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許石枝長老(2)/林良信

許長老基於信仰良知,及對於台灣的愛,他奮不顧身地喚醒台灣社會。譬如:


˙從1961年十月份開始到1978年十一月的期間,許長老以「台灣的危機處境」,及「台灣人的團結」為題,公開發表百次以上的演講。


˙1977年美國卡特總統積極推動中美外交正常化,台美勢必斷交,台灣社會因此嘩然。當時長老會的總幹事高俊明牧師於同年八月15,16日召開臨時總會於台中大坑的黎巴嫩山莊,許石枝長老在會中發表「台灣的危機處境」為題的專題演講。總會於會後發表「人權宣言」,震撼美日國際社會,成為日後「高雄事件」的導火線之一。


˙1978年11月18日許長老應當時的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 (現今真理大學之前身)之邀,對教職員發表以「台灣危機的處境」為題的演講。


許長老被列入黑名單,1979年2月9日調查局大舉搜查許長老在國貿局的辦公室,當場進行審訊,之後再被約談兩次。或許,許長老的作為僅止於言論,因此未被拘捕,之後調查局專人派駐許長老辦公室,全時間監視。或許許長老因此萌生去意,未屆齡而提早於五十八歲退休,離開公職,並且遠走日本;未料,勒索事件使他不得不離開日本,折返戰場-台灣,許長老彷彿是舊約的約拿。爾後,許石枝長老毫無怯意,仍然在各地發表火力十足的公開演說,呼籲台灣同胞的覺醒。1979年12月10日「高雄美麗島事件」爆發,12月13日林義雄先生被誣陷入獄,翌1980年2月28日「林義雄宅滅門事件」發生,事出突然,林義雄先生的家屬一時財務陷於困難,許長老挺身出面協助,並且推動承購林宅,改為現今之義光教會。許石枝長老未參與政治運動之第一線;然而,他竭盡所能協助政治公益團體的壯舉,不計其數。許長老在前往黎巴嫩山莊演講之前,事先寫好遺書,交給摯友李桂長老,並且託以後事。在風聲鶴唳的當時,這些都是需要相當勇氣的壯舉。從黨外的時代開始,許長老對於民主運動,台灣獨立,進入聯合國等的運動出錢出力,十分投入;然而,他的動機不是出於感情的愛憎恨惡,而是出於理智的思考與他的信仰堅持,這是與一般台灣人最大的不同,也是他的論述特具說服力的原因。


有如前述,許長老是第二代基督徒,基本上,他的信仰是傳統的長老會信仰;然而,他是不同的,許長老感情豐富,是性情中人;但是,他著重信仰的知性及意志的層面,所以,許長老一生熱心充實信仰知識,早期他利用下班之後的夜間,修完台灣神學院的延伸課程。1961至1972年間在濟南教會牧會的許鴻謨牧師深受日本無教會主義的影嚮,許長老受許牧師的影嚮,勤讀日本無教會先賢的聖經註解,開啟了他與日本無教會教友長達數十年的深厚友誼,及至晚年,許長老仍然熱心參加教會的成人主日學課程,每日晨更禱告讀經不輟。許長老同年代的長老會信徒普遍關心台灣前途的問題,許長老也重視政治問題;但是,他更重視聖經。他服膺真理,實踐信仰的人生態度顯然來自無教會主義的影嚮。


許長老在濟南教會逾五十年,他熱心參與教會的各項服事,資助遭遇困難的會友不計其數,深受牧者與會友的敬重。五十年之間,許長老參與濟南的所有的重大事務,譬如,建立月定奉獻制度,穩定教會的財源。濟南教會的土地與建物於戰後被收為國有,及教會房舍被非法佔用,是令濟南教會痛心疾首的一大憾事,許長老與教會同工奮鬥數十年,後來,得到立法委員王幸男委員,張俊雄委員等鼎力協助,經立法院修法通過,奇蹟式地收回產權,並且從非法佔有者收回房舍,是為濟南教會百年史上的一大盛事。許長老也積極參與長老會總會傳道委員會的工作,先後擔任台灣神學院及樂山療養院董事等的重要職務。


日籍的堀田久子宣教師 (Horita Hisako) 為推動對於松年長者的宣教工作,創設「玉蘭莊」於台北市,後來登記立案為社團法人:「台北市社團法人松年福祉會-玉蘭莊」。早期會務的推動十分困難,許長老積極參與。為了購置現今的信義路會所,許長老積極參與,與眾同工出錢出力,終於完成,許長老眾望所歸,膺任第一屆,第二屆,及第五屆理事長。


許長老於1951年,25歲時與板橋許楊素貞女士共結連理,育有兩男兩女。長男信忠服務於新光人壽公司,現已退休,長媳陳秀惠為許長老世交摯友陳天浩長老之女,現從事數學教育。次子信裕任職於台塑總公司總管理處,次媳武茂玲為名律師武陵溪之女,任教於馬偕護校。長女純純適張遵德君,次女玲玲適康滄洋君,內外孫共十名。子女俱受高等教育,信仰純正,熱心服事教會。許長老深受胞弟胞妹之敬重,兄友弟恭尉為美談。


許長老生於寒微,力爭上游,終於出人頭地,類似許長老白手起家的成功事例不在少數:然而,許長老的生涯與眾完全不同,呈現基督信仰獨特的馨香之氣:


˙許長老以榮神益人為生平職志,蓄富殖財不是他的人生目的。

許長老不算是豪門鉅富;但是,上帝奇妙地為他積蓄資財;然而,許長老一生自奉儉樸,對於早期資助他的恩人,他一一報答,譬如,對於前述的西川靜子女士,許長老多方設法,透過日本NHK的千里尋人節目找到恩人西川女士,招待她們母女前來台灣,舊地重遊。對於伸張公義,對於宣揚福音,對於扶助弱勢,對於獎掖後進等的奉獻,他積極付出,從不落人後。


˙許長老一向嚴格自律,誠懇待人,作事踏實,講究效率,顯然這是得自他早年奮鬥歷練的成果;雖然他具備優越的能力;但是,他從不厚責他人,總是包容。

許長老身體一向硬朗,雖然曾經罹患腎結石,坐骨神經痛;但是,許長老生活樸實,有規律,保持晨泳習慣,所以,健康一向無大礙。2010年九月份因水腦住院,血糖急遽昇高,加上發現肺部有腫瘤跡象,病情惡化,一度須要截肢,所幸,家屬熱心照顧,提供完整醫護得免截肢。許長老在住院療養期間順服醫護人員的指示,也「預備心」準備返回天家。二月19日,許長老召集許家子弟於病床前,施予臨終祝福,眾子孫向許長老一一感謝養育之恩,令人動容,許石枝長老於2011年二月23日夜間七時20分安然結束八十六歲生涯,凱旋返回天家。


回顧許石枝長老子代父職,排除萬難,撫育許家子弟,為教會,為台灣作出傑出的貢獻,也為台灣的民主化留下不可磨滅的貢獻,誠如使徒保羅在致提摩太的信函回顧自己的人生腳蹤:


「那值得競爭的賽跑,我已經跑過;該跑的全程,我已經跑完;該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從今以後,有公義的華冠等著我,就是那以公義施行審判的主在基督再來的日子要賜給我的,不但要賜給我,

也要賜給所有愛慕他顯現的人。」(提摩太後書四:7-8)。


願榮耀歸於上主。

(全文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