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海/盧牧師朋友的朋友

從不知,往東部的列車是如此的一票難求,揹起家鄉的名產,一想起在山的另一端大家是如此期待,即便是站票也沒澆熄我出發的愉悅心情、興奮不已。車窗外的風景忽綠忽藍、時黑時白,一出站,耀眼的太陽襲我一身紅衣裳,彷彿在與我競比誰比較熱情!


眼前的婦人已過古稀之年,不見那白髮白雪,歲月在臉上的痕跡僅魚尾紋與法令紋,個子不高卻能駕馭2.0L轎車,玩股、上網也難不倒她,還教我如何用Google Map 介紹我的家讓她認識,瞧!她那堅毅與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跟上E時代的腳步,我想,這個家若沒她,也就沒有這間大厝可住,她的孩子不論男女,皆有飯可吃、有屋可住、有書可讀。生命的經歷與淬煉磨琢一個人的性情,而她,是這家女人中的男人,她說:「若非體力受限,我一定行腳世界各地,看看這世界長什麼樣子!」,她是lihua 的媽媽,我尊稱她:「時尚教母」,了不起!


夜晚東海岸的演唱會,等著阿妹總算千呼萬喚始出來,連老天爺都感動得痛哭流涕,雨下得滂沱絲毫無哽無咽,看著與我共撐一把傘的女孩懷裡抱著她的女兒,說著從來沒看過阿妹的現場,即使母女倆全身黏糊濕透也忘情喊吶,讓我回想起,西元2000的千禧年爸媽也是這樣帶著才國二的我一起去跨年,那時我才知道,所謂的跨年是喊完54321,大家會瘋狂擁抱、親吻,嚇得我趕緊逃離現場,阿妹的歌聲總算把我拉回東海岸,天后的場子與架勢不同凡響啊!


茹茹和惟惟,在我眼中是愈吵愈相愛的姐妹花,一開口話匣子鮮少停過,講笑話、玩遊戲花樣百出,她們喜歡看的電視是卡通、台視-姐妹與偶像劇-陽光天使,最喜歡問些似懂非懂的愛情,感謝她們手下留情沒像追問二姨般關心我的感情。一路上,都是他們的聲音,你說吵不吵?吵!一路上都是他們的童言童語,你說好不好笑?笑死了!當有一天,〝家〞成為孩子們的旅館,平日冷清、假日看計劃與天氣,節日才人潮絡繹,你會明白,原來吵吵鬧鬧是一種幸福,聽孩子們說話、與他們對話更是一種「奢華的幸福」。孩子們,雖然你們覺得比海洋寬闊的是地球、是海王星,我相信總有一天你們會知道,寬闊的心,為人寬厚,會學著寬恕別人,使自己的眼界、心胸更加寬廣。這件事比起『揹名牌包』、『爸媽是醫生』更令人值得期待、感到驕傲。謝謝你們的一路相伴,給我一個很難忘的東海岸之旅,我愛你們。


『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還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心』-法國文學家雨果

鐵軌兩行平行不會交叉,鐵軌上的火車卻會相遇在某一線上。我的摯友,還記得離別的場景嗎?那心情是無法言語,塞給你一張紙條,我們就再也沒見過面,直到今天,在你生長的地方,我們將再次相遇!鐵道村的鐵道有多長?長得能讓我倆不疾不徐好好的分享這些日子以來彼此的生活變化。我不論到了哪裡,生活就像本日記,反複的唸、不斷的寫下去,睽違一年,我從原點再次出發,每個看似痛苦的決定,卻讓我的心靈體會到很豐厚的人生哲理,失去的-看淡它,獲得的-把握現在,像任爸(Selina的爸爸)說的:『不祈求上蒼給我順遂的人生,但祈求上蒼給我毅力面對人生。』今日,我必須承認,是我,我沒好好仰望天空(靜下心),老是閉起眼睛行走(橫衝直撞),苦難中,天上的星始終閃爍(安慰我的人),腳下的燈從沒熄過(幫助我的人),在月之海前,潮浪聲提醒我,我是幸運也是富有的,擁有好多疼愛與幸福!


看著車窗外的那抹黃,月之海的靜謐烙印在我心上,謝謝你分享這份恩賜的禮物,你記得嗎?我曾說過:「心未死靈魂就還在」,後來我想,就算心死了靈魂遠走了,只要我的心還活著,就算只剩我一人看海,你,一直都在!


2011年08月24日15點24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09