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陳必欣

之一

記得馬丁路德曾說過:「我們對重要事件保持沈默的那日,也就是我們生命毀滅的開始。」(Our lives begin to end the day we become silent about things that matter.)教會公報以先知米該雅的角色,在當今的世代扮黑臉當烏鴉,箴貶時政,月旦政客;唯不如此,豈不淪為同流合污自甘墮落。眾所周知,聖人有過去,罪人也有未來,沒有人可以改變過去,但大家都可以改變而向善。被批評受討論並不可恥,有反省的能力,有檢討的心胸,有和解的意願,加上虛心、謙卑、寬恕和愛心,就可成就美好,帶來療傷與和樂。但願我們以馬大的「手」和馬利亞的「心」與主同工;學習基督替學生「洗腳」的服務精神,不要步上彼拉多為不負責任在眾人面前「洗手」的後塵。


之二

在南神和新樓醫院合辦的「公共神學」講座,台神教授鄭仰恩牧師,特別提及近年來基督教對普世人權最大的貢獻是「認同他者」的神學理念。從不同於自身的「他者」身上,去體認獨特的認同和價值,會帶來醫治與和好。是的,不同的宗教應該以對話取代對立,爭取異中求同。我們應如何謙卑下來,在公共領域發揮影響力,在日常生活中,散播愛的種子,潛移默化中感召他人認識上帝。在包括不同信仰的「讚美操」中,就有姊妹碰到下列狀況:有位非基督徒的姊妹說:「奇怪!我們從不邀請你們去寺廟,而你們怎麼常要我們去你們的教會?」敬愛的讀者,這是值得深思的,你又如何因應才得體?

清華大學王俊秀教授認為,目前環境的惡化,主要肇因於資本主義以人為本,強調物質享受的思維;市場「看不見的手」已經成為踐踏環境以及蹂躪生態「看不見的腳」。居人口少數的基督徒該當如何當酵母,以有限的人力和影響力,成為重視環境和生態的「推手」,使我們居住的土地有永續發展的本錢,做為基督徒的你我,我們也當深思。


之三

盧俊義牧師把「細說」系列的著作,改為「淺說」。一字之差道盡一個會自我反省的人之可貴。他說過去用「細說」,自覺驕傲,為此他感到淺薄又羞愧,警惕又提醒自己日後該更努力多花時間來研經,只可惜傳道者有這種典範的人真是鳳毛麟角。相對地,不少人自負自大(可能是內心自卑的外顯)實力差加上行政能力也不行,卻表現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充滿傲氣和霸氣、冷淡又無情。用事工的推動來促進教會的發展,是貴教會令人欽羨難能可貴的原因。有使命有異象的教會理當如此。把查經班、社區學苑、兒童營辦得有聲有色,有口皆碑。關心海內外弱小教會(尤其在自己教會大為舉債的情況下),推薦優質的書籍、電影和音樂會.....等等,你們的平時事工,遠比碰到節慶時,搞些應景似的「嘉年華」會活動,意義更深遠,傳播福音的果效也必然更突出。


盧牧師說更改週報內容是他到貴教會開始時重要的工作之一,使週報成為「小眾媒體」,事實上目前海內外收集閱讀你們週報的人不知凡幾。正因為它有內容、有深度、有廣度,充滿啟發性和建設性,尤其是傳道者專欄和查經資料更是一般週報所望塵莫及或欠缺。如果傳道者本身沒有任何著作,卻又吝於介紹他人著作或刊登信仰造就的文學,反而把週報變成「家庭式」刊物,真叫人扼腕。最糟的是傳道者凡事推諉,從不反省自己,只會檢討別人,甚至在教會內趨炎附勢搞些小圈圈,操作選舉,使上帝的公義蕩然無存。你認為某些聚會人數遞減,只是會眾失去當初的熱忱嗎?為什麼貴教會查經班人多又熱絡;只要謙卑下來,處處可取經,天天可成長,是不是?


之四

民運人士王丹曾提到某位教授要求其學生「Closes your face book ; face your book .」王丹則進一步勸其讀者:「Close your book ; face the world .」前者對整天耽溺於電腦而少直接碰觸書本的學生警告;後者則期待學生不僅要讀書,好好面對世界更形重要。依稀記得西方名記者Sydney J. Harris 的話:「The whole purpose of education is to turn mirrors into windows.」這和腓立比書第二章的內容脗合要我們不要只顧自己;目光不可狹隘,應放眼世界。


「鄉福」的總幹事陳文逸牧師談到「堅持美好的價值」時,引述Peter Senge的「必要的革命」內容:歷史達120年的可口可樂企業,如果缺乏美好正確的核心價值,不會長期屹立不搖。南印Kerara 2004-2005年間連續乾旱,農民無水可用,而滿載可口可樂的卡車卻在當地工廠活絡風光地進進出出。雖然公司在南印的用水是汲取深層的水源,和農業用的地表水源沒有衝突;但當地農人的感受卻是自己的水被搶走,更糟的是他們還得用流汗賺到的錢,去購買被搶走的水製成的飲料...(詳細內容,請參閱「鄉福」287期)於是一個懂得反省又負責任知道面對問題的企業,就以誠懇的態度彰顯其高度。在2007年,可口可樂董事長兼執行長在三年一度的聯合國全球盟約高峰會提出其追求成長的原則:我們從集水區抽取的水不應多於我們補充的水。從自身的利益思考,即便是合理的辯解,仍然無法改變社會的觀感;基於社會責任和全球能源,可口可樂企業的作法可做範本。


我想起多年前讀到一篇有關環保的文章,一位西德專家提出一句耐人深思的話:「Think globally ; act locally.」這是一個偉大的思想模式,但要從本身實踐來開始,這正是偉大信仰的呈現。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