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歷史學家Joseph/鄭景中

親愛的盧牧師:

我另外要特別感謝您送我的書:「那個加利利人的影子」。值得一提的,本來在讀您「耶穌受難的行蹤」讀到歷史學家Joseph描述當年逾越節耶路撒冷盛況,我對這位古早的猶太歷史學家頗感興趣,寫了一些評註還沒寄給您。所以我一拿到這本歷史小說,立刻先找資料來源。果然有不少約瑟夫的文獻描述。


我一向跟靈恩導向的兄弟姊妹有格格不入的爭論,因為我不太喜歡宣揚超自然的經驗。不過這本書來的時間點的巧合,還真是會讓人稍稍背脊一涼。


您「耶穌受難的行蹤」裡提到的猶太歷史學家Joseph,其實照希伯來語慣用音譯法應做為Yoseph。在希伯來文他的全名是Yoseph Ben Mattithyahu,意思是Yoseph是Mattithyahu的兒子(猶太人似乎後來才採用家族姓氏,在聖經時代,猶太人的命名法跟台灣有些原住民部族很類似)。後世多半把他的名字寫作Josephus,這是羅馬化的名字。他的希伯來全名使他的歷史工作相當有意思,提供了聖經以外記錄耶穌的重要獨立文獻。對一些猶太教人士或是諾斯底異端這些恨不得耶穌是虛構人物的人,Josephus的歷史文獻是用來反駁他們的重要證據。因為Josephus顯然跟當時以耶穌跟使徒們所代表的彌賽亞運動不是同一掛的,如果他的說法跟福音書有一致的地方,那心再剛硬的人也不得不相信。


有時候心剛硬的人剛硬的程度是難以想像的。果然還是有人,大概是猶太社群吧,覺得Josephus的文獻是被後來基督徒加料修改的。好吧,如果硬要這個偏執的陰謀論,非得挖到耶穌的身分證才肯認輸的話,其實摩西在歷史學上存在的可信度是跟耶穌差不多的(約櫃不是也搞不見了嗎?)。


Yoseph應該是加利利地區的法利賽人。在福音書中法利賽是個聲名狼藉的字眼。在教會裡如果兄弟姊妹彼此謾罵對方法利賽人,大概可以鬧出毀謗官司。不過在猶太歷史上法利賽派卻多次帶頭揭竿起義,以軍事力量追求獨立的英雄團體(從馬加比對希臘的反抗,一直到後來對抗羅馬)。我覺得我們要還原法利賽人一個公平的面貌,不要用訕笑的態度瞧不起他們。法利賽人跟現代自我感覺良好的我們其實是半斤八兩的,多半時間也是正義凜然,只是私底下免不了有人性墮落的那一面,就不幸被耶穌抓包。也許認清我們沒比法利賽人高明到哪裡去是看聖經時比較正確態度。話說回來,Josephus曾參加了主後70年那場第一次猶太--羅馬戰爭--就是耶穌預言聖殿會被拆得一塊石頭都不剩的那場戰爭。他原是加利利地區的叛軍領袖,不過被俘虜後歸順羅馬。那場戰爭非常慘烈,大部份的反抗軍都「全員玉碎」。Yoseph跟40多個人被圍困在一個石洞中。在絕望當中,這40多人決定集體自殺,於是抽籤選出幾個人殺死其他人,最後一個人再自殺,儘量不要違背猶太戒律中禁止自殺的規定。Yoseph抽到最後這個角色,但他沒有自殺,而選擇投降了羅馬軍。Yoseph在歸順羅馬之後被稱為Flavius Josephus。Flavius是俘虜他的那位羅馬將軍的家族名。


可能是苟且偷生的愧疚(他的第一任妻子跟自己的父母也在戰爭中犧牲),Josephus將餘生投入於記錄當時猶太歷史的工作。他最有名的紀錄是那場戰爭中的另一場戰役,馬薩達之役。猶太反抗軍死守在馬薩達要地直到撐不下去,最後所有人回去殺了自己妻小,再由抽籤選出的幾個人了結生命。跟Josephus自己的決定不同,馬薩達反抗軍沒有一個人苟且偷生。Josephus訪問了馬薩達僅有的兩名生還的婦女,還原了那場可歌可泣的戰役。


「那個加利利人的影子」作者泰森博士(Gerd Theissen)對Josephus的文獻評註很有意思,他認為Josephus在著作中的觀點是傾向羅馬政權的。這可以對照其他說法認為Josephus是因為對猶太起義團體的愧疚而寫下那些著作的看法。我想對Josephus的心境這兩種說法都對。這種感覺對台灣人應該不會陌生。你生活在一個你沒辦法反抗的制度下,你的內心深處有個潛藏的呼喚。這種時候的出版品,常需要有一個表面的,政治正確的表態(免得被羅馬帝國警備司令部請去談話),但作者真正的感情,會小心的藏在段落的背後。撇開Josephus真正的意識形態不談,他的歷史文獻反倒因為這種時代政治背景的限制,可以濾除不必要的情緒,來記錄下羅馬控制下的猶太歷史。他記錄了聖殿的運作--這是屬於選擇跟羅馬合作,藉由羅馬的力量統治猶太人的團體;他也記錄了忍無可忍選擇軍事反抗羅馬的法利賽人--弄到後來滿山遍野十字架釘滿猶太人,直到「沒有地方能再豎立十字架,也沒有足夠十字架能拿來釘人」,驗證了耶穌「聖殿石頭被拆到一塊都不剩」的預言。當然,除了這些召致災難性毀滅的猶太反抗運動外,Josephus也記錄了從耶穌開始的彌賽亞運動,而且至少間接的證實耶穌是歷史上真實的人物。另一個Josephus文獻中提到,很有意思的團體是寫下死海古卷的昆蘭教團,這個在歷史上神秘的團體似乎是個熱切盼望末日與彌賽亞來到的苦行僧團體。或者,以新舊約聖經的定義來看,離俗人的團體。從考古的發現來分析,昆蘭教團很多的信仰教義,跟耶穌在福音書中的教誨有相當高的關聯。也有一說認為施洗約翰就是昆蘭教團的一員。也許那時「曠野上呼喊,預備主的道路」的,是個很大的團體。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