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許石枝長老(1)/林良信

故許石枝長老於1926年,生於台北縣金山。令先尊許再添先生,母親許徐好女士夫婦都是敬虔的基督徒。許長老自幼年起從父母領受信仰,一生堅定持守,成為故人生涯的主軸。許再添先生育有三男,五女,共8名子女,許長老居長,為家中長男。時逢台灣經濟匱乏的時代,就業十分困難,許家子女眾多,食指浩繁,生活困苦。許長老回顧童年時期,照顧年幼的弟妹,準備三餐,作家事,上山撿柴火,挑煤渣。生活雖然困苦,許長老仍然勤奮向學。1941年,16歲高等科畢業,立即到基隆稅關工作,幫助家計。年幼的許長老勤奮工作,待人誠懇,得到日籍西川靜子女士的激賞,鼓勵他就讀州立台北商業學校 (現今台北商業技術學院的前身) 夜間部,西川女士並且安排他日間到台灣總督府打工,半工半讀。1944年,許長老被征調當海軍志願兵,在左營海兵團接受嚴格訓練,期間遭遇盟軍空襲,幾次幾乎喪命,翌1945年終戰,許長老復員復學,重返舊職,即當時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統計處」工作,繼續半工半讀的苦學生活。在許長老經歷顛沛流離的戰爭生活期間,西川靜子女士雖然遭遇夫喪巨變,仍然關心許石枝少年,給予鼓勵支持。戰爭結束後,西川女士被遣送回國,許長老感念西川女士是栽培他上進的恩人,亟思圖報,然而,音訊全無,許長老常常耿耿於懷。


1946年,許長老時21歲感染「流行性腦脊髓膜炎」,被送到台北市大橋傳染病隔離醫院,當時許長老因為無錢購買昂貴的治療藥,陷入昏迷,頻臨死亡邊緣。當時,鄰床的少年病歿,遺族轉贈特效藥,許長老遂得活命,九死一生的許長老自台北市商業學校畢業後,通過國家考試,任職於經濟部國際貿易局迄1983年退休。許長老任職國貿局期間,工作勤奮,待人誠懇,亟得層峰器重,在現今蕭萬長副總統手下,負責對日貿易的工作。適逢政府積極開拓農漁產品外銷日本,許長老以流利的日本語文能力協助台灣業界,建立績效。許長老任事積極,清廉自持,得到業界的敬重。許長老於五十八歲提早退休,前往日本大阪創業,計劃開拓國際貿易業務,不幸遭遇不法份子的勒索,許長老當機立斷取消創業計劃於翌年折返台灣。之後,許長老受舊職請託,曾經短期協助「裕豐行」公司,許長老旋即辭職,從此,全心投入服事教會與社會的活動。


許長老在童稚時期胼手胝足協助家計,及長,令先尊英年早逝,家徒四壁,許長老與寡母刻苦持家,栽培弟妹七位長大成人,就學就業,這是一樁大事業。故人曾經數度對筆者回顧,數十年之間嚐盡人世間辛酸艱難的滋味,如同寒天飲冰,點滴在心頭。其間,母子兩人全心信靠上主,不憂不懼,一路勇往直前;上帝也以恩慈待忠厚之家,每逢困難危急之時,上主必然差遣貴人相助,化險為夷,如西川靜子女士,如在隔離病房以昂貴的特效藥相贈的少年病友的母親,不勝其數。許長老從童稚時代到中年的期間,不斷地遭逢艱難的考驗;但是,他樂觀進取,凡事全力以赴,堪說是上主以艱難磨練其心志,鍛鍊其品格,許長老也感同身受地體會到上主的信實,慈愛與權能,奠定他堅定的信心,成為推動許長老後半生的原動力。


白色恐怖年代的台灣社會受制於國民黨的資訊封鎖,多數人昧於世界的潮流,對於台灣的真實處境懞然不知。當時,許長老在國貿局負責推動對日貿易,他接觸到日本的一流企業,他廣泛閱讀當局管制的日文報刊雜誌,許長老掌握了大勢所趨,進而洞察到台灣處境的危機。當時,國民黨以戒嚴法拑制言論的自由,知識份子噤若寒蟬。(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