至少在這方面是進步的,是自由的,在思考過後投下一票,那就沒有甚麼可批判的,因為我相信這都會有一套很完善的說詞與論點,最怕的就是盲目不知為何而投的,甚至只是停留在幾十年前的觀感。我想這是台灣在選舉政治中必需要繼續學習的部分,不單單是候選人,連選舉人也都要一起成長。


我不知道是怎樣的歷史脈絡才造成這樣的結果,政治圈裡面的真真假假,到底應該要相信誰呢?選後許多評論的文章出現,看的都已經很累了,會看到針鋒相對的,也會看到歌功頌德的,會看到秋後算帳的,也會看到自憐自艾的,這麼多相異其去的言論,真的祈求上帝給我們足夠的智慧去判斷,也讓我們有一個柔軟的心可以去聆聽不一樣的聲音,但也讓我們在「對」的事情上面,繼續堅持,就是上帝說的:「行公義,好憐憫,謙卑地與上帝同行!」


走在一如往昔的街道上,人來人往地,上班族們還是趕著公車,學生們也開始高高興興地迎接假期來到,阿公阿嬤牽著小孫子的手散步著,公車裡一上一下,那行動不便的老阿嬤緩慢地走向車門,車上的人耐心地等著,一個媽媽抬著一輛嬰兒車上來,很快地,就有人起身。今日的陽光特別亮眼,是因為過去的陰雨太長久了嗎?讓人覺得曬曬太陽是件好事,陽台上、屋頂上,清洗乾淨的衣物頓時成了建築物的裝飾品,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返鄉過節的氣氛越來越濃厚,原來天空是藍色的,雲也可以這麼白,心裡一想,是該把屋子打掃一番了,父母們開始煩惱孩子寒假了,怎麼安排上下班的時間,才藝班、安親班又開始人聲鼎沸了。銀行裡兌換新鈔的人潮,紅包袋的喜氣也都感染了每一個人。


想想,這樣的日子有多久了,去年的某個時刻,還是一樣路過了街道旁的行道樹,依然站在站牌等待著開往下一個旅程的班車,腳踩著一旁掉落的枯葉,抬頭一看,新的嫩芽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冒出來呼吸新鮮的空氣。


想想,這樣的日子還會繼續進行下去,今年的將來的某一個時刻,路旁的行道樹長高了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落葉隨風,飄散著,正要換上綠色的彩衣,263公車依然行駛著仁愛路,麥當勞的人潮依然在中午到兩點之間最多人,偶爾來一杯珍珠奶茶,一天新似一天,即便寒流又來了,冷冷的空氣總會有變得溫暖的時候,厚重的大衣也該是收進衣櫥的時候了。忙碌的上班下班,接送孩子,趁著假期全家大小一同出遊。住在這裡的人們啊!日子還是一樣。


HTC、APPLE、ACER、ASUS的大老們,還是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在不遠的另一個城市,一個農夫拿著鋤頭要到田地裡去耕種,走到了田地旁,才想起怪手來的那一天,站在一旁,心裡還是浮起耕種的甜蜜,雙手一攤,原來,已經甚麼都沒有了。


醒來,一切都變了,美麗灣拆掉了,阿朗壹古道保存下來了,彷彿置身在「錫森林」的溫暖中,天空一樣是藍的,雲一樣是白的,陽光,依舊炙熱的。啊,這一天會不會來到呢?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