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堅強/Mingku陳彥龍傳道

一直在陪伴的過程,好像忘記了怎麼悲傷,似乎要有個堅強的心志,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在那個當下,還是禁不住淚水的潰堤。在生命最脆弱的時候,會在某個悲喜無常中擺盪,用笑臉掩飾心中莫大的哀傷,眼淚不能夠就這樣掉下來。當這樣想的時候,再也管不住從心中湧出來的情緒,就這樣過了一週。


我很喜歡約翰福音裡面拉撒路復活的故事,因為那是耶穌在聖經裡面,唯一一次描述到他哭了,其他的時候我們都會覺得耶穌是個很堅強的人,而且很嚴厲,他會責備他的門徒或是法利賽人,但是他跟人親近的時候,又很能夠深入人內心真正的軟弱。拉撒路的死,耶穌也極其難過悲傷,他哭了。學校老師會告訴我們當傳道人一定要有個生命出口,神父盧雲也在他的著作中提到這樣的事情,感覺傳道人好像要有很強大的心理素質,我的體會是,這個強大的心理不是某種我一定要hold住的堅持,而是認知到自我心靈軟弱的力量。


這禮拜跟我很要好的同學小聊了一下,他在澎湖牧會,我本來要告訴他這禮拜發生的事情,他說他已經知道了,他就跟我說:「修復關係是一條很長遠的路,你已經盡力了,夠了。」我們太熟了,所以許多事情他都很清楚,他後來說:「很難想像,太複雜了,從拒絕到放下再到原諒的過程,太難理解了。」我想想後,就說:「還好吧,不就是上帝在工作嗎?」他就說:「你直接亮出底牌,那還能說些甚麼呢?」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也正在經歷這樣的拉扯,正處在關係斷裂甚至很嚴重的地步,我就開玩笑地說:「你也太會撐了吧!」他接著說:「或許過幾年我也不知可不可以像你這樣走上這條路......」


說起來是很長的故事,可是現在可以換一個方法來表達了。這禮拜在學生聚會中我們辦了個「生命故事的詩歌分享」,請大家來訴說自己被愛的經驗。辦這樣的聚會真的是「哭太大」了,自己當主持人,可是卻泣不成聲啊,那個被疼愛的感受是這麼地深刻與強烈,這才明白了詩歌「那雙看不見的手」這麼催淚的原因,上帝真的很愛很愛我們。就是因為有這麼多愛,才讓我們可以慢慢去發現原來一直想要去抓取的東西,是這麼地微不足道,原來那是我們的親人可以表達愛的方式。這就是擁有上帝的愛的力量,在不斷地拉扯與碰撞中,甚至是撕裂的關係中,看見那雙撫慰心靈的手,將我們緊緊地擁在懷裡!


當死亡離我這麼近的時候,我的力量是甚麼呢?當無論我做甚麼都不會改變這生命的終局時,我的盼望在哪裡呢?


父親離開了,如果早幾年,或許我不會掉下任何一滴眼淚,但就是這個時刻,當上帝的手把我們擁抱在一起的時候,卻無法言喻的不知要怎麼承受這分離。或許我有些許的遺憾吧,因為在我的腦子裡好像沒有甚麼畫面可以閃過,或是回憶甚麼有互動的場景,但我想,這是上帝給我的恩典吧,因為我不會再去記得父親的缺席,而是這一路上,我們一起「回家」的美好。


分享我自己在FB上的網誌,是最近一個多月來,自己的一些心情。


父與子

今天中午接獲了消息

回台南一趟

長這麼大

第一次 緊握著他的手

第一次 親手摸摸爸爸的臉

第一次 為他整理頭髮

第一次 替他擦拭身體

第一次 用身體給他當依靠支撐

第一次 這麼細細地看著爸爸

人總是在失去的時候

才會看見擁有的珍惜

過去的一切

不再是傷痛了

因為上帝

已經做了和平的犧牲與恩典

這是一趟回家的路

回到父親的家

而父親也回到我們的家


爸爸哭了 

那眼淚泛紅

而我更是久久不能自己

但我必須要堅強

因為爸爸需要我的勇敢

他就會更勇敢

如果可以

上帝啊

帶我去

可以陪伴在爸爸的身邊


從小就很喜歡朱自清的背影

就好像我也只能看著父親的身影

在我的記憶中是模糊的

生命的終結總是會來到

但因著上帝的愛與醫治

我們在愛中的陪伴卻從沒有停止過

我的父親是不太說話的人

直到長大了

才知道這是他愛孩子的方式

是自己太任性

是自己太固執

以為那失去的愛終將成為遺憾

原來

父親的身上背著承重的壓力

是對家庭的責任

也是對孩子的照顧

更是對妻子的虧欠

您的離開

我們難過

但我們也感恩

您可以不用再受病痛的煎熬

也可以放下所有的重擔


親愛的老爸

您不用再擔心了

我們都已經長大

媽媽也把我們教得很好

更重要的是

上帝在這個家庭

帶領著、支持著、保護著

我們會好好照顧媽媽

願您展開飛翔的翅膀

自在地飛往上帝的懷抱

在那日

我們必會再相見


盼望每一個正在傷痛中的弟兄姊妹,或是在家庭中受過傷的朋友們,或許在多年之後,我們都會發現:「接納與原諒,讓我們有了擁抱彼此的力量,而那曾經看似傷害跟冷漠的容顏,也許藏著說不出的痛與愛!我們的父母親不過就是個平凡的人,在痛與愛中,一步一步的承擔不平凡的任務!」(借用好同工的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